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江啟明 用一支畫筆整合了香港史

文:小米 | 圖:江啟明 | 本文轉載自2012年4月號(vol 13)《△志》

昔日的城寨、機場、漁棚、避風塘、木屋區、古老的戰前建築…翻開江啟明的畫冊,就是穿越一道時光隧道,重温一些已經破落甚至消失了的香港風景。

這些寫實作品,是江老師膾炙人口之作,尤令人敬佩,是他那些年花了最寶貴的青春,跑遍港九新界,上山下海,以畫筆保留了香港由小漁村變身大城市的蛻變過程;尋溯廣為人知或人跡罕至的景物風貌,更附以文字陳述它的典故由來。這些作品不僅具藝術性,已然成了我們的歷史文化遺產。

拿過藝術成就奬、銅紫荊星章,連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前港督衛奕信、以及香港數個博物館都藏有其作品的江啟明,最叫人驚訝,相信是他的藝術是自學成才的。

「那個年代並沒有甚麼美術學院嘛,那時候有些畫家也如此。中國比如說著名版畫家黃新波,作為中國解放後第一批學西畫的,他們這些前輩也是在無基礎的情況下自學的。」

街頭寫生是最好的訓練

作為香港第一代土生土長的藝術家,當日因為家貧,在培正唸到中三便輟學,在香港美專也只讀過一年,江的天份絶對少不了,但其實他的真功夫靠在街頭寫生練出來。「香港當日缺乏前例、前輩,又沒有公共圖書館,想買一本西方畫冊也要兩三百元,這相等於一個月的人工了。我還記得當日常走去銅鑼灣的環球書店打書釘,怎知一次我一入門口就被趕出來了。所以我自學的方法,就是蹲在街頭畫畫。」

參考朋友的作品,或閱讀翻譯了的藝術書籍是其中方法,江老師更洋洋自得地分享他的一個「妙方」﹣就是看別人臨摹。「記得那時候中國剛解放,有很多外國名家到廣州做展覧。那時有一個蘇聯展覧會,我一定去觀摩並從中偷師。記得一次廣州美協的人知道我是年輕畫家,給我機會在現場臨摹來學畫。」不過他覺得這要帶很多畫具上去,又要找地方住,於是反主張,「不如讓我到現場看其他畫家臨畫吧。」他風趣地問筆者這個方法是否很聰明?「現時我一看原作,八成估得出他是怎麼畫出來的。」

江老師教畫教了四十年,桃李滿門的他卻說自己不是好教師:「但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好畫家。」其實教畫對他來說是「揾食和養家」,所以他也實在羡慕畢加索能終其一生只是畫畫。在他太太過世後,江老師也開始了無牽掛,在93 年決定不再教畫,全力投入藝術創作,更到世界各地冒險。

觀察最重要

 

「如果一個視覺藝術家的觀察力不夠,這已經大打折扣了。」江老師自言現在的眼力差了,可是從前的他,雙眼可觀察180 度事物。「我很努力學觀察,當日也試過教警察觀察力…也不只是死板教畫畫,比如教他們記住人的樣貌,再形容出來,這對警察可非常重要呀。其實面形只得幾種,如果這也記不了,怎麼捉賊?」其實除了警察,他也教過獄中的囚犯,不過江自言是教他們做人多過教畫吧。

「觀察很重要,因為視覺包含了太多事物,不過除了肉眼以外,還有心眼。心眼則要提升至靈性上的東西,而我覺得這個是和宇宙互通的。」

 

從大自然感應藝術

 

雖然那時候他已年過六十,卻跑到危險的新疆羅布泊、白朗峰,也走到黃河源頭、長江源頭等地,為想從大自然感受心靈的東西。

「我周遊全世界,中國也去了很多次了。比如說民族的性格不同,我更深地認識到這取決於它的地域、土壤、空氣等。」他也娓娓道來山勢和當地人的性情關係:「如果去美洲一帶,你會看到一些打橫的山,一望無際,這自然養成它的民族性比較開朗。中原的山,則是一座遮一座,你看不到遠方,這個是否令你的思考要向內走? 法國人的浪漫,是因為他們的山是丘陵,樹也有很多品種,高低參雜在一起。」

他也有感而發,指出香港有不少美景,是本地人忽略了:「其實在新界或離島,很多山水也是很美的。香港本是由一個億幾年前的火山定形了的地質…你說多厲害,我也常常說,一切的東西也是有生命的,最強的生命是石頭,因為它的歷史最悠久。其實在大自然裡甚麼也是有生命的。」

藝術屬靈說

江老師說一幅好作品,應包含了時代性、民族性和社會性。不過他對藝術的主張,卻有一種「屬靈說」。「我一直希望藉藝術將大自然的密碼和其中的數字演繹出來,這可不是達文西密碼呀。」

江以他的水彩為例,他坦言描繪這些壯麗景色時,當中包含了一種肉眼看不見的自然軌跡在裡面,「有很多事情也不是看見了才相信吧?其實我們畫畫,水的份量、顏色的密度等也是一些數字來的。」江老師口中的靈性說,就是把作品引進靈性的認知,讓藝術的精神回歸到自然裡。

他還指出一個優秀的藝術家,更會發放藝術的粒子:「比如說現在的古典音樂唱片,音色錄得好到一點雜音也沒有,我卻認為它缺乏了最重要的東西。我把這個說成藝術家的靈性粒子吧。如果是現場表演,樂隊大部份也是藝術家的話,他們發放的藝術粒子會很強大,有很強的感染力的。」

香港藝術感言

江有感於後輩對藝術的看法略為膚淺與表面,他坦言「塗下鴉並不能成為藝術家,這個可看出他們還未理解到,藝術家真的花很多精神時間做事。」這也使他對西九推廣藝術的成效成疑:「所以說現時的西九很薄弱。我覺得沒有內容,就算把西九建成了也沒有用的。」他隨即以香港藝術節打一個譬喻:「當中有多少個項目真的是香港做的?其實把這個命名為香港國際藝術節還好吧。」

「西九也一樣,與其請人來演出要錢,何不花這些錢培養香港的藝術家們,香港到現在還沒有真正一間獨立的美術學院…」可見年屆80 的江老師對香港藝術界發展還有很多的忿忿不平。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江啟明 (Kong Kai Ming)

1932 年出生於香港,是本地第一代土生土長自學畫家。江氏自幼喜愛藝術,完成初中課程後,便開始為家庭生活奔波,他同時抽空自學,並研究藝術理論;20 歲起便從事美術教育工作,直至1993 年宣佈退出教育工作,60 多年一直醉心於藝術創作和美術教育傳承,曾任教九龍塘學校、香港美術專科學校、嶺海藝專、大一藝術設計學校、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香港浸會大學持續教育學院、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大專美術聯會、香港警察書畫學會及香港懲教署等。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