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林嵐 讓藝術訴說生命的根本

文:小米 | 圖:林嵐 | 本文轉載自2012年7月號(vol 16)《△志》

認識林嵐的人,都知道她多年來一直用箱板木創作。近幾年,她喜歡把別人用過的箱板化作一棵棵有生命的樹,「因為我想重新探討它的功能。」她又愛到處撿拾「斬料傢俬」﹣即那些看來甩皮甩骨的廢棄傢具。然後她會在其上生出一棵樹,變成獨一無二的木雕塑。

「用木板做樹,除了表現這種媒材﹣以回收箱板木回到生命的基本,它也是一種經思考的sketch,是需要沉澱的,像訴說一種感情。樹身有一種形狀的節奏,也有素描的痕跡。它還有不斷生長的意義,隱含著期望…」

林嵐的作品,全以手工來做,她更視作品為有生命一般,會隨著它的形態不斷生長。「有時作品不能賣出,我會將它斬件再做,或為它「駁枝」來改頭換面,因為我不想把我的作品丟掉。」

和社會有關的藝術

她喜歡用別人丟棄、視為無用的物件做創作,其實隱含了她對藝術的心事。「多年來仍有不少人視藝術為負面的東西。說藝術家製造垃圾,又揾不到錢。」這些負面的評價迫使她多年來不斷思考藝術的價值,「可惜香港是不容易的。因為在香港,藝術總好像細細聲說自己的閨房秘史、私人日記,又或者一些小情小趣的東西。」

她在2000 年出道,03 年籌劃第一個個人展,那時香港正經歷沙士,她的藝術觀也經受一場洗禮。「我以前只是做無無聊聊的作品。你知香港有一個現象,做無聊野也可以做得很大件事。」經過沙士一役,她說再也做不到「無聊野」了,因為感情上受到的牽動太大。「我也估不到自己會在展覧前三個月,將全盤計劃改變,把本來以遊樂場為題的個人展,變成以沙士為題。」

後來走到不同地方作藝術家駐留和展覧,更加強了她想做一些社會性的創作。「我去到肯雅、孟加拉…都是一些深刻的經歷。接觸當地所謂的窮人…難道你覺得窮有罪嗎?藝術真的只是給中產的玩意?」

雕塑裝置是無心插柳

林嵐一向以做雕塑和裝置為主,但原來她最初鍾情於書法。「書法是我中學時的夢想,因為我覺得寫書法的人很有氣質。」她笑道。她的「黑老虎體隸書」現時成了博物館藏品之一,但此作其實是林嵐還是藝術系三年級生、一個「小試牛刀」的實驗。「我用描線方法創作了這種新字體,採用了漢簡字體來做。因為很多現代字在漢簡時代還未出現,於是我要『攞邊』,然後重新砌過,砌出一篇有關青馬大橋的新聞。」

當日這是個博物館舉辦的比賽,「我覺得自己有少少『走精面』,因為老師說有30 年功力才能入選,但我竟成功了。」這個結果初頭令她疑惑書法是甚麼,不過她發覺她做的其實不是書法,只是字的結構。於是她後來轉了版畫,因為版畫也可以砌字。

「因為作品做出來也要收藏,於是我學做箱,這令我常常走入木工房,也開始做立體創作,我原本無心走這條路。」不過林嵐自言,無論做哪一種藝術媒介,她也有一種中國情意結在裡面,「我的作品總是與山水有關。比如我用雨傘布做降落傘,或者用木板做樹,都帶有一種shelter 的含意,就好像中國山水畫中的涼亭,或者我心底裡想為自己找一個可以休憩的空間。」

借藝術之名 保護夕陽工業

「 如果藝術只是做『靚野』,別人看來有趣,其實沒有多大意思。」所以林嵐近年又加多一種,就是用回收舊傘的布料創作。比如在2010 年的《Detour》展覽中,她就曾以這種物料製作了降落傘和校裙為題的作品。這也和她的童年回憶有關。

她自小於觀塘成長,曾做過剪線頭的童工,那時候她也親眼目睹一班車衣女工的手藝是如何厲害。「今天和她們傾偈,心裡也有不舒服,因為看到她們現在成了清潔工。」但她發覺藝術原來可以是Agent ﹣為這班女工找到能發揮專長的工作。於是這也成了她近年「微觀經濟」作品之一﹣即透過每次做展覧的資金,聘請了這些在七、八十年代做得出色的車衣女工,為其縫製作品。

「我想藉此鼓厲她們從事藝術,並告訴她們這個有前途。」她坦言這樣做並不是製造一些功能性、可賣到市場上的東西,只不過她渴望讓她們看見自己的價值。「那些校裙、降落傘作品當然不能用,是一種創作上的喻意。」

做藝術又怎能做明星?

有朋友曾跟林嵐說,她的作品不易懂,她也太孤芳自賞。「這個我也不介意,因為也不止我一個,有一班人在這裡。我有點覺得藝術一直是小眾的。但反過來我也想,純藝術又怎樣會大眾?做藝術又怎能做明星?除非你令你自己變得很pop。」她覺得比如縫紉女工也可明白到她的工作,大家可以合作,就更加說明了其實人人平等,每人也可有自己的想法和表達。

「所以你不能㩒低我們。其實大家欠缺了這個意識很久。大家都覺得要超越某一方面,無論政治議題、民生問題、僭建事件,這對人的價值是一種不公平的對待。多元化一直是一個重要的議題。你一定要容納到其他人的生存空間,我沒有阻你發達,你也要給我空間去生存。」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林嵐 (Jaffa Lam)

林嵐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研究院及教育學院,現於香港藝術學院及中文大學藝術系任教。為2003年香港特區政府的《藝遊鄰里計劃》其中一名被挑選的藝術家,2006年榮獲亞洲文化協會獎項,2007年加拿大多倫多樹藝術館十週年展藝術家之一,參與2012年新加坡美術館”Diverse City”聯展。作品為香港藝術館、香港文化博物館、香港中文大學及荷蘭合作銀行所收藏。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