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兩岸四地女人一本書

本文轉載自2017年4月號(vol 69)《△志》

三個女人一個墟,兩岸四地女人一本書。最近新鮮出爐的英文書 “Creating Across Cultures: Women in the Arts from China, Hong Kong, Macau and Taiwan” (暫無中文翻譯),編者是亞洲文化協會的前總監華敏臻(Michelle Vosper) 女士,介紹從事藝文界的兩岸四地十六位女性。 

華氏四年前榮休,心感在亞洲文化協會工作了廿五年,親身接觸到許多傑出的華人藝術家以及多年來的變化,如不記錄下來,實在可惜。但是協會精英眾多,難以取捨。她再三考慮:華人女性藝術家不廣為外國人認識,所以才以女性為主線,開始了漫長的三年製作期。 雖然她沒有明言選擇藝術家的條件,但我發現了一個共同點——強大的母性。除了個人創作成就,她們也許受天性所趨,心繫社會,把所學變通,主動去培育下一代。這也是華敏臻女士本身的特點。

書中十一位作者,只有三個是男性,連兩位編輯也是女性。雖然女性寫女性,在此書,看不到矮化男性的半句話。書中大多數女性的背後支持者,都是她們的丈夫或男性老師,作者也毫不掩飾把他們穿插在文中,這也是最有趣的地方。以前我看大部份男性藝術家的傳記,女性經常扮演仰慕者的角色,也沒有篇幅交待她們是何許人物,這本書中男性的角色比較中性,佔相互影嚮的平等位置。重要的人物開小窗介紹,不分男女,落落大方。

書中藝術家年齡縱跨三代,從生於1925年的台灣作家聶華苓到生於七十年代末的中國古琴演奏家巫娜,她們的家庭故事、個人成長和創作經歷都是中國近代政治史、文化史和藝術史的見證。談到藝術家的創作轉捩點,作者亦交待時代背景,使讀者明白前因後果,編書嚴謹的程度堪比歷史書籍。至於寬度,從當代視覺藝術到傳統當代互換的舞台表演,由劇作到藝評、文學,如果不是在那個專業範疇的寫手,難以如此鉅細無遺地解釋每個媒界頂尖人物的精粹之處。書中的作家們本身亦是文化界的高手,行文吐字,各具雅緻。

一般人寫藝術家,多是從作品風格著手,這本書則是將無數的訪談錄千錘萬鑿而成。我有幸成為其中一位,被四位作家輪流訪問,最後由兩位作家聯合寫成。後來才知道,還有兩位資料搜集員在坊間尋找、整理我的資料。有些作品的相關連接,連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她們居然可以推敲出來。在行內,我經常聽男性策展人說:「你們女人很囉嗦,雞毛蒜皮的事都要講。」看完整本書才會明白,女人講故事的豐富度,使文章更有層次,藝術家性格的立體化,也使作品的呈現更具感染力和說服力。如果以細度來說,這完全是一本學術書籍:四地的名字讀音寫法,中國習俗的英譯,相片圖像設計,還要體察眾人的地緣身份如何在書名體現,這都是出於華女士的體貼。

乘著新書發佈的機會,我和幾位從遠方來的女性相處了兩天,無所不談,才發現以前不是沒聽過她們的名字,只是沒留意。原來我家中聽了多年的CD是她彈奏的,那本禁書是她寫的,和香港文化巨人合作的伙伴是她⋯⋯認識世界,先由最近的區域開始。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
Nov 07, 2017

【仁云亦云】藝術和土地

執筆之時,早晚已見颯颯秋風,雖中午仍感炎熱,然短暫的秋天畢竟來了。「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秋天本是農夫忙碌的收成季節,不過在香港,秋天只是各...
Nov 07, 2017

萌芽中的藝術《之後將會發生美好的事》——黃小鵬、陳嘉翹、吳佳儒、沙麗娜、何銳

The best is yet to come,歌詞也有得唱,「最好的尚未來臨」這句話訴說著對未來的憧憬及期盼,同時也是對現況的不滿足,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