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i-dArt愛不同藝術(中)

本文轉載自2017年4月號(vol 69)《△志》

自閉症朋友的認知是直覺的,通常被事物的表面特徵所吸引,至於箇中的意義,他們則未必明白。因此,給他們抄一些具像畫,是不錯的學習方法。由別人完成的再現(representation)作為起點,讓他們模仿,在畫紙上「再現」別人的再現,究竟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如何憑直覺的認知本能,利用畫筆去呈現別人的再現圖像,這會是一次很有意思的實驗。

當中,兆良的作品是我最喜歡的。他的專注力很短,在畫畫時,每隔一分鐘左右,便會擔天望地,自己跟自己笑,導師經常需要輕拍他的膊頭,提醒他專心畫畫。由於專注力很短,他將畫畫的過程斬成幾百過「分段」,每畫幾筆就要停一下,因此,他將一個人體的頭、頸、肩膀、手臂、腰、下肢.......等各部位分拆成一截一截去處理。兆良每次下筆繪畫,相隔時間由幾十秒到數分鐘不等。在這麼一個過程中,兆良如何將上一刻所觀察到的印象,接駁到下一刻?當中因時間差而做成的「印象距離」,在畫紙上無法連貫起來,因此,他模擬的圖像便出現了嚴重的扭曲。

畢卡索創造了立體主義,他先從三百六十度觀察物件,並從每個角度去描繪物件面相,再將這些不同角度的圖像,重新在畫面上組合起來。於是,這些上下左右不同角度的圖像,便建構出一幅「怪異」的作品。畢卡索這種發現,是因為經歷了多年的繪畫經驗,反覆思考,背後還有一大堆理論支持他這樣創作。兆良當然沒有將一幅平面圖畫作三百六十度觀察,但他片段式的專注力,將觀察得來的印象拆成「一片一片」,因期間出現了時間上的延誤,最終在畫面上「接駁」出「片段式印象」,因缺乏連貫性而出現變形的身體。畢卡索從空間上以不同角度觀察物件的方法入手,不自覺地將時間溶入了作品。但兆良在繪畫行動上的多次停頓,也不自覺地將時間溶入了作品 ,這大可以細心從他畫面上扭曲了的接駁位便可看到。簡單來說,前者透過空間上主體的位置移動;後者透過繪畫過程中行動上的停頓,同樣造出不同的扭曲效果,各有各精彩。沒想過兆良的短暫專注力,竟然成為他個人的獨特創作風格。誰敢再說專注力強是優點,「散漫」是缺點?這只不過是不同能力的「辦事」節奏,為甚麼一定要快,慢不也是生命另一種形態嗎?快和效率等,是資本主義的生產邏輯,跟不上的人被邊緣化,成為outsider。

現代畫之父塞尚的The Bathers,將背景的天空與兩邊樹木之間的空間距離消滅,為的就是要還原四邊畫面的平坦性,突破了過去幾百年來藝術家藉透視法所營造出來的空間幻覺,這也成為了現代畫的特色。在這幅畫的左邊,塞尚甚至刻意地把幾下描繪天空的筆觸畫在樹幹前面,讓前後空間交疊,產生平坦畫面的效果。同樣,兆良以平塗單色的手法處理背景,有部份更畫在人體的前面,看似「侵蝕」了前景人物某些部份,跟塞尚的畫法相似,前後景互相融合,但卻比塞尚畫得更誇張!這教我記起另一幅我偶像畫家Georg Baselitz於1967年所畫的B Fur Larry,圖中人物被背景狂野的筆觸所「侵蝕」,營造出一幅充滿暴力兼富強力感官的作品,兆良也有點類似這種畫風,充滿力量,撕列了看似平靜的畫面。是兆良內心世界的反影嗎?內裡潛伏了一股不安?這個我不得而知,交由art therapists 處理吧。

我很有興趣想知道,如果給兆良抄畢卡索1907年那幅經典名作Les Demoiselles d'Avignon,出來的畫面會是如何?我猜必定很有趣。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
Nov 07, 2017

【仁云亦云】藝術和土地

執筆之時,早晚已見颯颯秋風,雖中午仍感炎熱,然短暫的秋天畢竟來了。「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秋天本是農夫忙碌的收成季節,不過在香港,秋天只是各...
Nov 07, 2017

萌芽中的藝術《之後將會發生美好的事》——黃小鵬、陳嘉翹、吳佳儒、沙麗娜、何銳

The best is yet to come,歌詞也有得唱,「最好的尚未來臨」這句話訴說著對未來的憧憬及期盼,同時也是對現況的不滿足,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