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2017年威尼斯雙年展中的女人《Woman of Venice》

本文轉載自2017年10月號(vol 75)《△志》

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有不少女人參與,女策展人Christine Mace在主題館(Viva Arte Viva Exhibition)的九個主題都放置了大量女藝術家的作品。面對這麼多女性藝術家,我最喜歡的一位女性藝術家並不在藝術史—— 瑞士館 「Woman of Venice」展中,藝術組合Teresa Hubbard / Alexander Birchler (以下簡稱 T&A)的影片內的Flora—— Flora Mayo,她是瑞士雕塑大師賈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下稱賈氐)讀書時的情人。 

《Woman of Venice》來自賈氏在1956年威尼斯雙年展為法國館所做的作品名稱。他終生未參與過瑞士館的展覽,自認是國際人,拒絕用國籍來決定自己參展的身份。瑞士館策展人Philipp Kaiser 以此作展覽名稱向賈氐致敬,兼探討國籍身份的含糊性。所選的三位藝術家,亦因出生地、成長地以及旅居地不同,在創作中展示出微妙的關係。電影主角 Flora Mayo本身是位美國富家女,為逃離樣板式的婚姻,25歲(1923年)獨自到法國學習藝術,遇上同班同學賈氏,發展成情侶;本是一段童話,故事卻結束了。可是,在賈氏傳中,作者James Lord 對賈氏頭像(左圖)的注腳卻引起了T&A的好奇,這個能讓賈氏乖乖坐下來成為模特兒的女人,後來到㡳去了哪裡?在當年白人男性當道的社會中,只有別人做賈氏的模特兒/繆斯,少有調轉的事,將他變成被凝望、觀看的對象,這個Flora是個怎麼樣的藝術家?賈氏在1926年(差不多時期)亦做過 Flora Mayo的塑像(右圖),總算是有根有據的關係。追查之下,好不容易找出Flora在美國加州的兒子David,才把歷史的後半部寫下來。

原來,Flora在1933年因家人停止資助其生活費、在窘困的情況下返回美國,1935年起獨自撫育兒子David。後因家族破產,被逼放棄藝術創作,做工廠女工甚至更難堪的工作來謀生。兒子從不知道母親以前的事情,透過這次計劃,David第一次看見母親的頭像,他也重新翻閱被廢置在車房內多年的母親的遺物,為藝術史學家提供了不少補充資料。

展覽中,T&A製作了兩段各30分鐘的影片,以背向形式展示,觀眾要各坐在兩邊才能看到。除了考量觀者的耐性,亦使作品有影子相對的含意。一面是根據Flora的日記,用演員重新塑造年青活潑的Flora 在工作室為賈氏塑像的經過,還有她離開法國前,在工作室裡不安的狀態; 另一面是81嵗的兒子拿著母親的遺物在述說母親回到美國的艱苦生活,她想回去法國生活的夢最終粉碎,最後只能在美國加州一棟名為Versilles(意指凡爾塞,是法國北部城市的名稱)的樓房中終老。兒子在影片尾段為母親平反,認為她是最堅強的女人,而不是賈氏傳中那個微不足道的女人。當他抵達蘇黎世與母親頭像相聚時,我們彷彿看到當年賈氏凝視情人的眼神, 她就是主角。這和展場重製Flora所造的賈氏頭像互相呼應,把當年的歷史重現在觀眾眼前。

影片微妙之處在於,將彩色採訪片的兒子的對白,配在重新演繹母親的黑白影片中,似是錯置,又像是逆時空的母子在對話。我糾纏於真假情節中,九十分鐘也離不開此館。這個致敬展最成功的地方是,沒有展示任何賈氏的作品,倒讓我(觀眾)翻箱倒櫃地重組他的情人/繆斯關係網,對他的作品演變有了更清晰的脈絡掌握。Flora的故事在這麼多年後,還能幫助賈氏提供新的研究線索,究竟誰才是主角?!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5, 2018

珍貴的藝術,原來也觸手可及——尹麗娟「珍百貨」

藝術品以天價成交的消息時有所聞,但藝術的價值全由它的價格決定?對大眾而言,藝術品是否只能是遠觀的奢侈品?不是說藝術源於生活嗎?陶瓷藝術家尹麗...
Jan 04, 2018

【雕文嵐女】許願樹

我曾受新年展覽邀請,做過兩棵許願樹。今年再被邀做一棵許願樹時,我拿起那安放了五年的許願帶[1] ,細想該做棵怎樣的樹? 沒有署名之累,大家都...
Dec 29, 2017

方力鈞眼中的人間世

漢雅軒現正舉辦的展覽「人間世」(展期至12月2日),展出當代中國藝術大師方力鈞新近完成的油畫及木刻版畫創作。從中可以看到畫家的創作脈絡,兩種...
Dec 28, 2017

【仁云亦云】京都雜談

上月中,和太太帶著快滿兩歲的小女兒一同出遊,聽從不少朋友提議,到日本京都短逛了五天,初踏貴境,有些觀察和感想和大家聊一下。 型格長輩 自從A...
Dec 21,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五)

不經不覺寫到第五篇,還有彈撥樂組未講。有很多中樂人都說過,因為西方樂團沒有彈撥樂器,所以寫中樂時可以寫多一點彈撥樂來突顯中樂的特色。其實早如...
Dec 20, 2017

把藝術轉化為科學,解釋我們的世界—— 卡斯登.霍勒(Carsten Höller)「Double」展覽

Massimo De Carlo(MDC)最近期的展覽,是比利時布魯塞爾藝術家卡斯登.霍勒(Carsten Höller)「Dou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