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打破觀眾慣性的裝置劇場—《空凳上的书简2:繼續書寫》(香港版)

【圖片提供:何必。館】

許多人說何應豐的劇場有自己的風格,他說那是他看世界的方式。對他而言,藝術和劇場只是一個平台,是回應當下周邊的文化環境和人類境況的媒介。他也從不將作品視為一個作品,而是一段旅程。

去年,他以捷克前總統哈维爾的《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為起點,與台灣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合作了《空凳上的書簡》。現在,這段旅程抵達了香港,蛻變為《空凳上的书简2:繼續書寫》(香港版)。(編註:何應豐堅持「书简」以簡體字書寫。)

「我一直覺得劇場是一個特殊的地方,不同的人在同一個議題上面,有許多不同的脈搏,你要去跟這些脈搏建立對話和回應。」這次,他想提出甚麼議題?又想邀請我們走上怎樣的旅途?

繼續書寫:我們真的有與自己對話的自由意志嗎?

何應豐:最初看《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是二十幾年前的事情,當時留下了很深的感受,跟著就影響我去思考創作、做人、活著的一些經驗。哈維爾 1979 年因政治罪入獄,身處囹圄的他,對於自己活著的環境的觀察和批判是件很不簡單的事。他書寫經驗的背後正正是突然間拿走一些東西,使他可以淨化下來,去問很多問題,甚至很誠實地面對自己作為人的不足、雜質。

書中從頭到尾都是哈維爾在寫信,雖然他一直提到他老婆,但我完全不知道他老婆是誰,她是一個 misssing person(消失的人)。世界上有很多被監禁的人,但人權被侵犯的永遠不會只是被抓的那個人,還牽涉到他的家人種種,他們如何去回應被監禁的人的經歷?所以在台灣時我從哈維爾的太太入手。

這次在香港,我回歸到了哈维爾本身,從他的身份切入想像被監禁的狀態,以及怎樣透過書寫獲得意志和意識的自由:我雖然身體被監禁,但你監禁不到我的靈魂,監禁不到我如何去閱讀生命,就算是在一個有限的空間也好。

今日我們生活在這麼富裕的社會中,是很難想像這種事情的。我們無時無刻都看著手機去追問一些事情,可能某種程度上我們都是被監禁的,我們被一種物欲監禁,被一種概念監禁,但我們有沒有自由?我們有沒有真的與自己對話的自由?我們如何重新獲得自由意志?因為這些問題,所以有了這次的「繼續書寫」,我會繼續延伸去問。

裝置劇場?——將觀眾擺在不尋常的位置

(書寫的方式,不僅僅只有文字。在何應豐看來,裝置、音樂、設計都是書寫、回應這件事情的語言的其中一個部分。他也直言,這次的裝置將會打破觀眾的慣性,最直接的就是在劇場中,將舞台區和觀眾席的界限抹去。)

何:這次的演出,沒有設舞台區和觀眾席。我們首先要打破一個慣性,觀眾走進來,這邊就是觀眾席,那邊就是表演區,這次這個界限是很模糊的。觀眾無法很安全地坐在那裡看演出,他需要去經歷一些事件。

你作為一個觀眾走進來,不只是觀眾,你需要有一個身份。進來的時候,如果你突然發現,你有一些事情要負責,會不會改變你的閱讀?如今大家成日講買賣,觀眾進劇場也變成一種消費,我買票進來看,劇場就應該遷就我。但我覺得你買一張票,是因為你重視一個作品,很想和它對話的時候,找到一個空間,有機會和它分享這件事,大家在這個平台上建立一種對話。這次的節目由康文署贊助,但我們不能將整件事看成一個文娛節目。對我來講,放在香港的任何一個公共場所的表演,其實都是在體驗這個地方的文化的一些面相。

這次的裝置空間首先就是將觀眾安放在一個不尋常的位置。在其中,如果我們真的閱讀、找到自己的一種自在的時候,是否也會懂得去回應當下,以及見過的人和事?當一個人在一個籠子裡的時候,你看不看得到我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不看得到自己。

留白給觀眾?——讓觀眾成為獨立個體

(何應豐讓裝置、音樂、表演等都成為書寫的一部分,卻也處處留白。作曲林鈞暉說這次的挑戰就是何要求他們要留白給觀眾,去一起完成這個作品。觀眾無法舒服地、安全地坐著欣賞一個故事,而是必須成為講述的那個人。)

何:我從來都不保證裝置、音樂等能幫到觀眾,我覺得觀眾應該是一個獨立個體。許多觀眾對於故事這個概念太有情結了,好像看電視劇一樣。我們平日對故事,都有一個很籠統的概念。我最近跟朋友在講童話故事,有一個奧地利作家將《睡美人》、《白雪公主》重寫,他重寫其實也是在拷問:故事是不是必然的?戲劇是不是必然的?甚麼是戲劇性?今日我們習慣了別人向你推銷的一種論述性的故事,當我停止這種做法,觀眾是否可以變成最後講故事的那個人,而不是我們呢?

(演員邱頌偉覺得他以前表演會留意觀眾多些,觀察觀眾是不是在看,會不會笑,和觀眾有直接的接觸和交流。但做何的戲不太需要理會觀眾,沒有那麼多負擔。不過何解釋,邱的講法並不完全正確。)

何:現在的演員習慣將所有東西背上身,但在我的劇場,是要由觀眾自己背上身。觀眾進來,不是被動地接收系統,而是創作著、連接並建立自己的觀點,當觀眾的身份不同的時候,演員的表演會有另一種交流力。

「藝術是一種 action research」——四個演員的不同面相

(「『表』是表達,『演』是時間和水的一種流動,是永遠不知道的,這就是好玩的地方。」何如此解釋「表演」。而在排練的過程中,整個團隊也猶如流動的水,大家一同協作,尋找書寫的方式。)

何:我在台灣排戲,但我又不是很相信排戲,所以很多演員一開始的時候很不自在。它其實是一個action research, 是一個資料收集的過程,是回應這個作品的手段,去刺激大家一起跑動,看如何起飛。在台灣,我們會先一起做一系列的熱身,然後給每個人一封哈維爾的信。我們常常說去做戲、去表演,但你為甚麼去演?你講甚麼故事?你的身份有沒有熱過身?你在舞台上是講大話,還是借著某些元素去延伸對生活的思考和想像?我很關心作為一個演員的 presence(存在):他在哪裡?

當他們在那裡演的時候,我會說 no acting please(不要做戲),但如果你真的拿一些東西出來,去經歷一些事情,我覺得就有些意思了。你做完之後有沒有靜下來看自己在做甚麼事情呢,這個很重要。

這是很難的,中國戲曲講究既入且出。在戲曲表演中,演員既是那個角色,又會跳出那個角色,去評論自己的角色。我們一路都向西方學習,卻沒有注意我們的傳統藝術曾經有過很不尋常的眼界。為甚麼我們將這些東西丟掉了?現在很多演員的訓練都是一種很技藝化的訓練,反而拿走了他們問自己問題,體驗自己生活的能力。這在香港的文化中是很缺乏的,我在台灣這部分就做得比較多,我也希望將台灣的經驗帶來香港。

(這次的演出也是如此排練?)

何:每次的方法是不可能一樣的,因為碰到的人也不一樣,如黎振寧從沒做過戲,我不會叫他做戲,而是做回自己;邱頌偉是做戲的,很做戲的,我就叫他別做戲;吳偉碩是喜歡書寫的,他也是這次文本的負責人之一,就讓他書寫嘍,但書寫是怎麼樣一回事呢?除了用筆寫文字,裡面還有沒有其他意義?我又找了李鵬,他是打功夫出身的,在少年寺學了十多年功夫。但我碰到他幾次,二十幾歲就有對生命很不尋常的閱讀,我十分感動,所以我就邀請了他。

他們是 4 個完全不同面相的男人,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很多不同的面相,但我們有沒有釋放過這些面相?我們現在甚麼事都要追求解釋,其實解釋是一種真正的解放、釋放,是一種解構,是一種揭示。但我們今日不是的,解釋就是一個答案,就停住了,不會再延伸成一種釋懷。你問我方法,我從來都不知道今天會做甚麼,但我跟他們望一望我就知道了。

很多人問我,你想要甚麼,我通常都答不到,因為如果我知道我要甚麼,我就沒有興趣做,我做就是因為我不知道。傳統的觀念認為,你做一個導演,做一個作品,你要有答案,你要知道自己做甚麼,你要安排好事情,再找人執行,我從來都不這樣做事。我從來都覺得自己只是一個起點,慢慢開始會有很多條線慢慢拉到一起,他們做的事情同我建立起一種對話,我覺得很興奮,因為它有很多可能性。

 

——是次,他也邀請觀眾一起踏上這段未知的旅途,當然,你有拒絕的自由意志,只是你也將錯失選擇願意經歷的人經歷的事情。

 

《空凳上的书简 2:繼續書寫》

日期及時間:4-6, 9-12/4/2014   20:00(4/4 演出設有演後藝人談)

                  5-6, 13/4/2014   15:00

地點:前進進牛棚劇場(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

票價:$22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何應豐 (Ho Ying Fung)

表演藝術、教育及文化工作者,美國侯斯頓大學戲劇系文學士及藝術碩士, 從事藝術工作三十多年。 1993 年與鄧樹榮聯合創辦 「剛劇場」,開香港獨立專業藝團先河。1996 年創立「瘋祭舞臺」,建立獨特的藝術風格。2011 年改名為「何必。館」,進一步藉藝術作文化橋樑,進行多邊多角度文化工作。何氏亦在過去10 年,以「表演藝術用於社群」為課題進行學術研究,並獲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頒發哲學博士學位。現仍堅持以獨立創作人身份,從事演藝探索、培訓、文化教育及藝術用於社會等工作。

......
藝術類型: 藝術家-行為
黎振寧 (Dick Lai Chun Ling)

2011 年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香港藝術學院合辦)藝術學士, 主修繪畫,並獲得澳洲墨爾本理工大學西門子獎學金,曾參與「爆破處」的行為藝術表演及視覺藝術展,多次被商業公司及團體聘任壁畫創作,並兼任正/側畫廊經理,與畫廊團隊著力推動本土藝術普及化。作品多以身體及行為的持續性探索個人情感。其畢業作品「墮井的人」曾參與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辦的「香港攝影系列三︰一人像一故事」展覽。

......
藝術類型: 演員
吳偉碩(梵谷) (Andy Ng Wai-shek)

於大專新聞系畢業,曾習現代舞並撰寫舞評多年。後往倫敦攻讀東西方戲劇碩士課程。再赴新加坡接受東西方多種傳統如太極、日本能劇、中國京劇、印尼爪畦宮廷舞蹈Wayang Wang及印度Bhartanatyam 舞蹈和當代表演體系之訓練。以其獨豎一幟的創造力和表演能力,與不同類型導演及藝術工作者合作,參與不同類型、不同風格和跨媒界的演出項目。亦曾遠赴台北、日本東京、大板、橫濱、南韓首爾、光州、新德里、倫敦、柏林和北京等亞洲和歐洲多個城市演出或參與創作交流和教學工作。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May 24, 2017

媽媽創作的媽媽劇──《媽媽聲》林燕

《媽媽聲》在第九屆香港小劇場獎中榮獲「最佳整體演出獎」及「優秀女演員」,獨佔兩個獎項,獲不少人激讚道出了一眾媽媽心聲,也讓大家了解到媽媽在家...
May 22, 2017

《谷爆笠水帶位員》——當戲劇過度使生活蒼白時

在暗房中享受光與影的旅行,聽著放映機轉動膠帶的聲音,經由菲林機陳舊的質感,經驗著比生命更宏大的冒險,是這一代人的浪漫。這次由Annie Ba...
May 19, 2017

大家的中年危機──《你有無見過我?》馬志豪

三角關係,愛情劇中可愛可憎的必備情節,現實中卻萬萬不想出現的愛情狀況,在戲劇界中卻一直獲得不少人關注。三角關係劇團於最近第九屆香港小劇場獎頒...
May 09, 2017

看破世情後的《塵上不囂》訪劇場界能人 張達明

提起張達明,大部份人腦中立即浮現的畫面可能是舞台上來回奔走的人型速龍,又或是電影中後宮佳麗三千的皇上。但較少人認識的面孔是他在演藝戲劇班出身...
May 02, 2017

三角志 - 第70期 | May 2017

主版目錄: 03    編者的話 Editorial 演前預報  Preview 04    世界的蜷川——蜷川幸雄劇團《蜷川馬克白》 06...
Apr 28, 2017

自我發現──鄧樹榮《我點解要係Steve Jobs(改編自《你為甚麼不是Steve Jobs?》)》

甫踏進鄧樹榮戲劇工作室,看到滿地的瑜伽墊,還以為去錯地方到了瑜伽中心。鄧樹榮戲劇工作室推出新作《我點解要係Steve Jobs(改編自《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