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孟克《吶喊》‧存在的鬱悶〉

節錄自《後現代變形記:曱甴好想變蝴蝶》 | 本文轉載自2017年9月號(vol 74)《△志》

瓊丹在這座圖書館裡的經歷其實是非常實在的,牠開始熟悉這座圖書館的環境,即使牠依然在尋尋覓覓,還未清楚自己的方向。然而最令牠困擾的,就是那個圖書館管理員,這是牠心理上最大的威脅。

瓊丹看到前面有一扇門虛掩著,牠戰戰競競地走了進去。偌大的房間內空空蕩蕩,奶白色的牆上只掛著一幅畫。牠感到好奇,近距離細看,赫然被畫中臉龐扭曲的人嚇了一跳,那是一種痛苦的「存在狀態」。牠認出了這是挪威藝術家孟克(Edvard Munch, 1863-1944)的代表作《吶喊》(The Scream),因為《吶喊》的色彩、構圖與畫中的人物造型,只要你看過一眼,肯定不會忘記。凹瘦的骷髗面龐,纖瘦骨直的身驅,矗立在畫中央,雙手遮掩耳朵,驚訝地睜著大眼,襯以大面積的鮮紅黃色彩及線條扭曲的背景,似是傳達一聲又一聲刺耳的音波,令人們也感受到那股緊張驚悚的氛圍。

室內有點空蕩,腦中好像不停聽到「吶喊」的回音。片刻,牠腳下堅實的地板突然變成通透的玻璃,一組組文字清晰展現在牠腳下,牠立即向下望,內容寫著:

《吶喊》繪於一八九三年, 是孟克描寫他在「孤獨和苦悶一刻時的戰慄」。北歐挪威出生的孟克,作品主題具有強烈精神和感情,當中最知名、亦是非常重要的就是這幅《吶喊》,此畫作更被認為是存在主義中表現人類苦悶的重要作品。孟克的一生飽受「疾病」與「死亡」威脅,因此他在描寫這兩個範疇時,都懷有特別濃厚的情緒。孟克在晚年說道:「病魔、瘋狂和死亡是圍繞我搖籃的天使,且持續地伴隨我一生。」繪畫對於孟克來說正好是個情緒抒發的途徑。

看得久了,感覺有點暈眩,瓊丹定一定神,再靜下沉思。牠覺得這是一種惶恐的存在。當人被拋下投入這個世界,往後的事就必須靠自己,沒有誰能替他作主,亦沒有誰可以替他決定任何事。「存在」就是這樣朝著一個「無法完全理解」的目標前進, 在無數的選擇中揀選成為理想中的自己;然而當中又存在著無盡的變數,憂戚恐懼遂由此而生,可能這就是「人的存在」的獨特模態。

孟克在創作這幅畫時,在日記裡寫下一段自己的心情:「我與兩位朋友一同走著,夕陽西下,此時天空變成一片紅色;我停下腳步,感覺疲累,藍黑色的天空中伸出紅色火舌,朋友們繼續前行,而我卻只能站在原地焦慮得顫抖,感覺到一股穿透大自然的吶喊聲。」  

藝術家比一般人敏感,而對外在世界的反應亦較強烈,瓊丹好像感受到畫中人那種壓抑已久的情感釋放,像是身體手腳零件四散,變形扭曲,破碎不全的從存在的深淵發出呼喚。
或許人需要面對自己的焦慮不安,才能深刻領悟到自己的存在。在今日我們所處的環境,壓力處處,充斥著數不清的負能量:痛苦、憤怒、悲傷、恐懼、困惑、愧疚、無助、病痛、絕望......這些感覺又深深植根於我們的存在當中,無法與之分離;沒法逃避,就自然會產生緊張、鬱悶,人人都需要面對。

看著孟克的作品,牠也感受到他那隱藏於內心深處的鬱結悲傷,牠也想跟畫中人大聲狂叫,作為內心孤獨情感的出口,無奈牠欲叫無聲,因為已是曱甴的牠沒有人類發聲的聲帶構造。牠自觀其身,卻似是有點精神錯亂。

人的本質就是孤獨,但孤獨有其更深層的意義,它可以孕育、喚醒、釋放創造力,如梵谷、如孟克。猶如尼采所說,當上帝死了,藝術就要出來取代信仰,因為「藝術是一種生命意志」;而藝術家之所以能成為藝術家,相信最主要的特質就是別人可能只見到部份東西,他卻看到全部,並抓住它的精神及意義,展現生命、展現真理。藝術家的存在就是透過他們的作品給世人對生活有更多的啟迪,更多的警醒。原來藝術也是一種征服生存的有效良方。

牠又想起尼采所說的超人意志,只要人們認識自己,「走出」自己,超出自己,每天都在為自己生命創造價值,向著未來籌劃,不斷進行恰當的選擇以超越當下處境,相信必然會有轉機。

房中空蕩蕩的, 令牠感覺有點鬱悶、有點孤寂、有點茫然不知所措,牠決定離開。

《後現代變形記:曱甴好想變蝴蝶》作者:何卓敏  Annie Ho
出版: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裝幀:平裝
定價:HK$118

「當客觀失去存在價值,歷史也將成為永遠的過去式。沒有了時間的積累沒有了過程,沒有了過去,也就沒有未來,這將造成一種觀念的徹底改變:無須蛻變,蟑螂就是蝴蝶。」──林奕華
曱甴也可以變蝴蝶?
「存在」,其實是一個似易難明的課題,雖然我們每日都在努力經營著。「存在」的人在「存在」的過程中不停作出選擇,有人選擇努力成為自己;有人選擇不成為自己;亦有些人總是不願意接受當刻「存在」的自己,總是希望超越自己,走出自己,成為理想中的「存在」。「變」是無可避免。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Oct 24, 2017

〈童趣〉

世上有些畫家,他們的畫都具有童趣,但這些童趣,絕不是他孩提時的心境,而是大人做出來的,亦可說是「反老還童」心態,帶有秩序的凌亂及隱藏着人生風...
Oct 20, 2017

場域的意義?—— 卓穎嵐、卓思穎的medialogue

甫踏入香港視覺藝術中心,就傳來尤似風鈴之聲——那是自八月開始「medialogue」展覽的其中一個作品——卓穎嵐的作品《貪婪.寂靜》。深綠色...
Oct 18, 2017

如果記憶不可靠——第三腳本 2.0:巫俊鋒和黎肖嫻聯展

腦海裡的記憶,是過去曾存在的憑證。人依靠記憶索引,回想一刻前、一個月前,甚至一年前發生過甚麼事,以往發生的一事一物重疊起來,構成我們的歷史與...
Oct 17, 2017

現場藝術的反思——《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2017-電元種生》

本年度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主題展覽於10月13日至22日舉行,至今已是第21屆,「電元種生-Cyberia」是本年度主題,Cyberia源自...
Oct 13, 2017

繪畫作為一種視覺語言——楊東龍個展「只是繪畫」

楊東龍於個展「只是繪畫」中將展出13幅油畫作品,以具象風格畫下他周邊的人及景物。若你細意觀賞,你會發現楊氏的畫不止捕足人的日常,純粹說故事,...
Oct 13, 2017

連繫真我的野牛精神《覺醒》——李美蓮

野牛,不少人也在電視記錄片或書本上見過,但卻沒多少人把內心與野牛的型態相結合去想像並進行創作。李美蓮以野牛作為主題,連結人的內心情感,創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