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做音樂搵唔搵到食?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從年少時學音樂到現在全職做音樂,持續聽到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做音樂搵唔到食」。除了香港,這想法似乎也適用於世界各地。究竟這是刻板印象還是真實情況?我在中大讀書時主修音樂,當年升大學選科時首選數學,因為頗有興趣,而且考試成績又好(反觀當年我會考音樂只有E,哈哈),但最後卻選擇了自己更喜歡但普遍認為沒有甚麼前途的音樂作主修。入讀大學後,見到很多同學和師兄師姐以教樂器為兼職賺取不錯的收入,較進取的,在課餘兼職一個月也能賺取兩三萬,對學生來說算是很豐厚!我當年也有兼職教樂器和承接編曲作曲的工作,收入也算不錯。畢業後,我認識到更多不同的音樂人,對這個透明度不高的行業也開始逐漸理解。

如果以我身邊所認識的音樂工作者來作一個不科學的籠統計算(泛指普遍的音樂工作者,歌星、業內頂尖者則不計算在內),收入較高和較穩定的似乎是以瘋狂教樂器的人佔頭幾位,尤以教主流西方樂器者為甚,因為學習的人較多,時薪也較高。為何用「瘋狂」這一詞呢?認識有些老師可以一起床就一直教到半夜,早上可見他們在家穿著睡褲口擔牙刷已在教學。當然要用心經營一段時間才可以有這個學生數量,正如做其他職業也不保證短期內會升職。這些朋友當中聽說年收百萬者眾,但也有朋友訴說這樣每天教學很悶,希望有機會多做其他與音樂有關的非恆常教學工作。除教學外,樂團樂師也是一份全職職業,而且可以兼職教學生。全港有三個全職業樂團,其中某樂團的樂師薪金在官網可找到,不算秘密,最低起薪點約四萬一個月,應是三團中人工最高的,如有兼職教學收入就更高。但樂團樂師這種職業的競爭者來自全世界,而且位少,要考上也不容易。

我從來沒有考慮過做全職樂手,但我也差不多做過七八年全職教學,教過不同樂器和樂理;教過學校和私人學生。但因為我自己喜歡創作,所以一邊教學一邊為自己轉營為全職創作人而舖排。當自由身工作者收入很浮動,但年月慮積,工作多年後收入會變穩定。到現在覺得做自由身工作困難之處是除本身音樂技能外,自我經營技巧和人際網絡的處理也相當考功夫。如何定價、如何談判、如何選擇工作、如何擴大人際網絡、甚至如何追數等也是種種不同的技巧。那麼,做自由身音樂創作人「搵唔搵到食呢」?這樣說吧,我相信所有音樂人都有能力以音樂維生,沒有所謂「搵唔搵到食」這回事,這與行業本身無關。但只忠於自己喜愛的音樂而奮不顧身、或投入易賺錢的音樂市場主流享受成果、還是兩者平衡,從來都是選擇。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6, 2017

卡夫卡身後秘史——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獲奬無數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自2008年首演後,九年以來只在學校及外地演出,並未在香港作任何公演(除2009年重演外)。今年難得載譽重演,...
Nov 13, 2017

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港樂奏出色彩瑰麗的法俄樂章

港樂在梵志登的帶領下不斷帶來令人驚喜的音樂會。譬如即將於十一月中舉行的喝彩系列音樂會,其中之一是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鋼琴家魯根斯基帶來的一...
Nov 07, 2017

【仁云亦云】藝術和土地

執筆之時,早晚已見颯颯秋風,雖中午仍感炎熱,然短暫的秋天畢竟來了。「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秋天本是農夫忙碌的收成季節,不過在香港,秋天只是各...
Nov 0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二)

學習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是對外在環境賦予意義的過程,也是建構知識的經歷。 中二學生才十二歲,就讓他們看一套由一位十一歲男孩擔當主角的電影,...
Nov 03, 2017

【雕文嵐女】2017年威尼斯雙年展中的女人《Woman of Venice》

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有不少女人參與,女策展人Christine Mace在主題館(Viva Arte Viva Exhibition)的九個主...
Oct 31, 2017

【仁云亦云】傳統之美

香港每年中秋前的兩三個月,都是月餅廣告比拼的白熱化階段,不同的是,今年大家的焦點,都落在一以「傳統之美」為題的廣告上,既被人發現整輯廣告的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