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

【文:楊天帥】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41)《△志》

今日意義的主場藝術,有一父一母。

父親是原來的主場藝術。在我上班以後,主場藝術換過一次版面,成為了現在──正確來說是關站前──的模樣。

但在更新版面之前,主場新聞也有藝術版。新的藝術版,當然是建基於前作的。

而它的母親則是《△志》。2012年,因為《△志》的幫助,我和朋友成立的《藝托邦》得以在實體印刷世界生存了整整一年。《藝托邦》就是一個大量策劃和收集視覺藝術評論的媒體計劃。我們曾自詡為全港最多視藝藝評人聚集之所(當然是因為其他人都沒很積極地做),高峰時期有近八十人。《△志》很好心地每期讓我們佔據8pp的位置,刊登藝評人們的傑作。可惜的是,直至最後我們也沒能為《△志》賺得半個廣告,讓這合作成為一次投資錯誤的示範。對於這一點,我只能厚著臉皮表示抱歉,雖然也不是真的十分抱歉。

一年後我進了主場新聞,受命幫忙處理藝術版面。當初第一個想法,就是乾脆把整個藝托邦搬過去。也確實這樣做了,除了搬進部份作者外,還搬進了藝托邦的核心價值。

思前想後才戰戰兢兢地試行的《藝托邦》,一如許多其他獨立刊物,有著太多太多的核心價值,因此也有太多太多像標語那樣的東西。其中一句沿用至今的,是「藝評促進世界和平」。我曾經在許多不同場合以此為題,打開powerpoint介紹《藝托邦》。通常人們聽到這句話,第一反應總不免要笑,一如聽到有誰在生日許願世界和平,大家都會嬉鬧一番那樣。

從許多年前的生日開始,我的願望就是世界和平。某次許願,朋友聽罷回答說:「唔得!認真啲!」我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生日願望是世界和平會變成不認真的事。要是說希望有拖拍或者嫁個有錢人,大家倒覺得再理所當然不過。

希望世界和平的原因是不講自明的。我希望自己能盡量快樂過活。倘若身邊有誰發生了甚麼悲劇,那自己當然很難獨善其身,談甚麼快樂。倒轉過來說,要是人們每天都過得很愉快,香港不再有甚麼狗屁不通的事,我也會自然而然地和大家一起快樂起來。所以我祝願誰都過得好好的。我把這種祝願理解為一顆善良的心。從《藝托邦》繼承到主場藝術的核心價值,就是心地善良。主場藝術的其中一句標語是「心地善良,版面不會差到哪裡。」

但以「心地善良」為經營傳媒的方針,無論如何也太奇怪,太空泛了。具體來說到底要怎樣做?就以編務為例吧。編務最重要的工作是選題。為了避免自己因一時衝動或個人喜好或公關攻勢等因素而影響選題決定,我會為每個有潛質刊載的題目評分。評分準則分成多個細項。重要性、本土性、趣味等都是考量因素。

而其中一項因素,就是善良。換句話說,善良的題目有bonus,主場藝術會多加報道。某藝術家做了某事,希望以卑微的力量把世界活得更好,主場藝術是看在眼裡的。基本上可以這樣說:善良就是處理各項事務的「憲法」。

當然這個世界也有各種各樣的善良,而這些善良的概念往往各不相同,甚至相悖。人類之間的紛爭即由此而起。在主場工作的日子裡面,我也曾因為善良而與不少人發生過衝突。這大概是誰也無法解決的絕境吧。面對這些衝突,有時候主場藝術依然故我,更多時候則像上了一堂課,對善良的理解調整了些。

然而無論如何,善良依然是主場藝術毫不動搖的憲法。我在名片上特意給自己印上的這一句話,既是立場的表述,也是自我督促:「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

心地善良也是一種生活美學,因為生活裡面每一個選擇都可以善良地做。我已經不記得自己是從哪一年開始想要盡可能善良地過活。自從那一年開始,人世界的險惡就煙酒雲散,壞事亦再沒有在我身上發生過。你不相信嗎?這與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無關,也不是自我安慰。它背後的邏輯是:世界並沒有改變,但因為你的心改變了,世界從此就不再一樣。

還有一句標語我很喜歡。不過那不是我的,而出自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這位老先生很有趣,見到分明是騙子的和尚還會給他塞錢。人們問他為甚麼,他這樣回答:「只有真布施,沒有假和尚。」

如今想來,我才發現自己是一個很喜歡標語的人,或許。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30,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2)

每次世界發生大型社會運動,藝術與音樂都從不缺席。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出現了大量精彩海報,而音樂人亦以音樂回應。 就以2014年香港佔領中...
Jul 25, 2018

【雕文嵐女】中年跨界

每年七月,本人總會自我製造機會慶祝生辰一番。由三十四歲那年在美國半夜昇起光圈,在加拿大種三十四棵樹開始,有一種意識悄悄地傳到腦中:要慶祝作為...
Jul 20, 2018

【創作雜記】SMASH!

最近為男子組合SMASH的音樂會寫了幾首新曲,組合成員有鋼琴家黃家正、口琴家Cy Leo和色士風演奏家孫穎麟。我之前與黃家正和孫穎麟合作過,...
Jul 12, 2018

【仁云亦云】全球藝術四年展

世界盃,四年一度全球盛事,早已不單是足球比賽咁簡單,說是另類形式世界大戰或有點嚴重;然而,隨著媒體落力發掘球賽以外故事,讓我們能夠由世界盃看...
Jun 28, 2018

【創作雜記】甚麼是編曲?

談到音樂創作或流行曲創作,很多人都會說首曲怎樣怎樣或首詞怎樣怎樣,很少人會談到編曲的部份。我小時候以為編曲是指決定音樂段落的次序,唱幾多次副...
Jun 27,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1)

1968年我讀高中,開始懂事。父親日睇兩份報紙,受他潛移默化之下,我也養成閱報的習慣。中學畢業後,有日我亂打亂撞用五毫子在街邊報攤買了一份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