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社區藝術

Cultural history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拒絕藝術,當它為生活帶來不完美 — 觀塘音樂人黃津珏回應後巷計劃參與者

在起動九龍東舉辦的觀塘後巷美化計劃裡,雖被社區團體轟為仕紳化項目,卻仍有不少院校與藝術家參與其中。他們參與的原因迴異,包括不知觀塘重建的情況、不相信計劃會帶來嚴重後果、不承認創作具備之政治性質、認為這並非最差方案等。在觀塘生活逾 10 年的觀塘區保育運動人士、獨立音樂人黃津珏,指「很難用他們的角度思考」,並就藝術家的回應表達自己的意見,強調藝術家的責任與創作倫理,應堅拒不顧當地人權益的計劃:「我們不能抽空藝術家的責任。」

政府/起動九龍東做了甚麼?

在談論藝術家參與其中是否合符倫理之前,大概必先理清政府與起動九龍東,如何看待及影響觀塘這個地方。

獨立音樂人黃津珏於觀塘待上十多年,那裡的工作室大概可謂他的家。於 2010 年,他便已感受到重建觀塘的發展熱度:政府於 2009 年公佈的「活化工廈政策」及於 2010 年修訂的強制拍賣土地條例,使位於觀塘的獨立音樂表演空間 Hidden Agenda,因整棟工廈被賣出而停止租約。於是在距今 5 年前,觀塘工廈裡的文化藝術人早就發起各種各樣的示威,更舉辦觀塘工廈文化導賞團等活動。

拆走工廈,那工廈裡的人呢?

於 2011-12 年施政報告裡,政府宣佈因要將九龍東轉為商業區而滿足經濟增長對寫字樓的需求,而於 2012 年成立了起動九龍東辦事處。起動九龍東乃由發展署分拆出來的綜合辦事處,方便就九龍東項目與不同政府部門處理行政事務,負責安撫重建進行的反抗聲音,及打造未來的核心商業區。該辦事處的落成,意味著要將觀塘改頭換面。

按觀塘學者原人的研究,政府的目標是將觀塘全盛期 330 多棟工廈,在 2030 年前拆剩不多於 140 棟。然而,根據《我們來自工廈》一書,在 2012 年的觀塘,私人分層工廠大廈與私人工貿大廈的空置率,分別僅得 6.8% 及 5.7%,反映絕大部分的工廈空間都有人使用。它們成為了音樂人工作室、劇場、電影製作室、舞蹈排練室、街頭藝術工作室、畫廊、手工藝工作坊、體育訓練場所、無數中小型工業單位……它們自 90 年代已進駐,隨時間的蘊釀生成了不同的社群與文化。空間使用者不計其數,那是他們生活的地方。

樓價租金升幅驚人

縱然如此,政府卻不曾停下重建的腳步。活化工廈政策令觀塘工廈樓價飆升,4 年來急升 1 倍。日前地產站就有消息指出,觀塘工廈海濱中心早前以$8,480 萬成交,原業主於 2011 年以700 萬購入,獲利約6,991 萬,樓價升幅驚人。租金方面,黃津珏說:「現在幾乎所有單位,都只能租大業街的工廈,其餘地方一律租不起。」租金普遍升 4 成,然而黃稱由於無租金管制,有些業主「一加就加 1 倍」,帶點懲罰性地趕走租戶。工廈難負擔,另一邊廂甲級寫字樓則逐漸進駐,現時香港近 6 成商廈來自觀塘,今年新落成的已有 4 棟。政府期望在 2030 年,九龍東可提供 5.4 百萬平方米的商廈面積,即要比 2010 年的九龍東商廈面積再加 2.8 倍。

起動九龍東在這期間,不斷舉辦彷彿與金錢、市場無關的文化藝術活動,黃津珏指其用意在於:將這舊社區打造成一具活力、文化氣息的地方,有助提升其市場價值,為日後觀塘轉為商貿區舖路。於今年 3 月由全城街馬所辦的「街後」街跑 x 街頭藝術派對,屬起動九龍東之「觀塘商貿區的行人環境改善計劃 — 可行性研究」下的後巷美化計劃,乃同類仕紳化活動。

To join or not to join ? That is a question.

黃津珏:「我認識的藝術家,大多對起動九龍東沒好感。沒有起動九龍東時,大家都相安無事,自己做獨立藝術。但當它出現了,所有公共空間都彷彿屬於它,它儼如一個策展人,邀請藝術家工作。」觀塘藝術家不只一次杯葛起動九龍東所辦的活動,使其進行不果。「我知道起動九龍東今次『街後』亦有聯絡觀塘的藝術家,但大部分人都不答應和它們合作。」

黃指拒絕的原因,在於該計劃會反過來吞噬社區——起動九龍東藉仕紳化計劃,令租金上升,加速觀塘轉型;那協助它們完成計劃的,亦變相幫助它提升該區租金:「我覺得現在參與創作的人,必須有這樣的思考邏輯,而不是認為那只是一單純的藝術計劃。做藝術家,我覺得必然有這樣的責任,要想清楚自己的作品與城市有何關係。」

藝術從不單純  不能抽離社區脈絡

他指像「街後」般具政治成份的計劃屢見不鮮,例如「家是香港」:「藝術家以為自己能從政治當中描離,能夠很純粹去創作,其實是沒有可能的。你只是自欺欺人,或是無知。」他以跑步活動為例:「跑步的活動很中性,甚至乎健康。但當街跑放到觀塘的脈絡下、起動九龍東的計劃裡,跑步的目的便變得很明顯,不純是為了健康。若抽空所有環境,活動的本質必然是好的;但作為一個社區項目,你怎能抽離其中?所以我對這說法存有懷疑。」對於有團體指那是一學術計劃,他回應:「那你在學院研究就好,但現在卻真的在社區中實踐出來啊。如此,你就不能從中抽離。」他不明白,為何觀塘區進行多次示威,當地工廈人的說法仍未被學院重視。

香港很少關乎創作道德的討論,但黃認為這在現時相當重要:「這些(由起動九龍東舉辦的活動)都需要大家參與,才能創造出來。若你不想香港發展至此,我們是否應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呢?」他認為唯有不同崗位的人都拒絕參與,才能改善困境。

對參與藝術家的回應

今次「街後」活動裡, 有 3 位海外藝術家參與(Addison Karl、Sautel Cago、Renny Cheng),黃指這是起動九龍東刻意為之:「起動九龍東他們很醒目,它們知道接觸外國藝術家容易很多。香港藝術家,一定會被人批評,也一定有很多人推卻。這是九龍東的詭計,明知海外藝術家沒有這樣的意識。如 Cago,他完全不認識觀塘的脈絡,也不了解九龍東的爭議。他們只來一段短時間就離開,根本無從批判事件。即便我們去到外國,可能都會做同樣的事情。」而 Cago 的確表示,對觀塘重建計劃一知半解,在糊里糊塗連主辦單位都弄不清的情況下,參與了是次活動。

他認為不知者不罪,無人會怪 Cago。然而,黃卻無法理解參與的香港藝術家之想法。對於參與藝術家不相信計劃會帶來嚴重結果,他回應:「當然,單單一個計劃影響不了租金。那租金早已在高速公路上,不斷向上升,你不過是輕輕一推而已。但若每個人都輕輕一推,那事情就不可能停下來了。」

教育機構應教學生判斷

對於有教育機構參與其中,卻又無對學生解釋清楚計劃背後的來龍去脈,現亦於香港浸會大學、嶺南大學及兆基創意書院任教的黃認為:「我若有一班學生,一定會詳細地與他們講解觀塘狀況,起動九龍東的計劃是甚麼,甚至不會接受邀請。」他指學生若有甚麼能從是次經驗裡學到,就是「現在大家常提及的『社區藝術計劃』,究竟是甚麼?」每個人,都必須要多反思,社區藝術的性質、意義及對社區的影響。

讓當地人自行規劃

有參與藝術家表示,參與純因學術因素,且認同學院的規劃及導向模式時,黃則回應:「負責設計師、城市規劃的人,可以將別人的家和工作的地方,視為一個計劃去『玩』——我覺得,你必須要知道自己有很大的影響力。對你來說,那不過是一個計劃:但對別人來說,那是生計或生活的地方。我不知道,為何人們覺得自己能幫人計劃?我覺得有點太自大了。而城市規劃就是這樣的事情。

「你有沒有諮詢過當地人?是否應該問他們想興建甚麼,再用你的專業能力,幫他們解決問題?」他指起動九龍東,期望將觀塘營造為一美好的中產生活想像,於是城市的未來僅僅指向一個可能性:「基層的人卻不在那藍圖當中。那他們在你的計劃中,是否必須要淘汰呢?」之後他沉默片刻,道:「其實是的,九龍東就是一個淘汰項目。」他認為參與的學校機構,應該要讓學生理解這面向。

他指香港的整體教育和專業都很『離地』,會將城市脈絡抽空:「你認為別人不懂規劃,而要幫他規劃,其實不是的——使用那空間的人,每一天都以行動規劃著社區。」我們光顧連鎖店或小店、於市場或是超市消費,其實都表現了自己的取向。「有外來的專業意見,當然是好事;但他們的意向,不應凌駕在使用者的意願之上。」

忽視工廈使用者的權益

起動九龍東指,曾與部分觀塘區議會進行一次實地視察,聽取當區人士意見;又指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J.C.DISI)曾於 2012 至 2014 年間,透過「貫通九龍東」研究進行多次地區諮詢活動,利用各種方式與超過 500 名觀塘區居民接觸,亦在網上和 Facebook 收集市民對改善後巷環境與為後巷命名的意見。起動九龍東稱,大部分市民認為此舉可提高後巷的使用率,可改善人車爭路情況。

然而,長年待在觀塘區的黃津珏稱:「不曾知道有這樣的諮詢活動。大多情況是,它說曾諮詢過市民,我們才知有諮詢曾進行過。」他指或因諮詢具針對性:「若訪問建築業人士,它們自然歡迎這些項目。但它們從不問藝術家或工廠裡的人。」黃指藝術家在工廈裡,其實只佔少數,更多的是工廠或倉務工人:「那些人的利益,又有誰顧及?每人都有使用城市空間的權利……我覺得人人應有公平待遇,沒有誰比誰優越。」

保住原有的文化

參與藝術家認為觀塘必須成長,黃指自己也同意,但亦表示:「現在的成長,是變成另一個中心商業區。香港難道還不夠商業嗎?你為何要再多弄個中環出來呢?我覺得成長包括保育,保留地方原有的生態,令到其更健全。但現在是朝核心商業區的方向去發展,興建的不是酒店、就是商廈。」而對於起動九龍東所營造的文化藝術生態,他更言:「文化藝術的成長,我們才是專家。起動九龍東不過是後置的機構,觀塘藝術圈是由我們創造的。」事實上,起動九龍東現常舉辦活動的「反轉天橋底」場地,其實居民、工業區的藝術家早在起動九龍東成立前,由下而上地使用及建構這公共空間,在這裡辦音樂會、展覽、跳街舞、踏單車。如此,政府的規劃或顯得多餘,又失去開初自然醞釀的生態。

「這裡的工廠區十多年沒有規管,才會衍生出這樣多元的文化。觀塘最好的地方,在於其自主性,人們自己規劃這社區。其實只要有人、有時間、有空間,那自然可生成許多文化。我很相信,其實不需要政府的規管,畢竟文化不由政府規劃而來。現在的問題是市場主導太強勢,政府應做的,就是將市場的影響減到最少,例如實施租金管制,使地方愈自主、愈有機,所有配套應從這方向去想。」在觀塘重建初期,工廈藝術家亦曾向政府提出各具體意見,卻不曾被接納。

都是一刀切 只是死得比較慢

有參與藝術家指,起動九龍東的重建計劃比以往來得好,至少不是一刀切,將一切全部剷起。黃津珏卻不認同:「對我們而言,這已是一刀切了,只是其他的計劃更加快而已。」從起動九龍東成立的 2012 年起,3 年間租金樓價急速騰升;在觀塘工廈生活的人,最清楚其對社區的影響。「這裡將很快有酒店落成,1 、2 年後就會有遊客、咖啡廳、商場……附近租金還哪會便宜呢?很明顯是十分急切的事情,現在講已經太遲了。很多生態已失落了。」很多本來在工廈裡生活的老朋友已各散東西,社群亦被瓦解。

「對話」並不平等

參與藝術家曾表示,是次計劃非完全負面,乃因其能引發出對話與不同聲音。黃則不認同此說法:「那其實是否在繪畫壁畫前,就要有對話呢?試想像一下,我衝入你的家,噴你的牆——你說你不喜歡我的做法,然後我說這就是對話——事實上,你都已經噴了!那其實不是對話,而是發出一個警告,意味著不想你再做同樣事情。大概,要設身處地,幻想你家也被人這樣『規劃』,你才能意識到那對話的不平等。」

被忽略的持份者?

「我的立場很簡單,就是有關起動九龍東的活動,我們都不合作,這就是起點。然後藝術家應做甚麼,那就要繼續討論。」黃津珏道。然而有參與的藝術家指,如此立場是一刀切,會有持份者被忽略。黃回應說:「被忽略的,就是既得利益者,為何還要從他們的角度出發呢?我們都已經被趕絕了,你不能就這點『技術中立』。真正的『中立』,要從整體情況去看。當你知道整件事現向發展商、地產、商業傾斜,那不是應該站在觀塘使用者這一邊嗎?」他指既得利益者如建築商,其早在政策裡已得益,擁有比當地人更多的權利,不需要為他們著想太多。

一起思考觀塘的未來

「我們其實不是從藝術家的角度出發,只是很了解藝術的破壞性及威力。大家讀了這樣多書,其實都是希望思考得更深遠,而不單單看到那一刻:那後巷有否變光、是否多人行,而是看到整個發展,最終指向甚麼。」不如說黃的著眼點是大家的權益:「千萬不要將藝術家、學術、或者其他使用者的立場單獨去理解——我覺得大家是一體的。我們說的話應該沒有牴觸,我們不應只從藝術、利益、學術角度出發,而是應一起思考,觀塘或香港的未來應作甚麼模樣。」大家同坐在一條船上,想的不應該只是自己,而是尋找一個大家都能共存的社會。

藝術家的責任  創作的道德

「我們究竟想藉藝術,創造出怎樣的世界呢?」最後,黃津珏提出這樣的問題。「藝術家必須要反思自己的責任。創作不是『大哂』的,你想做音樂、繪畫,fine。但若它對社會有負面影響,其實並不應該。除非你很清楚那與社區發展、香港將來沒關係,否則不去問這些問題的你,不過是選擇性無知。」若選擇無知,則會帶來嚴重的後果:「我們並不是 nothing to lose(沒有甚麼可失去)的,有很多東西其實在過程中已經消失了。」他強調拒絕的力量:「所謂的文創推土機,它很需要藝術家的參與。他做很多計劃,若沒有人參與,那是不可能繼續的,它拿我們沒辦法。所以,最好大家都要有覺知,去拒絕一些推土機計劃。」

當藝術為生活帶來不完美

「是否有太多藝術呢?藝術令地方愈來愈貴時,會否少一點更好?我們反而會這樣思考。」黃津珏坦言,觀塘工廈住著的音樂人,很多都有反藝術的傾向:「當藝術與權力或市場掛勾,很容易令人有一種反藝術的心態。有時,不是你創作很多作品就好。當你想到這城市、生活的地方,那原生態得以保存,大家都快樂,要這樣多藝術幹甚麼呢?藝術的確可平衡生活的不完美,但當藝術成為令生活不完美的一部分,那就很多餘了。」

參考文章:
你為何參與其中?— 訪觀塘後巷美化計劃參與者楊美琼、Sautel Cago、郭達麟

起動九龍東美化後巷計劃 反對聲音不絕 「活在觀塘」原人:「不要聰明城市,要開明城市」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樂評人
黃津珏 (Ahkok Wong)

獨立音樂人,喜歡散步,喜歡掃地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08, 2017

「澳亞藝術節實習計劃2018」現接受申請

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與澳洲阿德萊德藝術中心(Adelaide Festival Centre, AFC)再次合作推出「澳亞藝術節實習計劃...
Nov 06, 2017

藝能發展資助計劃 現正接受申請

藝能發展資助計劃旨在強化香港的文化軟件和提升本地藝術界的能力,撥款資助具創意和影響力,並以下列為目標的申請: 提升藝術工作者、藝團、藝術形式...
Nov 01, 2017

三角志 - 第76期 | NOV 2017

主版目錄: 03    編者的話 Editorial 演前預報  Preview 04    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 與港樂奏出色彩瑰麗的法俄樂...
Oct 31, 2017

本地獨立樂隊 參與冰島電波音樂節演出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今年引薦兩支本地獨立樂隊──雞蛋蒸肉餅 (GDJYB) 及ANWIYCTI (A New World If You C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