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最佳喜劇女主角——胡麗英

【文:小米 / 圖片由受訪者及中英劇團提供】本文轉載自四月號(vol 47)《△志》

胡麗英說,她是一個很貪玩的人。貪玩的程度,比如有一次排戲,盧智燊不小心弄傷手滴著血,周圍的人也很緊張,忙著幫他包紮,她卻說:「給盧智燊看鹹片吧,讓他的血集中到某一個地方,手便不會流血了。」又問他有沒有看見白色的隧道,隧道的盡頭是否有光等問題。

另一次排戲,有一位女生不幸滑倒傷了腰骨,因她當時穿著戲服,女生們便趕一班男演員出去,替她換衫,並叫救護車。「當時大家也很擔心,等到有救護人員來到,將救護車門打開時,我對他們說,『你們不用擔心,係仔黎架。』接著大家也笑了。」

 


貪玩愛鬧的女主角
這種胡麗英口中「曳」的性格,卻使她的腦海常常充斥許多新點子。她於去年憑《搏命兩頭騰》奪得香港舞台劇獎「喜劇/鬧劇」最佳女主角,便試過一邊排這齣戲一邊加入一些細節令劇情更好玩。

「有一段戲我含住一啖水講台詞。事源我在排練室時想整蠱盧智燊,我諗住扮死時噴血落佢度。然後有一日我飲啖水又一邊講野,覺得幾得意,於是問導演我可不可以這樣演,他說可以。我有一句對白『但鞋哥個首零隻手指尾係短左架』(但係果個首領隻手指尾係斷左架),盧智燊答我話『唔係短左,係斷左』。難得導演黃龍斌讓我們有這些空間去發揮。」她在劇中一人分飾三角,其中一幕飾演國內女特務舒國梅,說著唔鹹唔淡的廣東話與盧大演對手戲。

胡麗英說,其實她不特別鍾情演喜劇,不過近年的確憑喜劇闖出名堂,連續兩年以中英劇團的《搏命兩頭騰》(2014)和《夢魅雪夜の真的下雪了》(2013),分別獲得香港舞台劇獎喜劇/鬧劇的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印證了她天生的喜劇魅力。

「其實剛畢業時,別人也多數找我做正劇的。」她自言可能那時樣子乖巧,於是常被分派做有錢女、可憐女等角色。不過讀書時代確有老師說她有演喜劇的天份,她自覺性格也適合演喜劇。「我覺得自己很容易開心。之前說過,我很曳,做喜劇會comment一些事,但你不能即時comment,你要玩野,我會將它形容為玩一個game。」

與戲劇相遇
胡麗英是在2008年加入中英劇團成為全職演員,在此之前她都是自由身接工作。而她踏上台板的緣起,跟很多人一樣,全因對戲劇的感動。胡麗英有兩個哥哥,一個家姐,她在家中排行最小,小時候幫手湊她的二哥,也比她大九年。她記得一次,唸中學的二哥和一班同學帶著她一起看舞台劇,她開心得不得了,「我還記得當時看香港話劇團《遍地芳菲》。當日杜sir杜國威是二哥的老師,我們坐的一角全是杜sir的學生。」令小小胡麗英最深刻,是感受到台上的人很努力,充滿熱情去做一件事。「我當時還很小,只是覺得很感動,完場時所有學生都站起來拍掌,我禁不住哭了。」

為甚麼哭,當時懵懂的她並不曉得,只是看到一班人很團結令她生出感動。這次經歷深印在腦海中,直至中五。「有新域劇團來我學校,他們來教戲劇班。那時候我本不在班上,正在操場打排球。然後他們班上有一位同學無返,老師落操場問我們有誰可頂上,我那時便上了戲劇班的最後一堂。」

這個駐校計劃,由劇團兩位導師親到兩間不同的中學授課,完結時兩所中學的學生會一同參演一齣劇,胡麗英不單止上了他們的課,更被選中參與那個演出。

自此之後,胡麗英想申請報讀演藝,也問了來自新域的老師胡寶秀一點意見。但她坦言性格除了貪玩,也有點散慢,讀演藝還是靠身邊的同學推波助瀾。「我有一個同學想報讀演藝中樂系,他記起我喜歡話劇,主動提議幫我拿表格,甚至填好交表,我只要給報名費就好了。」她笑道。

也幸運地得到家人的支持。她母親是這樣對她說的:「你做甚麼也好,只要你快樂就好了。」通過三次面試,入了演藝表演系。至今在劇壇活躍的梁祖堯、黃詠詩、陳康、泰臣,都是她當年在演藝的同班同學。

 


用「反差」來塑造角色
近年演喜劇備受肯定,原來胡麗英演喜劇的秘技,在於「反差」。

「比如有一件事寫在劇本上是很傷心的,我便不會做傷心的反應,因為劇本已經這樣寫了,我要做的反差是,我知道它很傷心,但在外表上我要裝得滿不在乎。」她實在不願意做一些她口中很「安全」,很普通的演法。

「我不是刻意的。我也不是要刻意做一個不刻意的人,我只是覺得如果我這樣看劇本,別人也可直接拿劇本來看吧,我為何要演出呢?我認為演出是,作為演員的你如何看待這件事、這個人,你將如何表達,怎樣與觀眾分享。這才是令你的角色變得獨特的地方。」

她所說不喜歡照劇本寫的東西來演,所謂「扭」的演法,並非試圖將之變成另一個故事。她只是想方法令本來寫在劇本內平面的角色,呈現出立體感。

「即假設我做小紅帽的話,劇本寫她是很乖巧,但我會想,她會否有一些曳的時候?這樣角色才立體,比如我自己,我有瘋狂的時候,我有正經的時候,這都是我來的。」 

劇場裡的好拍擋、好朋友
如何演得好,胡麗英認為,對手也很重要。「比如有一些對手很付出,佢同你講對白是真的跟你分享一些事,你便很容易代入了。」她也試過排戲時,感到對方的眼睛並不是真的望著她,感受不到對方真的在跟她說話。

盧智燊和朱栢謙,還有陳康,則是胡麗英眼中非常欣賞的演員,一起合作是真的有交流有火花的對手。「我和盧智燊合作了很多次了,他是一個非常叻、可以借力的對手,也是絕對可以信任的。」

「而朱栢謙,我覺得他是一個天才,同時也是一個很謙虛的人。拍《大龍鳳》時我做他的前妻,因為我和他很好朋友,他知道我很多過去的故事,劇中他說了一句『對不起』,他想告訴我為何和那個女孩在一起,我告訴他我不想知,每次他想說話時就會搞到我很想喊,因為他看穿了我。」

「還有陳康,我覺得他也是一個天才演員,而且他是我認識的人中,是講monologue講得最好的!」

在訪問中,胡麗英的口中不乏親朋好友的名字。而影響她最多的,不得不數莊梅岩(Cancer)。「我和Cancer是相差一級的同學,是非常好的朋友。她對我最重要的地方,是在我讀書時,有很多事經歷了,沒有她在我可能撐不下去。」

 


傷心不一定要哭
胡麗英為人重情,待人以誠,同樣,演戲對她來說,最重要是「真」。

「但那種真不是當角色的父親死了,我在真實環境要面對同樣的事。我說的真是那個反應是甚麼。我覺得,一個演員在舞台上,其實做不到情緒。情緒可以是一種很抽象的東西,我如何衡量哪個人傷心一點,哪個人沒那麼傷心?一個整天哭不出來的人也可以是一個很傷心的人,一個人笑得大聲並不代表他快樂。所以你不可能用情緒去衡量一個角色,反而是從他的反應去表達那個角色。

「比如假設我是個好要臉的女人,當我的男友出軌時,我可能去寸他。但如果我不是一個好要臉的人,我好愛他的,可能我會捉住他,叫他不要走。於是,就是反應令角色不同。我所說的真,就是指這一方面,感覺對我來說反而是次要一點的。若果反應是足夠的話,你的角色便會存在了。」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員
胡麗英 (Grace Wu)

胡麗英2008年加入中英成為全職演員。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獲頒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表演。在校期間,曾代表學院參加澳門戲劇節及廣州小劇場戲劇節暨學術交流研討會,獲頒傑出演員獎;曾獲得兩屆「成龍慈善基金獎學金」,更獲得「滙豐銀行慈善基金──香港與內地學生交流獎學金」,前往北京中央戲劇學院作藝術交流。分別憑《夢魅雪夜の真的下雪了》及《搏命兩頭騰》獲得第二十二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配角(喜劇/鬧劇)」及第二十三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喜劇/鬧劇)」。

......
胡寶秀 (Justine Wu)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價值教育碩士,分別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及導演系藝術學士課程,在校期間已連獲兩屆傑出女演員獎。先後任職「中英劇團」全職演員、「新域劇團」演員及戲劇教育主任。曾任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嶺南大學、公開大學兼任講師。多次擔任香港學校戲劇節評判,亦曾應教育署邀請編寫「學校戲劇手冊」。曾參演作品包括音樂劇《雪狼湖》、《IQEQ 滿天星》、《Man of La Mancha》;編導作品包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小王子》、《天使盼盼》、《童話王子》等多套兒童音樂劇。

......
藝術類型: 演員
朱栢謙 (Chu Pak Him)

朱栢謙為樂隊朱凌凌成員,曾與不同的藝團合作;曾為中英劇團全職演員,近作有《大龍鳳》;為藝術雜誌《三角志》撰寫專欄《朱事八卦》。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莊梅岩 (Candace Chong Mui Ngam)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心理學榮譽學士、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編劇系深造文憑畢業。英國倫敦大學Royal Holloway編劇碩士。除撰寫舞台劇外,亦從事劇本翻譯、改編、音樂劇及歌劇之文本創作。

......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戲劇導師
黃龍斌 (Tony Wong)

2008年獲香港戲劇協會獎學金到澳洲留學,於國家戲劇學院(澳洲、悉尼)獲碩士學位,主修形體。1997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獲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表演。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杜國威 (Raymond To)

杜國威,人稱杜sir,籍貫番禺,一九四六年八月十三日生於香港。六歲開始參與香港電台及麗的呼聲之廣播劇製作,有「播音神童」之譽。早年亦有客串過電影演出,如《飄萍恨》和《遺腹子》等及唱片灌錄。

......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演員
盧智燊 (Edmond Lo)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獲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表演。在校期間屢獲「傑出演員獎」與獎學金,98年加入中英劇團任全職演員,他擅長飾演喜劇角色,往往令觀眾捧腹大笑。03年,憑《花樣獠牙》獲第十二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配角(喜/鬧劇),06年,他憑《頭注香》的陸雲廷,盡顯其笑匠的本色,更奪得第十六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鬧劇)。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演員

當今劇界最有活力、炙手可熱的年輕女劇作家及舞台表演家,編過舞台劇作品逾25個,近年作品有《金蘭姐妹》、《賈寶玉》、《寒武紀與威士忌》以及《香港式離婚》等;擁有自己的劇團,曾以獨腳戲《破地獄與白菊花》獲第十八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喜/鬧劇)及年度十大最受歡迎製作,更以《香港式離婚》獲第二十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最佳整體演出及最受歡迎十大製作。一手破滅「做編劇會餓死」的詛咒。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
Sep 19, 2017

我們也是擱淺了的秋鯨 ——三角關係《秋鯨擱淺》

活在深海中的鯨魚,離開水面擱淺地上,承受自身巨大的重量,費力地呼吸;如同異鄉人,離開故鄉前往異地,承受對故鄉的巨大思念,費力地求存。《秋鯨擱...
Sep 15, 2017

有一種距離叫親密——orleanlaiproject《親密》

四個創作人,各自對劇場有不同的想法與執著,這次走在一起合作,可說是對劇場一次質問和試驗。 這似乎是近年劇場界的走向,再不滿足於講好一個故事,...
Sep 06, 2017

展現舞台上的無限可能——「多媒體無限」系列

跨媒體藝術包攬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不同媒介的互動配合及牽引下亦拼發了出奇不意的創作火花。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多媒體無限」系列,將於9月...
Aug 29, 2017

世界的蜷川:華麗的東方元素下的馬克白

自2007年開始邀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終於在今年為香港觀眾帶來揚名國際的《蜷川馬克白》。不巧,導演蜷川幸雄在一年前離世,這次已是追悼巡演。謝...
Aug 25, 2017

每個地方也是《中轉站》——施標信

每個旅程裏總會有中轉站,即使風景多美好,也不會是遊人的終點,只是個稍為停留,等候啟程往目的地的地方。人生就有如旅程一般,每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