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發展獎電影界別 總評審團凌駕評審小組決定惹爭議 鮑靄倫:「做法不常見、不專業」陳志華:「適得其反」

昨天(4 月 12 日),《明報》刊登了由「四維出世」撰寫的〈給林超賢的公開信〉,信中講及香港藝術發展局(下稱 ADC)所辦的「2014 香港藝術發展獎」(下稱藝發獎)電影界別裡,總評審團不尊重評審小組的專業決定,自行決定將獎項頒予林超賢,推翻小組認為應「從缺」的投票結果。評審小組因此以全體辭職,而示不滿;四維出世亦因認為獎項沒有認受性及違反程序公義,公開勸諭林超賢拒絕接受獎項。ADC 民選委員電影及媒體藝術組別主席鮑靄倫指,是次 ADC 的處理方法不是很常見,有不專業的地方,需要作檢討,並擔心事件會影響獎項的公信力。而藝發獎電影界別提名委員陳志華指,總評審團應該尊重評審小組的決定,亦應在下決定時思考得更周詳,不然無法鼓勵藝術家之餘,更使結果適得其反。

總評審團凌駕評審小組決定

在《明報》的〈給林超賢的公開信〉裡,身為藝發獎電影界別前評審小組委員的「四維出世」,指「年度藝術家獎」電影界別原有 6 位候選人,當中包括岸西、林超賢、陳果。當時他們收到的文件上,ADC 特別註明林超賢的《激戰》是在 2013 年 8 月公映,不合乎參選年度作品(需為 2013 年 9 月 1 日到 2014 年 8 月 31 日創作及發佈)的資格,故其年度作品為《魔警》,而非《激戰》。

在 1 月 28 日的首次會議裡,5 位評審委員皆出席了,互相推選了一人作主席。會議的程序是評審先為各位候選人評分,ADC 再將各位委員所給予的分數加起來,列成表,成員按總評分表討論。在第 1 輪投票裡獲最高分的是林超賢,岸西和陳果亦得到不俗分數。其餘分數較低的,評審皆同意不列入第 2 輪討論。而在第 2 輪討論裡,評審都認為《魔警》誠意可嘉但仍有很多不足之處,亦對陳果與岸西的作品評價亦不高。最後評審委員投票,3 票投向從缺,1 票投予陳果,會議終通過獎項「從缺」。

不願從缺 改頒予林超賢

然而在 3 月初,個別評審收到 ADC  電話,當中提到總評審團(王英偉、殷巧兒、陳達文、黃景強、馬逢國及李偉民)期望能將獎項頒出而鼓勵業界,期望評審小組重新考慮。然而評選委員們有的堅持從缺、有的無所謂、有的會投予陳果。在 3 月中旬,評審們收到 ADC 的電郵通知,認為評審小組在電話聯繫時「沒有一致性決定」,故將獎項頒予首輪評分表最高分的林超賢。因此,評審小組委員全體請辭評審工作,要求 ADC 撤回「總評審團 228 一定要頒獎」的框架,不然認為無需要再開會討論。

破例加入《激戰》

於 3 月 25 日,評審小組再開會。今次會議文件裡,林超賢的年度作品加入了《激戰》。ADC 的理由為《激戰》上映日期為 2013 年 8 月到 10 月,故可加以考慮。評審小組認為應以首映日計,不然將對其他參賽者不公。最後由於沒事先發 DVD,有些評審沒看過《激戰》、有些印象模糊,無從審議。再次投票結果仍是 3 票從缺對 1 票陳果,會議最終通過獎項從缺。

信中提到,若總評審團仍堅持要頒予林超賢,凌駕評審團的「從缺」決定,全體評審將退出評審小組,撤回所有評分,使總評團據首輪評分為根據的決定失去法理地位。他又公開呼籲林超賢拒絕接受這無程序公義及認受性的獎項;又指接受獎項是 ADC 陷其於不義。

ADC:總評審團有最終決定權

在藝發獎的網頁上有列明評選流程:評審小組負責評選、建議得獎者名單,再交由總評審團通過。但同時列明,候選單位須遵從 ADC 評選結果的最終決定,而所有獎項的評選過程均保密進行,並保留不頒發獎項的權利。今天總評審團成員之一、ADC 主席王英偉接受《明報》訪問時,強調是次評選跟足程序,而評審小組的評審過程乃供總評審團參考。換言之,最終決定權仍在總評審團手上。他又指總評審團過往亦曾於不同組別多次發還專業小組的決定。

鮑靄倫:程序沒錯 但不 common(常見)

ADC 民選委員電影及媒體藝術組別主席鮑靄倫回應事件,指 ADC 一向有這機制,總評審團一向有最終決定權,程序沒錯,但並不如王英偉所言般常見:「會再開第 2 次會議,其實不是 common(常見)的做法。」鮑認為在 1 月的第 2 輪討論之後,結果其實已很清晰:「 3 票從缺,1 票陳果。若尊重評審的結果,我個人覺得是可以從缺的。那為何要開第 2 次會呢?那已很不尋常。那第 2 次結果是否又要跟從舊路,讓總評審團去決定呢?」

只想頒出獎項 不夠專業

雖然,王英偉在接受《明報》訪問時,否認 ADC 不想電影組別「從缺」以求「湊夠數」的質疑。但鮑卻有不一樣的看法:「我覺得 ADC 的心,是能頒出這獎就好。所以才會召開第 2 次會議,請大家討論能否頒出這獎;又覺得大家沒一致性,所以就決定頒予林超賢——這當中有著不專業的成分。」她指 ADC 是站在藝術發展的方向,認為要頒出獎項才能給予業界鼓勵,但其決定並無尊重專業評審的判斷;由於 ADC 的考慮不夠嚴謹,引發了是次風波:「它如此掉以輕心,才會將整件事情弄垮了。」

對評審小組辭任感傷心

鮑指對評審小組辭任感傷心:「評審小組覺得他們的專業意見並未受尊重,才會全體辭職,表示這評選結果並非他們樂見的。他們這動作,也令我很心酸。因 ADC 是政府批藝術資助的公營機構,我們希望它有一專業的形象;但其今次做法,卻不很專業。他們請辭的動作,其實可說是一種喚醒:一方面覺得傷心,一方面覺得 ADC 應思考如何才能聆聽到業界及專業人士的聲音,如何有更令大家信服的機制,為香港做更好的事。」作為公營機構,必須對業界及公眾負責任。

藝發獎公信力受損

她指 ADC 未來將有檢討會,期望能正視藝發獎這項目存在的問題:「機制、處理手法、總評審團的公信力、總評審團是否明白業界對 ADC 的期望、兩者期待的落差……我覺得這些都要注意,才會知道未來的藝發獎,是不是還有公信力。」她認為今次事件影響深遠:「當全體評審委員都要辭職,我也會懷疑獎項的公信力何在呢?」

傅慧儀:不偏幫任何一位

而傅慧儀與陳志華,於 2014 年 9 月獲 ADC 邀請成為今屆藝發獎電影界別提名小組成員。傅慧儀向 ADC 提交了「年度藝術家獎」的提名名單,當中有 5 個候選人,林超賢是其中一位被提名的導演。她指:「我自己有一套準則,認為 5 位候選人近年都有所堅持,做出了一定的成果,於是便提名他們。但我不會偏幫任何一位。」而陳志華只提名了「藝術新秀獎」,並無提交「年度藝術家獎」的提名,但尊重傅慧儀的決定。提交名單過後,ADC 沒有再聯絡兩位,故兩位並不清楚事件來龍去脈。

陳志華:未收到通知書

陳志華指往年若提名小組提名的候選人得獎,他們會收到通知信件:「ADC 會寄信給我們,讓我們知道,自己提名的哪個人選得獎了;並請我們保密,直至頒獎禮那天才可以說。往年有這樣的程序,今次卻未收到這樣的信,也不知是否寄失了、未寄到,還是不曾寄出。」他指信應會頌獎禮前一、兩個星期收到,亦即是最近。

應尊重評審的決定 不理解 ADC 做法

陳志華認為,總評審團應尊重評審的決定:「既然 ADC 邀請幾位做評審,自然就是相信他們在這界別裡有專業的判斷。不然,總評審團可自己決定所有事情,不需要逐個界別去問評審吧。但是,現在總評審團卻凌駕了評審小組的決定——這對業界沒太大影響,卻影響了獎的公信力。人們會覺得,ADC 不相信專業評審的決定。」他指這次事件曝光以後,ADC 較難再找到人擔任評審委員,而他們必須解決這問題。

傅慧儀亦稱不理解今次評選的程序:「有第 2 輪討論的出現,就是因為首輪未準備好吧。你不可能用首輪評分就凌駕了第 2 輪的決定,不然為何要有第 2 輪?應該是第 2 輪的決定凌駕首輪,不然就是再開第 3 輪吧。」她指除非是第 2 輪的評審提出要依照首輪結果去判斷,否則這做法並不合乎常理。

考慮得不夠周詳 適得其反

陳志華指 ADC 最好能提出充份而且有力的理據,如評審涉及利益衝突;否則像今次事件的處理,實難以服眾。他認為 ADC 應與評審作緊密及良好的溝通,而且思慮要更周密,以避免發生同樣事情發生:「我覺得總評審團他或有最終決定權,但也要考慮這個獎項的形象、得獎者的感受。現在這事發生了,得獎者上台拿獎時,他的心也會不舒服,畢竟有很多負面的報道。你說這樣是想鼓勵藝術家,但到頭來卻適得其反。總評審團即使有權去決定事情,但他們作為 ADC 高層,也要考慮整件事如何可以做得更好。他可能是出於好意,但最後卻反令獎項形象受損、得獎者不愉快,我覺得他們考慮得不夠周詳。」

「我希望 ADC 花了這樣多的功夫,那就做好它吧,而非變成藝發局自己決定的項目,而是能吸納公眾及專業意見。願大家可透過這花了這樣多公帑做的獎項,真的能獎勵一些值得鼓勵的藝術家。」

必須向 ADC 問清楚

陳志華認為應細問 ADC 下決定的理由,而大家亦要討論及思考事件引申出來的問題:「總評審團是否真的有權凌駕評審小組的結果呢?它的理據是甚麼?總評審團是否應該要尊重評審小組呢?還是請評審小組給意見,諮詢過後若不合乎他們的想法,那就可以改呢?若一直以來都是如此,這樣的機制又是否合理呢?」

評審應尊重藝術工作者

另一方面,陳志華指尊重評審小組的決定,並認為他們絕對有理由向總評審團及藝發局發出抗議,卻認為〈給林超賢的公開信〉公開了其他候選人的名字,此做法值得商榷:「歷年我們只知道得獎結果,但不知有哪些人無法獲獎。我覺得這封信,讓大家都知道是誰落選了。當那機制並不打算公開被提名者名單,我認為要保護被提名的候選人。他們是提名小組所提出的,但現在這樣被公開提及,我覺得他們有些無辜。」

他又指對信件寫給林超賢感不解:「為甚麼公開信不是寫給馬逢國、王英偉,而是給林超賢?」他認為林超賢頗無辜,畢竟林未必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評審如此發信將施予林壓力。他指評審要抗議不被尊重,對象應是總評審團和藝發局;因為總評審團不專重評審小組的決定,才是事件的重點。

( 4 月 14 日更新)相關文章:藝發獎評審小組發聲明:對總評審團凌駕評審小組的評選結果感遺憾及憤慨
( 4 月 16 日更新)相關文章:第 2 次會議前藝發局稱已通知得獎者  評審決定不受尊重  頒獎欠合理根據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電影導演
林超賢 (Dante LAM Chiu Yin)

林超賢,香港電影人,現任電影導演,曾當電影演員、動作導演、助導。

......
藝術類型:
王英偉 (Wilfred Wong Ying Wai)

王英偉 1975 年香港大學經濟系畢業,畢業後加入政府任職政務主任,當了17年公務員。期間在美國哈佛大學取得公共行政碩士學位,亦分別在英國牛津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接受教育。 17 年之間歷任首席助理經濟司、副公務員事務司、及在1992年任工業署副署長。嘉華國際集團副行政總裁、恒基中國集團董事總經理、瑞安集團副主席兼常務總裁。他於2011年1月1日接替馬逢國出任香港藝術發展局主席。

......
陳志華 (Ernest Chan)

影評人,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理事,曾任會長,並曾擔任金馬獎及ifva 獨立短片比賽評審。編有《2012香港電影回顧》,合編有《焦點影人:張艾嘉》、《花樣的年華 澤東廿五》、《十年再見 楊德昌》。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2, 2018

蕭偉恆憑《打開大公報》榮獲香港人權藝術獎2018冠軍

由Justice Centre Hong Kong及歐洲聯盟駐香港及澳門辦事處聯合舉辦的香港人權藝術獎2018,於12月8日公佈香港藝術家蕭...
Dec 11, 2018

WMA大師攝影獎2018/19 「機遇」 公佈入圍名單

今屆以「機遇」為主題的WMA大師攝影獎,共有七份入圍作品,將於2019年4月中旬於香港大會堂展出,得獎者將於展覽開幕當日公佈。 「WMA大師...
Dec 03, 2018

「藝術教育工作者進修資助計劃(先導計劃)」— 現正接受申請

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現正接受「藝術教育工作者進修資助計劃(先導計劃)」(下稱「本計劃」)的申請。本計劃旨在推動藝術教育工作者的專業培訓,...
Nov 29, 2018

三角志 - 第88期 | Dec 2018

主版目錄: 03    編者的話 Editorial 演前預報  Preview 04    如果瘋狂有記認——《12日瘋人認證》 專題故事...
Nov 27, 2018

葉詠詩2020年4月底離任香港小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香港小交響樂團宣佈音樂總監葉詠詩將於2019/2020樂季後卸任音樂總監一職,在2020年4月率領樂團的德國巡演後,她將轉任樂團的桂冠指揮,...
Nov 21, 2018

香港舞蹈聯盟理事委員會會員白朗唐博士離世

香港舞蹈聯盟理事委員會會員及榮譽退休主席白朗唐博士於2018年11月18日早上因癌病離世,終年70歲。白朗唐為香港舞蹈聯盟創會成員之一,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