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西班牙攝影師Albert Bonsfills 以鏡頭攝下「莫須有」的電子廢物

【文:小米 / 圖片由WYNG大師攝影獎提供】本文轉載自五月號(vol 48)《△志》

當我們不斷追求日新月異的科技產品,又有沒有想過會因此造成大量被棄置的電子廢物?聯合國早於兩年前所做的一項研究預測,到2017年,全球電子廢物的數量將是現時的三倍。那麼,這些龐大的棄置物會被運往哪裡去?這些由歐洲、美國、日本及其他消費國製造的垃圾,主要被非法運到中國、印度及非洲等地進行拆解及回收再用。綠色和平已經揭發當地回收工場的工人在拆解電子廢物時,接觸到各種有毒的物質,健康受到嚴重的影響,而這些垃圾亦嚴重污染當地的土地和水源。2014/2015年WYNG大師攝影獎得主、西班牙攝影記者Albert Bonsfills, 近年便於中國廣東貴嶼進行有關電子廢物的拍攝工作,希望再引起公眾對這議題的關注。

△:三角志
A:Albert Bonsfills

△:作為一個攝影記者,你是如何選取所拍攝的議題?
A:
我會選一些能引起我強烈感受的議題來拍。比如我會同情事件中的人物,或我對這個題目有使命感。我傾向去拍這一類題材,讓我可對該議題解釋更多之餘,亦引起其他人對這個題目的興趣。

△:你所拍攝的當事人,通常願意被你攝入鏡頭嗎?
A:
我無論去到哪裡,在進行任何拍攝之前,總會先和當地的人建立關係。我覺得這是對他們的尊重。我要讓他們清楚知道我是誰,以及我的動機為何。我只會在他們認同的情況下進行拍攝。若有誰拒絕或不願被攝入鏡頭,我也絕不會強人所難。

△:為何你選擇留在中國貴嶼、捕捉當地電子廢物對周邊環境構成影響的影像?
A:
我事前花了超過一個月的時間,透過講座、網絡資料、與身處中國的朋友討論、向綠色和平及聯合國等非牟利團體去了解電子廢物這個議題。然後我發現中國在入口及出口電子廢物的情況,已去到一個非常嚴峻的處境。我透過和內地的朋友傾談而得知,貴嶼就是電子垃圾的重鎮,這些都促使我很想做這個題目。

△:你是否曾經做過有關廢棄物的議題?
A:
不,我之前沒有做過這個題目。不過我以前的工作都和中國有關。我想用攝影,向全世界說及中國的情況。現時我對垃圾這個題目非常感興趣,並因為得到WYNG攝影大獎,使我有機會繼續進行這個題目。

△:根據一些醫學研究報告,你知道這些電子垃圾會為當地居民的健康構成甚麼負面的影響?
A:
大概十五至二十年前,貴嶼便開始設立工場去處理電子垃圾。在這段時間裡,他們並沒有將化學品循環再用或作交易,他們只把這些電子垃圾扔在水中,或隨處丟到地上。這令致癌物質二噁英在貴嶼的水平很高。據調查顯示,十個小孩有七個一出生便被驗出血液中的含鉛量比一般小孩高出50﹪。現時,當地的食水需要每星期從三十公里以外運進村裡,因為當地的河流和地下水已被嚴重污染了。

△:你為了這個項目訪問過哪些人?
A:
我訪問了貴嶼工場內的工人,還有當地居民。可是,有關訪問錄像卻被當地政府聲稱屬於貴嶼電子垃圾工場的財物而被刪除。

△:當你進行這個項目時,你所面對的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A:
我覺得最大的挑戰是,當我面對真實的情況,當我雙眼看到活生生的事實。作為一個攝影師,我以相機來拍攝,就像帶上一個面罩。我甚至覺得我自己不在現場,只是遙遠地記錄這件事。但當我親眼看到這種環境和生活,我感到很親密、很真實的,我有一種強烈的感受,要為這情況做一點事。我的攝影就是我行動的媒介,能夠讓全世界了解這個議題。

△:當你走到現場拍攝時,有沒有受到性命威脅?
A:
有啊,我和我的翻譯員被聲稱是貴嶼政府和電子垃圾工場的經理趕出貴嶼。當他們見到任何記者或攝影師在那裡工作,總是對他們百般阻攔,因為不想將這個情況向外界曝光。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攝影師

Albert Bonsfills於1982年於巴塞隆納出生,於Institute of Photographic Studies of Catalonia (IEFC)修讀攝影。他現居於中國及巴塞隆納兩地,集中展示獨特切身卻不為人留意的故事。希望通過紀實攝影展示社會實況,並以紀錄方法作為工具,反映及協助爭取人權。為了深切明白拍攝對象,Albert Bonsfills嘗試了解他們的夢想,及他們賴以生存的事物。

......

WYNG大師攝影獎為一非牟利的攝影獎,旨在以攝影項目,引發公眾對香港社會不同議題的關注。大師攝影獎每年設立不同主題,希望提升攝影藝術水平之餘,亦能喚起公眾對逼切社會議題的關注,並促進討論。

WYNG大師攝獎每年設立不同主題,2012/13年首屆WYNG大師攝影獎的主題是「貧窮」,其後為「空氣」及「廢/棄」。2015/16年的主題為「我們是誰」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4, 2017

火花!溝通的溫度

火花!溝通的溫度  油街實現 展覽廳一  16.6.2017 – 10.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陳麗...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3)

香港教育大學本屆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有不少作品也與展覽主題「Underlive」相近,但當中也有一些以自身出發作主題的作品。何曉倩的作品...
Jul 17, 2017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