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畢業展又過去了

【图片提供:王天仁】 本文轉載自七月號(vol 50)《△志》

踏入七月,本地中小學才陸續開始放暑假,大專院校卻早在個多月前又完結一個學年了,不少藝術系或設計系相關的畢業展,也多早已曲終人散,選擇在這時候才寫這題目,是因為經過喧囂的躁動之後沉澱下來,才是真正的開始。

當局者迷

畢業展,對學生而言,或許是唸書生涯的終結、可能是創作經歷的註腳、也有機會是嶄露頭角的舞台,因此身在其中,少不免帶點躊躇和忐忑,究竟如何才能在畢業展中施展渾身解數?怎樣方可以鶴立雞群?結果,想得愈多、壓力愈大、走得愈歪;出來的作品連平日水準一半也沒有的、眼高手低駕馭不到概念的、想得太多最後不夠時間做的、和某某藝術家風格太相像的…通通有之。當畢業展完了,回頭看,唉!早知畫幅畫算啦!早知唔做咁大件啦!凡此種種所謂臨陣脫腳的失手和懊悔,通常原因是創作時欠缺了兩個字──真誠。當初將畢業展看得太大,失了平常心和冷靜,如同參與大賽的運動員,太在意勝負得失結果自亂陣腳,沒辦法坦然地把自己真實的一面和想法透過作品呈現,不過,無論在畢業展如何出色或怎麼失手,其實都不重要,因為要走的路還有很長很長。

學習只是醞釀期

無論是小弟當年就讀中文大學藝術系或是現在,幾所院校的學制基調大抵沒太大變化,三年四年之內修畢足夠學分便告畢業。好處是三、四年內可選修不同創作媒介,對各類形式的藝術創作都有涉獵;壞處當然是深度不足,大約在畢業展前的該學期才選定一種認為合適的媒介去創作畢業作品,時間實太倉促。相較一些外國的學制,除基礎課程外,學位是來自專門的創作媒介,例如:BA (Hons) Sculpture,BA (Hons) Painting之類,意思是花了兩至三年在一個特定的媒介內,雖然涉足的範疇廣度足夠與否,要視乎學校有無規定學生選修的其他媒介,但深度上,對一個特定媒介的認識和思考,該比我們優勝,加上我們的畢業展多只展出一件作品而已,實在很難認定這就是該學生的風格或發展路向,而同學也不應就此認定「我啲嘢係咁」,甚至和別人說自己是創作甚麼的或風格是怎樣的。因為畢業後在沒有老師、沒人督促的情況下,是否還會繼續創作?作品有否轉變?通通很難說得準。故畢業後兩、三年仍然創作,仍然看到其貫徹始終的想法和實踐,才能算是踏上了起點。

由是觀之,畢業展的重要性未必如想像中般重要,拿獎的沒幹下去、沒獎的默默耕耘也是大有人在,畢竟路遙知馬力,要清楚自己、認清路向,又豈能單靠畢業展的霎眼雲煙來斷定?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三)

高中學生可以看些比較嚴肅的電影,其中一套我極力推薦的是:《烏龜也會飛》。導演Bahman Ghobadi是位伊朗籍庫爾德(Kurdistan...
Dec 11, 2017

光的旋律《Memento Mori: Sonata for Light》——陳一云

燈光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同樣也是藝術作品中的必需品。如何運用燈光,無論是劇場演出或畫作展出,與作品的配合是每個創作者需要面對的問題。燈光的重...
Dec 11, 2017

當價值與立場,不再鮮明如昨—— 關尚智「藍是新的黑」

關尚智於馬凌畫廊展出的最新個展「藍是新的黑」,延續其一貫機智的幽默感和敏銳的批判性,風格更見成熟和多元,作品媒介以裝置和影像為主,展覽題目中...
Dec 08, 2017

「老辣橫行胡鬧有之」——王公懿個展「湖光山色」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這用來形容王公懿的作品《桃花灼灼》再恰當不過。走入展廳,很難不被《桃花灼灼》吸引,這一多聯宣紙畫作高達2米,長達8米...
Dec 01, 2017

Spring workshop告別作「共存」Tiffany Chung及田中功起 編織香港近代史

Spring Workshop最後一個展覽「共存」,策展人李綺敏表示展覽很organic,有回顧香港歷史的含意,亦貫徹Spring向來策展方...
Dec 01, 2017

【雕文嵐女】修來的藝術家——楊東龍

最近,在我臉書上的電台專頁有了新突破,看帖、收聽者打破了這三年來的紀錄, 前後約有三千人。為甚麼介紹一個不經常露臉的油畫家貼子,會有這麼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