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職場

【文:林嵐 / 图片提供:林嵐】本文轉載自六月號(vol 49)《△志》

最近幾年我在招生會上遇到最多的問題是:「藝術畢業以後可以做些甚麼?」,面對應屆畢業生,話題也離不開「畢業會否等於失業」,有時也會遇到一些政府機構要我們學校呈交就業率的難題。難的不是數據好不好,而是怎麼做這個數據表呢?那都不是一些固定的工作:如果你說你是「藝術工作者」,那是否一份正職呢?你填「藝術家」是否有人會相信你呢?如果你說是「自由創作者」,那又算不算就業了呢?

事實上,職業一欄我們可填的種類,千變萬化,讓我們試看看到底有多少工種和藝術有關。

一般人以為藝術家死後才能成名,其實在世而活得很好的藝術家大有人在。但是離成「家」之路尚遠,還有其他工作可做嗎?最普遍的算是教育行業。從一般的畫室、工作坊導師到中、小學以至各大院校的教職都是歷年來最多藝術學生的心頭好,離創作不過咫尺之間,既有收入又好像有創作的空間。但教書收入豐厚,除了容易形成惰性,也要付出不菲的校務行政時間,教師不一定都成為「創作型」教師,反而更多的變成「傳授型」教師,是禍是褔還是看各人修為。

早期不教書,進入藝術館、藝術學院做行政的也不少。隨著近年畫廊風行,不少學生都成了畫廊助理,經理甚至成立自已的畫廊或成為獨立藝術顧問/經紀。各大慈善機構、青年機構、高級會所或是商場旗下部門也有不少藝術節目,那些統籌和製作都需要大量的人手。有經驗以後,也可能成為獨立策劃者,引入外國的藝術家、音樂家和文化人的節目,也不失為突圍的奇兵。這些人和其他獨立策展人有些不一樣:出色的策展人不但要有行政經驗,也要有藝術家的視野,還得建起和外界溝通的橋樑,幫助推廣和籌資。因此,在通往成功策展人的路途中,如果自問有以上某些能力,也可以充當策展助理,再仔細地看看自己的能力,也可以主攻某些類型的展覽。

除此以外,香港具語言(三文兩語)和地理的便利,以香港為基地收集亞洲甚至世界各地藝術資訊的資料庫也成為另一出色的行業。當然要對社會事項、文字和各類藝術媒介都有興趣,才會做得順心。雖然過程中少不了繁瑣的工作,還要有組織和分析資料的能力,但是正因為其嚴格的在職訓練,其中不乏由收集員、整理員、研究員變成評論員、計劃策劃者或是策展人的表表者,可以和喜愛的藝術家零距離接觸也是許多藝術學生的夢想。

各國拍賣行在香港業務拓展需要大量的行政人員、資料收集員。至於專家類別的古物鋻定員(家)、維修員、研究員,藝術品拍賣官等等,正因為香港缺乏這方面的人才,也沒有專科教授,現在多數是外國人或是留學回歸人士擔當這些職位。想入行的藝術學生可能要到外國進修以後回港再找這類工作。

隨著觀眾群的擴大,藝術雜誌出版的質素亦需提高,加上所有的展覽都要宣傳冊,藝術家的書也越出越特色,有藝術背景的編輯,設計師一定比較受歡迎,能和藝術界「同聲同氣」,才能更好地控制書本、雜誌的設計和節奏。同樣道理也適用在藝術網絡的設計。你可以想像到那是一個如何龐大的商機嗎?現在能在免費藝術雜誌業裡生存下來的,除了有生意頭腦,主辦人本身都是修讀藝術出身的。

篇幅有限,下次再和大家談談另外有潛力的藝術行業。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
Nov 03, 2018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