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活著真好!

【文:林嵐 / 图片提供:林嵐】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51)《△志》

這幾個月剛做完兩個並非是我常用媒介的展覽。一個是五月份在1a 藝術空間的「不/一樣」非陶瓷藝術家陶瓷群展,另一個是在光影作坊剛開幕的「尋找家史」攝影個展。我藉此分享這兩次展覽對於一個走到藝術生涯中段的藝術人的重要性及其引伸的思考。

準備這兩個展覽都讓我頭痛不己,除了自己不在行,也因為在藝術圈中經營多年,己有固定的觀眾群,深知每件作品和展覽的口碑好壞將影響他/她們將來是否繼續捧場。(捧場和金錢無關,那只是一種虛榮。)因此每次在港展出都步步為營,盡量只呈現讓我具有安全感的雕塑作品。其他實驗性質的作品大多在海外駐場時製成。出於掩耳盗鈴的想法,自以為觀眾不知道我的底細,覺得還有本錢輸得起。換句話來說,有幾次在海外做的好作品是因為我的心態比較開放。 也許,這兩次展覽的主要意義就是打破了我的安全網,清除了心中的障礙。

由於陶瓷展是群展,加上基本上還是雕塑和裝置,我覺得壓力不是太大,主要是和本身也是藝術家的策展人玩遊戲,如何玩又達到主題才是我主要處理的問題。結果,我只是取巧地將接著要做的大型作品中的小部份抽取出來做了一個實驗性的小作品。但是攝影展是個展,沒有主題,收到的邀請只提及要和攝影有關。以前我曾以攝影為主要媒介在孟加拉做了一個個展,不同的是:展前沒想過結果會是以攝影為主導,只是事情發展到後來非要以影像展出不可。但是現在要以攝影為前題時,我反而不知所措,到底要做甚麼,一點頭緒也沒有。忐忑地想了又想,終於有點眉目了,克服了技巧,加上新的想法,終於撥開了陰霾。直到佈展的第二天,我的信心才回來,開始發佈消息給朋友。

回頭想想,我實在生得逢時,有幸遇上這種經歷。以前大部份藝術家們都專心在自己的專長上,所收到的展覽邀請也差不多都是同類型。但是這十年來,隨著香港當代藝術圈的發展,無論是藝術家、策展人還是機構的策劃者都在角色互換,藝術家成為策展人或策劃者後,藉著本身的藝術創作經驗和對藝術家性情、需要的深入了解,使他們的展覽計劃也具有創意和靈活性。雖然自己的創作時間少了,但是對於香港藝術的推動卻是貢獻良多。如果每個藝術人都做一、兩次這樣的項目,大家一定都會得益不少。一分耕耘一分收獲,這句話從來都是對的。另一角度去看,這不一定只是單向的付出,而是讓自己離開工作安全網,抽離一下,回顧自己的不足,調整好了才重新上路。對藝術家本身來說亦不失為一種「回春效應」,實收雙贏局面之效。

創作本來就是「今天的我和昨天、明天的自己」的一場糾纏結果,無論結局如何,中間的流汗、失眠過程,實在精彩,總讓我有活著的感覺,不枉此生。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2,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四)

上一篇和大家談過吹管樂組,今篇和大家談談敲擊樂。中樂團的敲擊樂組陣容龐大,通常會有四至六位成員,差不多是西方管弦樂團敲擊樂組的兩倍。為甚麼要...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