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梵谷,你留給這個世界的感覺太強烈……

【文、攝: 何卓敏】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一提起梵谷,你會想起甚麼?荷蘭?向日葵?瘋子?黃色?骨瘦嶙峋、滿面于思的孤獨靈魂?梵谷,一個全球藝術愛好者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名字;他在世只有短短的37年,一生中亦只賣出過一幅畫,但在他死後,他的作品如《星夜》、《向日葵》等卻是天價難求。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就這樣說過:「他生前沒人看得起,死後無人買得起。」人生的諷刺實在多的是,但這是現實。

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梵谷博物館於1973年成立,是收藏及擁有梵谷畫作最豐富的美術館。館內收藏梵谷200餘幅的油畫、500多幅的素描和700多封私人書信等,包括梵谷由最初的荷蘭時期、巴黎時期、亞耳時期直至聖雷米、奧維爾時期的大部份名作。每年專程到荷蘭朝聖的人數以千萬計。 

梵谷博物館共有四個樓層,二樓主要展出梵谷油畫,畫作是依照他不同時期的居住地方來展示。若有意深入瞭解,可跟樓下服務台租用導覽設備Audio guide。跟著導覽的指示,可以對他的作品及創作時的心境有更透徹的瞭解。打算計劃參觀梵谷博物館的朋友,最好預先進行網上登記,以減省排隊購票的時間。

當你入內欣賞,你一定會被梵谷畫作所選取的顏色吸引——鮮艷跳脫、獨特情真、不矯揉不造作,很難想像他是長期生活在不開心的精神狀態中;而他最著名的作品多半是在生前最後一、兩年內創作,期間他還陷於精神疾病中。他在37歲時自殺,了卻殘生。 

 

《吃馬鈴薯的人》:窮苦不喪志  梵谷內心世界的樣貌

梵谷藝術生涯中第一幅主要的作品,就是《吃馬鈴薯的人》(The Potato Eaters),此畫創作於1885年,畫中描述農民的生活,樸實單純,懷著強烈的人道精神。德國哲學家馬克思說過:人的活動即是勞動。勞動是自我實現的過程,勞動具有創造性,它本身就是目的。

梵谷在荷蘭時期所表現的繪畫特色是用色較陰暗,描繪主題主要是農民以及他們的農務。1886年,當他到了巴黎後,他開始熟悉許多當時新的藝術表現形式,尤其對日本浮世繪的作品更感興趣,於是他繪畫的題材和用色有了全然的改變, 題材轉向花卉、巴黎景物、人像畫及自畫像。到了亞耳之後,梵谷畫了很多色彩明亮、生動、充滿情感及對光的表現的風景畫和人像;尤其在高更(Paul Gauguin)抵達亞耳之後,他的作品明顯受到高更所提倡的綜合主義影響,即造型簡化,少用混色。高更在某程度上啟蒙了梵谷,但可惜的亦是他把梵谷推至懸崖邊陲,最後更釀成無以彌補的傷痛。

梵谷與高更,雖是友誼容不下,但在藝術歷史中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麥田群鴉》:絕筆之作

梵谷為了成為畫家,努力達成夢想,確實下了不少苦功,亦走了很多的艱苦路。他吃不飽、睡不好、穿不暖、身心俱疲。梵谷在他死前的一段時間依然不停地創作。在他的作品中,也有很多自畫像,可能亦是一種精神的呈現,為自己賦予一種存在價值,就像我們現在的selfie自拍一樣。

人的命運,實在有太多的偶然及無奈,可能只有死,才令他的作品耀眼於人前。

《麥田群鴉》那幅畫是梵谷去世前幾周的作品,是他最著名的畫作之一,一般認為這是他的絕筆之作。畫中展現的風很大,烏雲密佈,漫天群鴉,沒有出路,似是絕境,彷彿埋下他向這個世界說「不」的伏線。他選擇的顏色亦暗示他已找不到光明的前路。而麥田是梵谷最愛的創作題材之一。 

一下畫破長空的槍聲「Bang」,群鴉亂舞,這一槍,帶走了他一生的孤獨。

他曾說過:「在世上有所作為,就必須自我死掉……人生在世,並不僅僅為了生活幸福,是要為社會做出重大貢獻……超越幾乎所有人一生跋涉的平庸。」他在1890年7月某日傍晚散步時自殺。  

他的死,至今仍是一個謎,信仰與藝術,兩者都救不了梵谷,這是何等的無奈。哲學家沙特說過:人在一個沒有意義的世界中會感到疏離,而這種疏離感會引向絕望…… 

梵谷的一生,就正如畢卡索所言:「這人如不是一位瘋子,就是我們當中最出色的。」法國神學家及哲學家帕斯卡亦說過的一句話:「人類必然會瘋癲到這種地步,即不瘋癲也只是另一種形式的瘋癲。」可圈可點。 

人們說他瘋了,他亦只好瘋了,況且他也不再在乎。 

因為這個世界給他的感覺太強烈,他已無處可逃,只得消失。那轟然一響,Bang!群鴉也作鳥獸散,傾刻間,一切又回歸沉寂。但他對後世的藝術發展,影響卻未有一刻靜止過,並深深影響了20世紀的藝術,為後來的野獸派主義、表現主義及抽象表現主義開啟先河。 

本文取材自【三聯書店】出版的《當蘇格拉底遇上金寶湯》的梵谷篇: 藝術家的「瘋癲」與「自由」。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9, 2018

傑夫.昆斯 談藝術與創作

當代藝術市場的寵兒,當代普普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於剛過去的三月底巴塞爾藝術展訪港期間,只接受香港大學的演講邀請,把其它商...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