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一年後的問號

【文:王天仁 / 圖:王天仁】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一年了,濃濃的硝煙彷彿仍在面前,擠滿人潮的馬路像繼續延綿;人群退散了,方案否決了,看似回復平靜的市面,卻蓋不住依然憤懣的情緒,因我城每天還在上演著種種不合邏輯的事情,變本加厲的歪理由上而下、從左到右的從未止息,社會因而充滿着躁動不安,生於斯長於斯的你我,怎能不感到痛心?

點解?

無論是愛父母、愛子女、愛伴侶,還是愛香港,愛的定義從來不是盲從附和、阿臾奉承,而是無論多逆耳的,只要是忠言,也要苦口婆心或直言不諱。歷史上哪個忠臣不是犯顏直諫?哪些奸佞不是砌詞狡辯、殘害忠良卻滿口愛國為民?正因為我們都愛我城,看到不公義、不合理、不可以視若無睹,無力的人民便只能用僅有的一副身軀和卑微的方法去吶喊、去抗爭,務求讓蒙在鼓裡的其他人甦醒、祈盼偏聽而一意孤行的在上者三思;這種行為,比起只唯唯諾諾的、只鑽營私利的、只袖手旁觀的、只消極放棄的,不更是愛的表現麼?表面上似乎激烈的行為,相較暗地裏逐步在我們不覺間蠶食和欺瞞大眾的,哪種更為可怕?手握權柄的是以理據和實情去處事麼?為何一宗又一宗荒謬絕倫的事件仍接二連三發生?維護法紀的是依法地一視同仁辦事嗎?怎麼證據確鑿的濫用私刑者至今一直逍遙法外?高調檢控的卻竟然是捏造的欲加之罪?誰才是真正的破壞法治者?

無用?

「都做唔到啲咩架啦!」「咪又係咁!」「話之佢啦!唔關我事!」「唔好搞搞震啦!」與世無爭、獨善其身,誰不想?然而世事往往未如人意,不想去理不代表能置身事外,因為社會是個群體,就算我們不聞不問,各種由上而下蔓延的衣食住行等問題,最終仍是會找上門來,蛇齋餅粽換來過半數對政府唯命是從的人肉按鈕,一切政策不以人民為依歸,反而向商人靠攏,生活,還可以繼續坐井觀天嗎?世上沒有「無用」的事情,哪怕細小如蝴蝶拍翼的一個微小動作,都能為半個地球以外的地方帶來天氣的變化;如果我們繼續堅持從小相信的道德和價值觀,仍舊為不平的事情發聲、向不合理的制度說不,這一小步一小步能帶來怎麼的影響仍難以預料,正如潮浪的漲退看似日復日的軟弱無力,卻終有天能把海岸的形態改變,儘管我們未必能親眼看到改變的到臨,但就此斷言潮汐的無用,還是言之尚早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2, 2017

【雕文嵐女】一個人在旅途上

這兩年夏天,我幾乎都在外面遊蕩,沒有計劃的行程,只知道下機和上機的城市,途經城市的不確定性讓頭腦保持清醒,專心反而讓我更放鬆 。 十九世紀中...
Sep 11, 2017

〈孟克《吶喊》‧存在的鬱悶〉

瓊丹在這座圖書館裡的經歷其實是非常實在的,牠開始熟悉這座圖書館的環境,即使牠依然在尋尋覓覓,還未清楚自己的方向。然而最令牠困擾的,就是那個圖...
Sep 04, 2017

【仁云亦云】罪

從牙牙學語時候開始,我們逐漸懂得閱讀父母或長輩的一些指令,甚麼是批准、甚麼是不允許,怎樣的行為是乖是曳。到進入幼稚園後,在群體生活中,行為準...
Aug 23,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一)

在華人社區,管弦樂式的大型中樂合奏很受歡迎,在各個地區都有業餘及專業中樂團的成立。這種參照西洋管弦樂模式而產生的新樂種可稱為現代民族管弦樂,...
Aug 21, 2017

〈剛柔〉

世上很多事情都不能單獨存在,多是相對性的,例如陰陽、男女、老幼、善惡、興衰、快慢、輕重、高矮等等,以至剛柔。只有這樣,世上才產生動感,才有生...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