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一年後的問號

【文:王天仁 / 圖:王天仁】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一年了,濃濃的硝煙彷彿仍在面前,擠滿人潮的馬路像繼續延綿;人群退散了,方案否決了,看似回復平靜的市面,卻蓋不住依然憤懣的情緒,因我城每天還在上演著種種不合邏輯的事情,變本加厲的歪理由上而下、從左到右的從未止息,社會因而充滿着躁動不安,生於斯長於斯的你我,怎能不感到痛心?

點解?

無論是愛父母、愛子女、愛伴侶,還是愛香港,愛的定義從來不是盲從附和、阿臾奉承,而是無論多逆耳的,只要是忠言,也要苦口婆心或直言不諱。歷史上哪個忠臣不是犯顏直諫?哪些奸佞不是砌詞狡辯、殘害忠良卻滿口愛國為民?正因為我們都愛我城,看到不公義、不合理、不可以視若無睹,無力的人民便只能用僅有的一副身軀和卑微的方法去吶喊、去抗爭,務求讓蒙在鼓裡的其他人甦醒、祈盼偏聽而一意孤行的在上者三思;這種行為,比起只唯唯諾諾的、只鑽營私利的、只袖手旁觀的、只消極放棄的,不更是愛的表現麼?表面上似乎激烈的行為,相較暗地裏逐步在我們不覺間蠶食和欺瞞大眾的,哪種更為可怕?手握權柄的是以理據和實情去處事麼?為何一宗又一宗荒謬絕倫的事件仍接二連三發生?維護法紀的是依法地一視同仁辦事嗎?怎麼證據確鑿的濫用私刑者至今一直逍遙法外?高調檢控的卻竟然是捏造的欲加之罪?誰才是真正的破壞法治者?

無用?

「都做唔到啲咩架啦!」「咪又係咁!」「話之佢啦!唔關我事!」「唔好搞搞震啦!」與世無爭、獨善其身,誰不想?然而世事往往未如人意,不想去理不代表能置身事外,因為社會是個群體,就算我們不聞不問,各種由上而下蔓延的衣食住行等問題,最終仍是會找上門來,蛇齋餅粽換來過半數對政府唯命是從的人肉按鈕,一切政策不以人民為依歸,反而向商人靠攏,生活,還可以繼續坐井觀天嗎?世上沒有「無用」的事情,哪怕細小如蝴蝶拍翼的一個微小動作,都能為半個地球以外的地方帶來天氣的變化;如果我們繼續堅持從小相信的道德和價值觀,仍舊為不平的事情發聲、向不合理的制度說不,這一小步一小步能帶來怎麼的影響仍難以預料,正如潮浪的漲退看似日復日的軟弱無力,卻終有天能把海岸的形態改變,儘管我們未必能親眼看到改變的到臨,但就此斷言潮汐的無用,還是言之尚早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19, 2018

【創作雜記】無伴奏合唱劇場的難度

最近終於完成一舖清唱與台灣人力飛行劇團合作的《阿飛正轉》的創作。這次也是無伴奏合唱劇場作品,歌曲創作分別由我和台灣創作人陳建騏一人一半去完成...
Sep 14, 2018

【仁云亦云】亞洲種子十天台灣之旅 (上)

早前獲本地藝術單位「天台塾」邀請,參與一個名為「亞洲種子計劃」,和台灣青年藝術家張徐展(他家在台北經營一間百年歷史的紙紮店,其作品以紙糊結合...
Aug 30,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3)

我在60’s (1)的文章提到六十年代世界各地掀起一場又一場青年人的反抗運動,就是沒有提及日本,原因是想留待今期集中書寫。 1951年,第二...
Aug 25, 2018

【雕文嵐女】曲終韻未散 布漂漬還在

七月十四日八點,當壽臣劇院再度打開門之時,我已無懼無怕了,輕鬆上陣,一個小時後,收起最後一段絲帶,鋪在交織的線與繩之際,盡量掩蓋不捨之情,告...
Aug 22, 2018

【創作雜記】音樂作品的設計

最近主要在忙幾套劇場作品,有剛結束為真光女書院所創作的英語音樂劇《光明旅‧樂》、香港舞蹈團的兒童舞劇《鬍鬚爺爺之詩遊記》、幾米音樂劇場香港中...
Aug 20, 2018

【仁云亦云】計算

八月,盛暑之時,不寫點和暑假有關的事更待何時?暑假的「暑」,是貨真價實的,「假」呢?其讀音已見端倪──「假」的,因為種種暑期班加起來,大人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