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以藝術之名

【文:林嵐 / 图: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陳文榮拍攝】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如果用四季來形容,香港藝圈的九月應該算是春天。經過暑假外出的「洗禮」,很多以教育為生的藝術工作者都回來了。無論是策展人還是藝術家,大家都趁一個多月的「暑假」去觀摩海外的大展充電,或是參展。每次暑假回來後,再看香港的人和事總是特別透徹。

今年八月,我去台灣兩個多星期佈展,作為香港節(編按:香港週2015)的其中一個節目:「以藝術之名-—香港當代藝術展」 。「以藝術之名」 這句話真好用:程展緯以藝術展覽為理向台北警局借水炮;文晶瑩以創作磚頭為意攪碎了心愛的書本;黃炳培以探索人生為道製作了棺材沙發;黃照達以時事動畫之名做了似是疑非的電視新聞,我則藉月下歌唱懷緬往事之舉廣邀兩地學生和觀眾唱了許多兩地運動的老歌和潮歌。大家都背負著各自的價值觀從社會批判的角度進入創作的語境。由於當代藝術的多元化處理和呈現方式,那些東西在藝術家手中放在一起,的確仍然還算是一個視覺藝術展。整個展覽呈現香港人面對當下社會狀態的種種騷動心境,藉藝術交流之名,把對台灣社會現況的設想也放進去,既豐富了作品的可觀性,可讀性亦拓展了內容想像的層次感。

作為參展人之一,我很慶幸能在這麼大的場地做實驗,四千平方尺,沒有柱子,一件作品鋪天蓋地,平生第一次想做就去做,都是香港藝術館的資金和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工作人員把我寵壞了。除了來回展場和酒店附近的兩三條街,哪也沒去。除了吃、喝、睡,就只專注在每天的展地人手安排。記得裝置好的那一天,我在現場不停地踱步,不相信真的完成了,一定還有哪裡出錯……

佈展完成後的兩天,我覺得有幾個片斷很模糊,可能是魂魄不見了。在香港週的記者會上,只記得自己沒有思考地不停拍掌;在等待導賞團來看我作品的兩個小時裡,我坐在現場但腦袋因等待而麻痺,忘了思考;在藝術家的講座時,看著凋零的座位,不禁激情起來,忘了他們是來聽正經藝術講座的人。因為從早上的第一場講座到我開口講應該有六個小時了吧,居然還有人在坐、在聽。結果,我把他們當朋友一樣,所講的只是我的成長生活。

以藝術之名,大家都有點瘋狂,有點任性。我想起那場運動:當時大家的激情投入以及之後的失落分散。藝術的自主呈現在當時是多麼的燦爛,自此之後,大家都一直在嚮往,昐望,思考將來的香港藝術何去何從。離開短短不夠一個月,回來聽到很多新的自主空間準備妥當,開幕了。也有年青人自資的非牟利的香港藝術家介紹網站,不只補充了官網的不足,也做得更人性、更細緻。

不知是否和那場運動有關,但是大家都自覺或不自覺地向前多走了一步。以藝術之名,我們還可以做甚麼?原諒我有時清醒,有時糊塗。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
程展緯 (Luke Ching Chin-wai)

1972年出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碩士課程,是本地活躍的概念藝術家,多年來在創作人和城市觀察者這雙重角色之間遊走,透過藝術形式向公眾展示觀察者的發現,創作出超越形式和限制的作品。他以獨特的論述系統加上個人的幽默風格,回應城中政治及文化上的衝擊,並予以提問。

......
藝術類型: 插畫家, 藝術教育
黃照達 (Justin Wong)

1996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2000年於英國倫敦Ravensbourne College of Design and Communication 修畢互動數碼媒體碩士課程。黃照達曾於倫敦的網上電台 Last.fm工作,並分別於2002及2003年度獲奧地利「Europrix Multimedia多媒體節」及「Prix Ars Electronica電子藝術節」頒發獎項。2004年回港後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出任導師。

......
文晶瑩 (Phoebe Ching Ying Man)

多媒體藝術工作者、獨立策展人、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助理教授。作品多從探索自我開始,反省建制和挑戰既定概念,喜歡轉化物料來表達獨特的訊息。1996年首個食物系列的裝置藝術展開始備受關注,之後的衛生巾花系列裝置和錄像作品「慧慧」為她帶來多個獎項和本地及海外發表的機會。近期作品有關性侵犯議題、房屋問題,她正在研究香港的社會介入式藝術。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
Nov 03, 2018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