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真的?假的?

【文/圖:王天仁】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真的?

照相技術發明以前,繪畫是唯一可捕捉眼前景象的方法,但在權貴的壓力下,畫家描繪出來的,多不是真實眼見,而是經主觀地美化的效果,特別是對當時最流行的肖像畫而言,隱惡揚善,把主人翁畫得俊美姣好是保住自己命仔的不二法門。到了近十八世紀中期,攝影技術發明以後,真實的畫面終於被記錄下來,由最初曝光幾小時才能顯出模糊影像,然後是菲林膠卷的誕生把攝影普及化,人們珍貴一刻得以保存;縱然相片存放日子久了總有褪色的時候,畢竟留下了難能可貴的回憶和歴史。而且,不管當時的黑房技術如何高明,人們從不會、也不需懷疑照片的真偽。

假的?

隨着科技猛然跨進電腦化的數碼年代,影像再不是捕光捉影咁簡單,功能卓越的數碼相機足以拍出比真實更真實的畫面,同時也可輸出比虛假更虛假的圖片;甚至連口袋裏的小小一部手機,也能使我們成為大導演,錄像片段比起硬照相片似乎更能如實交代事情真相;然而,今時今日我們看到任何吸引的圖像或影片時,第一個反應卻是──「唓!假嘅啦!電腦執出嚟架啫!」原來科技並沒有讓我們更了解真實,反而使我們對所見的抱有更深懷疑。正如現在我們溝通的方法多了,卻不見得人與人之間坦誠了,相反現在連警方發給市民的訊息也要高調告訴市民是真的,實在荒謬。

真到好假、假到好真

今期寫這個題目,其實挺可悲,因近來太多的社會事件已經超過了我們可接受的臨界點,港大副校遴選、鉛水、七警……官員們每次欲蓋彌彰地擺出義正詞嚴、信誓旦旦的表情,口中卻盡是詞窮理屈的歪論,結果他們愈是誠懇就愈假;相反,很多我們乍聽之下完全無稽的事情,例如有官員竟提問:有無任何證明,指飲用含鉛量適中的水可延年益壽?又例如語文水平和思維邏輯同樣低劣的官員竟可當上香港大學校董等等,講出來都無人信的,卻是千真萬確的既成事實。我城逐漸淪為顛倒真假、扭曲是非的一個地方,怎能不教人痛心和憤怒?同樣的,即將來臨之區議會選舉,那些一臉道貌岸然的大頭橫額上,真實的笑容卻總教市民覺得假到心寒;那些成功爭取到「行人過路綠燈增加兩秒」等以為是下三濫無厘頭電影橋段,卻是天天滿街上演的實況。「正常」和「失常」之間,我們早已無法分辨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
Nov 03, 2018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