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烏鎮桃花源記

【文/圖:林嵐】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城市人的煩惱和快樂皆源於急速的生活節奏。偶然短暫的周末外遊也被視為難得的假期,奉為忙碌的獎賞。 

時間濃縮得像是電影裡超人在電話筒變身的情節般,前後不夠一秒。兩天三夜的水鄉烏鎮遊,我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般無知得可笑,又似在桃花源轉了一圈,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十年。十一年前曾訪烏鎮,這次故地重遊,我卻甚麼也不認得。內地長大的我久久不能平靜,我是否和中國脫軌了。

偶翻「閱讀陶淵明」一書,其中有詩曰:「借問陶淵明,何物號忘憂,無因一酩酊,高枕萬情休。」。也許略有所思,在最後一夜泛舟之前,特意在街上匆匆備酒,友人也不忘擇竹杯以湊良辰。雖是故作古人之態,還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發了二十分鐘的美人才子夢。

作為藝術知識份子,我每去一個地方,總是到處胡亂逛走一番,也不忘到餐廳發呆,運氣好的話,還可以找到一、兩個當地人談談話,順便打探旅遊書不曾記載的當地風俗。但是這次行程緊湊卻又貼心悠閒的場地視察,直讓我不知所措:當地的風俗,風景片段像是浮在夢裡的碎片,精緻無瑕,卻因看不到接縫邊線而無法重組。那個我不認識的中國,卻正是現在的中國。

當地管理人員問我:「是香港乾淨還是這裡乾淨?」我想也不想,答:「這裡絕對乾淨!」心裡滴沽著:「當然,這可是嚴謹管理的私營主題公園呀!」「絕對」一詞實在可怕,我喜歡乾淨,但沒有潔癖。「絕對」像是基於某種原因而形成的强逼行為,凡是有強逼性的事情,我都避之則吉。這裡除了現代的告示牌和「紅色」的紀念館,也的確美景如畫。雖是秋意正濃,荷青依然,紫花完全沒有退隱之意,加上遠處鞦韆上的孩子,我還以為自己在童話中的極地。直到遊人的自拍神棍和造作的照擺才讓我出了一身冷汗而驚醒。

經過小橋河道,街道上的商店井井有條,不同年代的店舖又一次近距離安放,調色板般仔細地呈設在小街小巷中。聽說這是全國保留古鎮最好的作法:在發展商的精心挑選下,高利潤的店子不能重複,所有的商店以呼應古城的歷史和新生文化為主,亦有美好的營商生態,例如舉辦免費攝影工作坊的店子可以享用廉租優惠。景區管理人員亦經常去試吃小食店以保持品質如一。一切都是那麼美好,但是我的心還是戚戚然,難道我真的要那種沒規範的混雜?

我墮入迷思,也許一個十三億人口的國家的確需要這樣的管理,但是作為野孩子的我,放養慣了,要走進圈養的生態,的確很別扭。這次可真的長知識了。
夢醒後,想起伴我成長的觀塘小區,常說「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可惜現在連樹也被裁得不成樣了,何來桃花依舊呢?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07, 2018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六)

寫到第六篇,基本上樂團中的各個聲部都略略談過了,而管弦樂法畢竟是技術層面的東西,即是要多練習多實際應用才能提升技巧。工具書、樂譜、音樂片段和...
Jan 31, 2018

【太陽下的吞吐】We are the World ?

1984年12月3日零晨兩點左右,印度小鎮博帕爾Bhopal的天空突然籠罩著一層灰白色的煙霧,原來它是因美國化工廠Union Carbide...
Jan 26, 2018

【雕文嵐女】木雕教學,靈修之旅

畢業二十年後,今年九月始在母校教授木雕。以前受課程所限,只能教授以現成物料為主的立體課,碰上木製作也只能做混合接駁結構法。 十二月中,期待已...
Jan 04, 2018

【雕文嵐女】許願樹

我曾受新年展覽邀請,做過兩棵許願樹。今年再被邀做一棵許願樹時,我拿起那安放了五年的許願帶[1] ,細想該做棵怎樣的樹? 沒有署名之累,大家都...
Dec 28, 2017

【仁云亦云】京都雜談

上月中,和太太帶著快滿兩歲的小女兒一同出遊,聽從不少朋友提議,到日本京都短逛了五天,初踏貴境,有些觀察和感想和大家聊一下。 型格長輩 自從A...
Dec 21,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五)

不經不覺寫到第五篇,還有彈撥樂組未講。有很多中樂人都說過,因為西方樂團沒有彈撥樂器,所以寫中樂時可以寫多一點彈撥樂來突顯中樂的特色。其實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