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烏鎮桃花源記

【文/圖:林嵐】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城市人的煩惱和快樂皆源於急速的生活節奏。偶然短暫的周末外遊也被視為難得的假期,奉為忙碌的獎賞。 

時間濃縮得像是電影裡超人在電話筒變身的情節般,前後不夠一秒。兩天三夜的水鄉烏鎮遊,我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般無知得可笑,又似在桃花源轉了一圈,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十年。十一年前曾訪烏鎮,這次故地重遊,我卻甚麼也不認得。內地長大的我久久不能平靜,我是否和中國脫軌了。

偶翻「閱讀陶淵明」一書,其中有詩曰:「借問陶淵明,何物號忘憂,無因一酩酊,高枕萬情休。」。也許略有所思,在最後一夜泛舟之前,特意在街上匆匆備酒,友人也不忘擇竹杯以湊良辰。雖是故作古人之態,還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發了二十分鐘的美人才子夢。

作為藝術知識份子,我每去一個地方,總是到處胡亂逛走一番,也不忘到餐廳發呆,運氣好的話,還可以找到一、兩個當地人談談話,順便打探旅遊書不曾記載的當地風俗。但是這次行程緊湊卻又貼心悠閒的場地視察,直讓我不知所措:當地的風俗,風景片段像是浮在夢裡的碎片,精緻無瑕,卻因看不到接縫邊線而無法重組。那個我不認識的中國,卻正是現在的中國。

當地管理人員問我:「是香港乾淨還是這裡乾淨?」我想也不想,答:「這裡絕對乾淨!」心裡滴沽著:「當然,這可是嚴謹管理的私營主題公園呀!」「絕對」一詞實在可怕,我喜歡乾淨,但沒有潔癖。「絕對」像是基於某種原因而形成的强逼行為,凡是有強逼性的事情,我都避之則吉。這裡除了現代的告示牌和「紅色」的紀念館,也的確美景如畫。雖是秋意正濃,荷青依然,紫花完全沒有退隱之意,加上遠處鞦韆上的孩子,我還以為自己在童話中的極地。直到遊人的自拍神棍和造作的照擺才讓我出了一身冷汗而驚醒。

經過小橋河道,街道上的商店井井有條,不同年代的店舖又一次近距離安放,調色板般仔細地呈設在小街小巷中。聽說這是全國保留古鎮最好的作法:在發展商的精心挑選下,高利潤的店子不能重複,所有的商店以呼應古城的歷史和新生文化為主,亦有美好的營商生態,例如舉辦免費攝影工作坊的店子可以享用廉租優惠。景區管理人員亦經常去試吃小食店以保持品質如一。一切都是那麼美好,但是我的心還是戚戚然,難道我真的要那種沒規範的混雜?

我墮入迷思,也許一個十三億人口的國家的確需要這樣的管理,但是作為野孩子的我,放養慣了,要走進圈養的生態,的確很別扭。這次可真的長知識了。
夢醒後,想起伴我成長的觀塘小區,常說「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可惜現在連樹也被裁得不成樣了,何來桃花依舊呢?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
Jul 14, 2017

【仁云亦云】 在深水埗談藝術

提起深水埗,稍為對香港認識的人都知道,它是個草根社區,基本上香港基層所面對的種種生活問題都能在這裡找到;同時,歷史悠久且著名的電腦商場亦是深...
Jul 0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 (一)

2016年收到一位陌生的中學老師的電郵,她邀請我到她學校做駐校藝術家。大家見過面,開過會,便一口答應了。駐校活動由2017年三月頭開始到四月...
Jun 29, 2017

【創作雜記】做音樂搵唔搵到食?

從年少時學音樂到現在全職做音樂,持續聽到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做音樂搵唔到食」。除了香港,這想法似乎也適用於世界各地。究竟這是刻板印象還是真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