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危站高地?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本人寫稿之時,Antony Gormley在香港的最新作品——《視界香港》還沒完成裝置,已有報章急不及待地報導市民的心聲:「太嚇人了!」、「太過份了!」、「怎麼沒有事前通知、諮詢?」甚至要求主辦單位馬上拆掉。臉書所見,藝術同行都支持主辦單位千萬不要妥協,堅持不遷不移。

同是藝術品,待遇各異。兩年前,巨型黃鴨襲港,千萬港人以至內地朋友,不乏千里去朝拜的信徒,為的只是一張「與鴨同在」的相片。我曾因故經過那裡,遠見遊人洶湧,馬上避之則吉。永記恩師相贈的一句話:「人多的地方,別去。」回想起來,我開始明白為甚麼這次市民表現得那麼嗤鼻。看看每年商場的節日裝飾,多少人堆在聖誕樹前拍照,挽著卡通人物舉起V字手勢,亦有不少以藝術為噱頭的展覽,為的也是讓顧客停留多一會兒。吸金物/吉祥物要夠大,夠可愛,可以摸最好,還要加點親切感。Antony Gormley的作品輸在不夠「可愛」,男人的胴體在香港從來都不是一個賣點,以前也鬧過因家長投訴而要遮男銅像下體的笑話,何況這是個鐵銹的男人殼。也許換成卡通裡的鐵甲人,或是電子遊戲裡的人物會好一點吧!童年記憶呀!反正要見過的才有共鳴。真不知道香港市民如何反應這四個站在地面的鐵老外。「沒見過」這麼高的英國男人應該不是個理由吧?!

在樓頂的人像,市民除了用「駭人」來形容外,還說:「雕塑放得那麼遠,在地面看上去,根本看不清楚,如何欣賞?」接下去的推理是,既然欣賞不到,憑甚麼可放在公共地方?讓我試圖套入作者的邏輯,換個角度看看。去年Antony來港演說,面對偶像,我也老實不客氣,問他為何在阿爾卑斯山(Alps)上豎立作品,害得我們這些窮粉絲根本沒機會上去觀賞。他答得很妙,真的沒必要每個都去看,如果去不了,看圖片也可以。今天想來,當日的我的確打回原形變成港女。後來才知道他有些作品甚至不公開地點,只有圖片。這次只要你和他的某件作品在地面相遇,藉著「他」進入你熟悉的空間,或許你會頓足來對望、了解,如果有幸,順著眼抬頭看見另一件在樓頂,你應會想像到還有其他的人像在附近,再想想這些人像為甚麼這樣出現,或許你會思考到「人類所建造的世界與地球本身的關係」。也許,最錯的是,他們應該先在地上裝置,再裝高樓的那些「危站」的人像,好讓香港人慢慢適應。也許,也許,也許太多也許了。

另一個相關詞——離地。用這幾年的俗話:「藝術呢家嘢,我哋識條鐵咩!」的確, 很多人真的不懂,所以行內人士更有責任去推動,如果只做大眾懂的裝飾品,實質是把大眾推向更無知的深淵。只有娛樂沒有藝術的城市,才是最恐怖。 有朋友說白天被老闆炸完腦袋,放工以後千萬別再用腦。可憐蟲,你的人生徹底地為老闆付出了,但是回報真是少得可憐,少到只能用錢來衡量,到了退休的那一天不崩潰才奇怪。多少成人藝術學生,不乏律師、建築師、醫生,為的難道是一張文憑?不,他們都循著尋求自我的好奇來讀藝術。從事藝術創作的,也從沒有人言休。如果說純藝術離地,那就把自己升上去吧。站得高一點,看得遠一些,也想得寬一些。別把精力總停留在以前的陰影裡,這樣的高壓才令人窒息。

如果大家仍在投訴這個城市太閹悶了,到處都是藥房、金舖,你到底有沒有想過,這塊投在渾濁水池的大鐵塊何嘗不是棒頭大喝。醒來吧!

偷來一句話,關於知識份子的社會責任,忘了是誰說的,但我甚為同意。大意是,知識份子應不畏強權,亦不應附和大眾,應該坦白呈述真相。我想,前者容易成為英雄,不少人在做。後者容易成為狗熊,需要更大的勇氣,倒真的很難!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英國藝術家,於 1950 年生於倫敦,作品多為雕塑及裝置藝術。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3)

香港教育大學本屆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有不少作品也與展覽主題「Underlive」相近,但當中也有一些以自身出發作主題的作品。何曉倩的作品...
Jul 17, 2017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
Jul 14, 2017

【仁云亦云】 在深水埗談藝術

提起深水埗,稍為對香港認識的人都知道,它是個草根社區,基本上香港基層所面對的種種生活問題都能在這裡找到;同時,歷史悠久且著名的電腦商場亦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