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危站高地?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本人寫稿之時,Antony Gormley在香港的最新作品——《視界香港》還沒完成裝置,已有報章急不及待地報導市民的心聲:「太嚇人了!」、「太過份了!」、「怎麼沒有事前通知、諮詢?」甚至要求主辦單位馬上拆掉。臉書所見,藝術同行都支持主辦單位千萬不要妥協,堅持不遷不移。

同是藝術品,待遇各異。兩年前,巨型黃鴨襲港,千萬港人以至內地朋友,不乏千里去朝拜的信徒,為的只是一張「與鴨同在」的相片。我曾因故經過那裡,遠見遊人洶湧,馬上避之則吉。永記恩師相贈的一句話:「人多的地方,別去。」回想起來,我開始明白為甚麼這次市民表現得那麼嗤鼻。看看每年商場的節日裝飾,多少人堆在聖誕樹前拍照,挽著卡通人物舉起V字手勢,亦有不少以藝術為噱頭的展覽,為的也是讓顧客停留多一會兒。吸金物/吉祥物要夠大,夠可愛,可以摸最好,還要加點親切感。Antony Gormley的作品輸在不夠「可愛」,男人的胴體在香港從來都不是一個賣點,以前也鬧過因家長投訴而要遮男銅像下體的笑話,何況這是個鐵銹的男人殼。也許換成卡通裡的鐵甲人,或是電子遊戲裡的人物會好一點吧!童年記憶呀!反正要見過的才有共鳴。真不知道香港市民如何反應這四個站在地面的鐵老外。「沒見過」這麼高的英國男人應該不是個理由吧?!

在樓頂的人像,市民除了用「駭人」來形容外,還說:「雕塑放得那麼遠,在地面看上去,根本看不清楚,如何欣賞?」接下去的推理是,既然欣賞不到,憑甚麼可放在公共地方?讓我試圖套入作者的邏輯,換個角度看看。去年Antony來港演說,面對偶像,我也老實不客氣,問他為何在阿爾卑斯山(Alps)上豎立作品,害得我們這些窮粉絲根本沒機會上去觀賞。他答得很妙,真的沒必要每個都去看,如果去不了,看圖片也可以。今天想來,當日的我的確打回原形變成港女。後來才知道他有些作品甚至不公開地點,只有圖片。這次只要你和他的某件作品在地面相遇,藉著「他」進入你熟悉的空間,或許你會頓足來對望、了解,如果有幸,順著眼抬頭看見另一件在樓頂,你應會想像到還有其他的人像在附近,再想想這些人像為甚麼這樣出現,或許你會思考到「人類所建造的世界與地球本身的關係」。也許,最錯的是,他們應該先在地上裝置,再裝高樓的那些「危站」的人像,好讓香港人慢慢適應。也許,也許,也許太多也許了。

另一個相關詞——離地。用這幾年的俗話:「藝術呢家嘢,我哋識條鐵咩!」的確, 很多人真的不懂,所以行內人士更有責任去推動,如果只做大眾懂的裝飾品,實質是把大眾推向更無知的深淵。只有娛樂沒有藝術的城市,才是最恐怖。 有朋友說白天被老闆炸完腦袋,放工以後千萬別再用腦。可憐蟲,你的人生徹底地為老闆付出了,但是回報真是少得可憐,少到只能用錢來衡量,到了退休的那一天不崩潰才奇怪。多少成人藝術學生,不乏律師、建築師、醫生,為的難道是一張文憑?不,他們都循著尋求自我的好奇來讀藝術。從事藝術創作的,也從沒有人言休。如果說純藝術離地,那就把自己升上去吧。站得高一點,看得遠一些,也想得寬一些。別把精力總停留在以前的陰影裡,這樣的高壓才令人窒息。

如果大家仍在投訴這個城市太閹悶了,到處都是藥房、金舖,你到底有沒有想過,這塊投在渾濁水池的大鐵塊何嘗不是棒頭大喝。醒來吧!

偷來一句話,關於知識份子的社會責任,忘了是誰說的,但我甚為同意。大意是,知識份子應不畏強權,亦不應附和大眾,應該坦白呈述真相。我想,前者容易成為英雄,不少人在做。後者容易成為狗熊,需要更大的勇氣,倒真的很難!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英國藝術家,於 1950 年生於倫敦,作品多為雕塑及裝置藝術。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2,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四)

上一篇和大家談過吹管樂組,今篇和大家談談敲擊樂。中樂團的敲擊樂組陣容龐大,通常會有四至六位成員,差不多是西方管弦樂團敲擊樂組的兩倍。為甚麼要...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