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危站高地?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本人寫稿之時,Antony Gormley在香港的最新作品——《視界香港》還沒完成裝置,已有報章急不及待地報導市民的心聲:「太嚇人了!」、「太過份了!」、「怎麼沒有事前通知、諮詢?」甚至要求主辦單位馬上拆掉。臉書所見,藝術同行都支持主辦單位千萬不要妥協,堅持不遷不移。

同是藝術品,待遇各異。兩年前,巨型黃鴨襲港,千萬港人以至內地朋友,不乏千里去朝拜的信徒,為的只是一張「與鴨同在」的相片。我曾因故經過那裡,遠見遊人洶湧,馬上避之則吉。永記恩師相贈的一句話:「人多的地方,別去。」回想起來,我開始明白為甚麼這次市民表現得那麼嗤鼻。看看每年商場的節日裝飾,多少人堆在聖誕樹前拍照,挽著卡通人物舉起V字手勢,亦有不少以藝術為噱頭的展覽,為的也是讓顧客停留多一會兒。吸金物/吉祥物要夠大,夠可愛,可以摸最好,還要加點親切感。Antony Gormley的作品輸在不夠「可愛」,男人的胴體在香港從來都不是一個賣點,以前也鬧過因家長投訴而要遮男銅像下體的笑話,何況這是個鐵銹的男人殼。也許換成卡通裡的鐵甲人,或是電子遊戲裡的人物會好一點吧!童年記憶呀!反正要見過的才有共鳴。真不知道香港市民如何反應這四個站在地面的鐵老外。「沒見過」這麼高的英國男人應該不是個理由吧?!

在樓頂的人像,市民除了用「駭人」來形容外,還說:「雕塑放得那麼遠,在地面看上去,根本看不清楚,如何欣賞?」接下去的推理是,既然欣賞不到,憑甚麼可放在公共地方?讓我試圖套入作者的邏輯,換個角度看看。去年Antony來港演說,面對偶像,我也老實不客氣,問他為何在阿爾卑斯山(Alps)上豎立作品,害得我們這些窮粉絲根本沒機會上去觀賞。他答得很妙,真的沒必要每個都去看,如果去不了,看圖片也可以。今天想來,當日的我的確打回原形變成港女。後來才知道他有些作品甚至不公開地點,只有圖片。這次只要你和他的某件作品在地面相遇,藉著「他」進入你熟悉的空間,或許你會頓足來對望、了解,如果有幸,順著眼抬頭看見另一件在樓頂,你應會想像到還有其他的人像在附近,再想想這些人像為甚麼這樣出現,或許你會思考到「人類所建造的世界與地球本身的關係」。也許,最錯的是,他們應該先在地上裝置,再裝高樓的那些「危站」的人像,好讓香港人慢慢適應。也許,也許,也許太多也許了。

另一個相關詞——離地。用這幾年的俗話:「藝術呢家嘢,我哋識條鐵咩!」的確, 很多人真的不懂,所以行內人士更有責任去推動,如果只做大眾懂的裝飾品,實質是把大眾推向更無知的深淵。只有娛樂沒有藝術的城市,才是最恐怖。 有朋友說白天被老闆炸完腦袋,放工以後千萬別再用腦。可憐蟲,你的人生徹底地為老闆付出了,但是回報真是少得可憐,少到只能用錢來衡量,到了退休的那一天不崩潰才奇怪。多少成人藝術學生,不乏律師、建築師、醫生,為的難道是一張文憑?不,他們都循著尋求自我的好奇來讀藝術。從事藝術創作的,也從沒有人言休。如果說純藝術離地,那就把自己升上去吧。站得高一點,看得遠一些,也想得寬一些。別把精力總停留在以前的陰影裡,這樣的高壓才令人窒息。

如果大家仍在投訴這個城市太閹悶了,到處都是藥房、金舖,你到底有沒有想過,這塊投在渾濁水池的大鐵塊何嘗不是棒頭大喝。醒來吧!

偷來一句話,關於知識份子的社會責任,忘了是誰說的,但我甚為同意。大意是,知識份子應不畏強權,亦不應附和大眾,應該坦白呈述真相。我想,前者容易成為英雄,不少人在做。後者容易成為狗熊,需要更大的勇氣,倒真的很難!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英國藝術家,於 1950 年生於倫敦,作品多為雕塑及裝置藝術。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May 2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i-dArt愛不同藝術(下)

黃日洪,六十餘歲。 他仿似一個「問題」老人,跟他前後接觸五個月內,每次見面他都重複問我:「我甚麼時候可取回自己的畫?」(所有同學的作品都由院...
May 24, 2017

【雕文嵐女】展後抑鬱症

只聞產後抑鬱症,誰知藝術家亦有展後忐忑期。 籌備一年多的展覽剛在一月底開幕,首兩個月,我馬不停蹄:接受雜誌訪問,整理相片及文字,製作網頁,盡...
May 19, 2017

藝術家群像──WMA委託計劃《薄如空氣》劉清平

2013年WMA委託計劃以「空氣」(GASP!)為主題得主劉清平,經過四年時間創作後,其作品《薄如空氣》終於完成,印製成書。由於其作品內容規...
May 18, 2017

細賞羅浮宮八百年

巴黎羅浮宮就像是一座巨型迷宮:地方大、展館廣、精品多,讓人有點不知所措。這座八百年歷史的宮殿,就像一個鋪天蓋地的藝術世界,把你整個人吸進去,...
May 16, 2017

消散中的本土文化——「看不見的劇場」謝至德

一位身穿白恤衣的男子在會場內匆忙來回整理作品,指示工作人員如何擺設,忙得滿頭大汗。那位白衣男子,正是今次的受訪對象──謝至德。展覽場於新近落...
May 16, 2017

版畫的巨大容量——一新美術館「印象相傳:香港新版畫」

時下策展人著重作品概念,設題較以前虛無,可以空泛如「時間」、「大自然」...... 甚少著墨於創作媒介。處身香港,鮮有版畫作品,鍾大富有見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