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朱事八卦】亞陶與我(上)

【文: 朱栢謙】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作為藝術工作者,甚至作為一個人,我深信人與人的交流和相處不單單只在文字,文字只佔一部份,交流和相處也可是屬靈的,本能及直性的。我從小都是一個讀寫遲緩和沒甚文字觸覺的人,但不知幸運還是厄運,我走進了劇場當演員,而工作就是要在台上讀出台詞,有的長、有的短、有的快、有的慢,一做就十三年,更吊詭的是我正在修讀導演學並計劃當上導演,而作為一個導演,文字交流能力的要求會更高。但我仍然覺得文字和語言不足以代表文化及實相的全部,同時也不是我們生活交流的全部,但很多時候我們都安於過份依賴文字的文化當中,從而放棄了尋找人與人間更全面更圓滿的交流方式。舉個例子,我曾有多次因與初見的學生交流時,突然洞察到一些東西或甚至腦內出現一些圖畫,而從中知道那些初見的學生在當時正面對的人生難題(當然我也當場引證了,我「猜」得對啊!)。這些交流是超越文字的,比較圓滿的及寶貴的,但我若要科學化地將這些交流過程及方法記錄下來,我真是沒有能力辦得到,亦同時放棄了要辦到。至於怎樣才能尋找到更全面更圓滿的交流方式,我真的一籌莫展。

很多時候當我跟一些同業或朋友提及上述的想法及經驗時,往往會受到一些冷嘲熱諷,一些朋友會勸我找到新的交流方法才再談這些,有些則會勸我應實際點,勸我做應該做的事,不要再怪力亂神,不要再天馬行空。我當然明白他們對我的苦心及愛護,但同時我心也有戚戚然,感到孤獨……直至從課堂及文字(竟然是文字!?)當中遇到他。

由文學主導的劇場時期,到進入超越文學主導的劇場時期,中間出現了一個劃時代的精神病瘋子,他的一生傳奇無比,他所創立的劇場在當時無論對觀眾或他自己都是個慘敗,在理念實踐上亦慘不忍睹。當時社會各界大部分人都對他所堅持的理念作出唾棄的態度,說他背棄道德,怪力亂神,充滿神秘主義,滿口儀式及死亡,又患有精神病。但他那前衛的思想,孕育出一批出色的當代表演藝術家,也啟發了一些哲學家,不過這已是他死後的事。這位先鋒是誰? 他就是亞陶。

亞陶(Antonin Artaud),法國戲劇理論家,演員及詩人,1896年9月4日出生於馬賽的一個船業世家,五歲時患腦膜炎,後因此病引發出一連串的精神病,身體疾病及抑鬱症,要靠鴉片止痛止「苦」。1932年1月10日,他為自己創立的「殘酷劇場」作出第一次宣言;1933年在巴黎大學演講《劇場與瘟疫》中途突然終止演講並以自身演活瘟疫意圖感染觀眾,而當時的觀眾當然被「感染」至喝倒彩;1935年上演殘酷劇場的唯一作品《頌西公爵》並慘遭滑鐵盧;1948年3月4日死於直腸癌,而死前八至九年間常進出精神病院,治療中常被電療而引致脫牙,由一位美男變成醜伯伯,死前的一個月還在研究他的舞台新概念「血的劇場」。一個這樣的瘋子,居然被美國藝術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引用他來劃分「現代劇場」:「阿陶前」及「阿陶後」時期。他有甚麼獨特的見解?我們唯有根據他遺留下來的文字《劇場與其複象》來了解他,就算文字未必是最圓滿的交流方式。

他覺得當時文化矯揉造作地存在著,製造出很多「高級」的思想系統,而這些系統是身為文明人的追求品,但文明過度以致懂得系統而不懂生活,身心不一致,事物與反映事物的語言,思想及符號脫了節,文化跟生活脫了軌。亞陶覺得文化不是拿來談的,而是要切實地、充滿求生本能地及激情地去行動的。他將劇場比喻成瘟疫(可能不是比喻……不過沒有更貼切的詞語了),帶著殘酷的力量,為人類帶來死亡的恐慌和混亂,同時就像瘟疫殺死腦及肺部這兩個用意識支配的器官一樣,擊倒文化所帶給我們的思想及道德,打破日常生活框架,在混亂當中逼使人類接觸自己作為人類黑暗的本質及潛意識,甚至引領人類接觸複象之外的神秘。瘟疫過後,若不是死亡,就是被淨化,就能重寫身心,像一場大病後免疫力自然提高了。他這些理念的出現,我當然認為有部份原因是來自社會大眾對他的排擠與否定,以及他那煉獄般的身體,而催生了他這獨特的劇場理念。一個被社會認定為異類的人,卻勇敢地在社會上貫徹自己所謂的不完全,甚至還運用那些不完全的「資產」創出名堂,他揭示了圓滿交流的可能性之餘,他的勇氣及堅持確實對不太懂用文字表達的我起了強大的鼓舞作用。

(待續)


參考書目:
Antonin Artaud著 《劇場及其複象》劉俐譯注,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3
(ISBN: 978-957-08-2546-6)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8, 2018

《羅生門》:塵土飛揚修羅場

在真假難辨的「後真相」年代,信心失落是時代的徵兆,反過來說,信念也正是人們最需要的。中英劇團製作的《羅生門》正逢此時。我們今天提到「羅生門」...
Jun 14, 2018

追求發亮的戲劇人生 李國威專訪

香港貴為全球工時最長、樓價最難負擔、生活費最高昂的城市,工作佔據生命大部分時間、來自工作的壓力之高,自是不言而喻。香港話劇團將於七月上演的《...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Jun 11, 2018

中國是折騰人的社會──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建豐二年》

假若國民黨在國共內戰時沒有敗走台灣,假如中國一直維持1949年之前的政治狀況,後來還會出現文革嗎?六四又會不會發生?中國自此變成一個文明、開...
Jun 05, 2018

【仁云亦云】歷史

剛過去的四月,剛巧有三件跟歷史有關的事情發生,面向不同、性質不同,但同樣值得寫寫。 第一件事,是小弟母校英華書院創校200周年的慶祝活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