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朱事八卦】 亞陶與我(下)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作為導演,殘酷劇場最令我大開眼界的,也令亞陶成為劃時代的,是他提出的「舞台調度」及「空間」的重要性。他這兩個概念除了向文學主導的劇場說了聲再見,也帶我走出導演工作的迷霧。導演,其實是一個包含多元工作的崗位,他在一個製作中的工作範疇真是大無其外,小無其內,無所不包,而導演工作也沒有一套又有理念又有經驗的堅固理論。但亞陶的文字給予我方向:

「舞台調度才是劇場,遠勝於寫的或說的劇本」

「舞台調度是戲劇表演中真正具有獨特戲劇性的部分,注重舞台調度才是真正遵循戲劇真正的原則」

「舞台最主要是一個空間,有待填滿,它是事件發生的場所。文字語言應讓位給符號語言。這種符號語言的客觀性,是能立刻打動我們最好的方式。… 如此戲劇美學的,造型的部分,便不是一個裝飾性的插頭,而真正成為一種語言,可用以直接交通。」

 

正因為他反文學,所以才能將這些導演工作強烈而明顯地說出來,也同時提升了導演這崗位的用處及重要性,推翻劇本主導劇場的局面。

「這種劇場排除了劇作家,而代之以我們西方戲劇術語所稱的『導演』。只是這導演是一個神奇的統合者,是一種神聖儀式的主持人。」

亞陶將原本可以是抽象的「舞台調度」及「空間」這兩方面都說得很有藝術性及可操作性。我雖然在業界工作了十多年,但我作為導演的經驗實在少得很,現在遇上他,指點我迷津,使我更清楚知道在文本文字以外的導演工作範圍:如何去呈現一個演出;所以,我更急切的是要找出屬於我自己的劇場符號語言(希望這是更圓滿的交流方法)。

他的理論中,劇場的符號語言還包含了其他元素,如演員的手勢、姿勢、聲調、咆哮、燈光、音樂等等,進而通過舞台調度而成為特定的劇場符號語言。我是演員出身的,所以我談談演員。所有能夠成為偉大戲劇家的人都有著對演員獨特的要求,而亞陶對演員的身體控制能力及精神力的要求相當高。他要求演員有準確的身體控制能力,小至聲調,大至每一條肌肉及吸呼,要求是數學性的,精準的及到位的; 在精神力方面,他對演員有以下的要求:「在劇場中,演員要有如巫師,必須將自己掏空,去除個人的印記,接受一種更高生命的指引,…… 進入一種無我的神思迷離狀態。」但他在書中有說過他討厭形式及重複,那我可想不通他為何要求演員要有數學性,那數學性為何?為了重複?為了科學化?為了形式?我想不通,我要再用生命找找看。

雖然他反文學主導,但他的殘酷劇場並不排除文字或文本,他要求文字要有著文字本身古老的神奇力量,讓人入迷的力量,就像咒語一樣,就像剛出現文字一樣。

「我這樣做,是要求有權捨文字常用的意義,打破框架,爭脫枷鎖,回歸文字的起源。文字一向是透過抽象的意念,來傳達具體觀念的。」

他在《劇場與其複象》中也不斷澄清「殘酷」這概念,他所說的殘酷不(只)是血淋淋或驚嚇的場面,而是指「生的慾望,宇宙的嚴酷以及不能避免的必然性」。這立即令我想起希臘悲劇,的確他的概念跟希臘悲劇很像:

「哲學上的命定論,就是殘酷的一個形象。」

「努力是一種殘酷;努力的生存也是一種殘酷」 

就像希臘悲劇中的角色,生命就是一個生與死,善與惡的旋渦(生的慾望,宇宙的嚴酷以及不能避免的必然性)。二元對立但又同時共生,這是亞陶的一大特色。他亦有跟亞里士多德所提及的殘酷作出比較,他認為亞里士多德以悲劇所引起的恐懼與憐憫,達到淨化觀眾心靈的目的,是以殘酷作為劇場的手段;而他則相反,他認為是殘酷以劇場為手段-「殘酷既是生命的真義,劇場就應使觀眾意識到生命的殘酷 。因此,所有劇場都應是殘酷的。」

看過了他的文章及理念,很多人也發現了很多操作性的問題,他戲劇觀的邏輯亦難以掌握,有很多人說他不是劇場的實踐家,只是劇場的思想家。那麼思想家在劇場重要嗎?我的答案是肯定的。要有他那勇敢前衛的思想才能啟發到新一代的劇場藝術家(Peter Brook 及 Jerzy Grotowski等) 有新的實踐。倘若他在當時因怕受評擊或嘲笑而沒有提出自己的理念,那麼很有可能我們現在仍然停留在以文學主導的劇場當中,而建基於亞陶的劇場語言就不會有現在的發展機會了。至於更完善的交流方式,恐怕他死前找不到,我現在還找不到,那就要放棄嗎?作為藝術工作者的我,必要付出一生去尋找這答案,去達至柏拉圖所說的「原形」(有方向總比沒有方向好,縱使那方向是不可能……)。現在,至少因為亞陶的鼓勵,令我更勇敢向他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就算其他人認為是幼稚或不合邏輯的,令我更勇敢擁抱及運用自己的缺陷,就像他擁抱及接受自己的病痛,從而得到靈感及獨特的視野。正因命運是殘酷,那就引發出潛能,造就機會,來打破不可能。

雖然我仍相信文字不是文化的全部,但幸好還有文字,這才能讓我認識他,而我亦要繼續向文字進發。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
Apr 13, 2018

【雕文嵐女】女人怕怕

每年三月,總有不少女性藝術家專題講座。 今年,蔡仞姿、何倩彤和我作為部份受邀研究對象的藝術家,分享三種各異的藝術成長經歷。同一場合,還有研究...
Mar 28,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1)

近日「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其中一件巨型畫作《時差》被禁展出,皆因法藉華裔作者胡嘉岷及妻子Marine在這幅大畫中畫了一張空櫈,櫈的設計款...
Mar 21, 2018

【仁云亦云】藝術大爆炸只是密集而已?

二月,一來較少日子,二來農曆新年假期佔去了不少日子,大部份人都會參與不同的親友聚會,所以藝術文化界普遍較少在二月期間舉辦矚目的活動,加上好戲...
Mar 14, 2018

【創作雜記】學樂理有用嗎?

在讀書時期和剛畢業後當過一段時間的樂理導師,主要是教坊間流行的五級和八級樂理,也偶爾教過一些較高階和深入的。在香港,我們說「學樂理」,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