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里斯·懷恩·埃文斯個展「……。)(空空如是」

….)( of, a clearing by Cerith Wyn Evans

香港白立方 White Cube Hong Kong

白立方香港欣然呈現凱里斯·懷恩·埃文斯(Cerith Wyn Evans)的展覽,將囊括藝術家的全新裝置、雕塑、繪畫以及聲音作品。這些作品反映了藝術家通過形式的轉換對於感知的深入探索。

在此次展覽中,埃文斯將展廳設想成是一種 “鄉土廟宇” 的形式,一個反思的空間,在這裡,各種可能性能夠從空間的縫隙中產生:從藝術作品之間和周圍的陰影、振動、殘影和回聲中產生。借鑒現代主義的幾個關鍵時刻,不確定性與歧義性的主題與顛覆、破壞和偏離的藝術策略相結合,在想象的世界中開闢新的經驗領域。

在底層展廳,一組全新的 “After Stella” 霓虹燈雕塑從弗蘭克·斯特拉(Frank Stella)標誌性的 “黑色繪畫” (1959–60年)中取得了參照。以矩形為特徵,這些懸空的平面霓虹燈線條組成了半透明的 “圖像” 遮擋,通過這些遮擋,展覽中的其他作品既被掩蓋又被揭露。在這裡,斯特拉的二維、 “平面” 抽象作品在三維空間中被重新構思,將商品化、城市性和流行藝術用作為素材。
埃文斯對“黑色繪畫”的興趣不在於其超前的形式,而在於圍繞着它們的話語與它們可能代表的東西。被譽為“繪畫之死”歷史上的一個里程碑,斯特拉對圖像的否定在此被援引為一個具有釋放性的轉折,一個允許全新觀念空間出現的敘事“空洞”。

垂掛在霓虹燈之間的是三塊懸空的透明玻璃板,它們作為定向揚聲器,用於播放自發產生的、可以被聽得見的變化的背景音樂,以致在展廳空間內形成的物理體驗能夠聚集起來。整個組合使附近的霓虹燈產生折射,繼而創造出一種圖案化的、光影之間的摩爾紋效果,為展開的復調場景作出貢獻。來自藝術家持續創作的“Still Life (In course of arrangement…)”系列的一件全新雕塑進一步擾亂了空間坐標,並使人們感知到一種超越可見的力量在起作用,其中一棵裝飾性的松樹矗立在一個幾乎無法被察覺到的、運動中的水平轉盤上。

展覽借鑒了現代主義進程中的另一個關鍵時刻:盧齊歐·封塔納(Lucio Fontana)的 “空間概念”(Concetto spaziale)美學(1947–68年)。一層展廳的幾件作品利用了封塔納對藝術中存在第四維的信念,以及他對歐幾里得幾何學的拆解作為展覽主旨的基礎,揭示了感知的參數以及這些參數是如何通過理性的視角被構建起來的。

展廳的一部分天頂通過一系列雕塑板重現,包括光軌和聚光燈,但它們就像架上作品一樣被懸挂在牆上。根據藝術家在白立方倫敦柏蒙西空間舉辦的最近一次展覽期間所拍攝的天頂照片,這些雕塑板將過去的一個時刻重新組織成一種全新的媒介與格式,並在這個過程中創造了一種不正常的體驗,使我們視野的坐標變得複雜並迷失方向。白色面板在視覺上與藝術家的“Indeterminate Paintings”系列中的兩幅大型純白單色畫作相呼應,這些畫作與純粹的表面觀念有關。這兩幅畫做的特點是在預先打過底漆的白色畫布上用透明清漆澆築線條,其構圖是由光的反射產生的——這是一種完全否定圖像的繪畫策略。

2022年01月21日 - 2022年03月12日
開放時間: 11:00 - 19:00 (二至六)


 

閱讀全文 收起
參與者們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