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喬希‧斯博林「光譜」

Josh Sperling Solo Exhibition 'Spectrum'

貝浩登畫廊

貝浩登(香港)很榮幸呈現駐紐約藝術家喬希·斯博林(Josh Sperling)的個展《光譜》,這是藝術家在香港的首次展覽。

唐納德·賈賈德(Donald Judd)必定是想著他的藝術家朋友弗蘭克·斯特拉(Frank Stella),才寫下這句名言:「繪畫最主要的缺點是它是一個平放在牆面上的矩形。」(《特定物體》,1965 年)。 在此前五年,即1960 年,斯特拉已經開始利用鋁製形狀狀及銅漆,製作通常為L、U、N 或T 形的繪畫作品,為藝術開創了全新的可能性。

基於這以及其他形式上的突破,喬希·斯博林建立並擴展了他兩個著名形式的構思,「曲線」及「雙重氣泡」。這些「曲線」及「雙重氣泡」違反常規定義,是繪製的雕塑。為了製作這些形式混合的作品,藝術家開創了一種精細的工藝,並在畫布上發展⾄極致:他將畫布在精確的階梯狀狀膠合板支架上拉伸,呈弧形或波浪線形(曲線),又或呈兩個似乎伸展、分離的圓形(雙重氣泡)。這一形態完成後,他會使⽤丙烯和清漆,⼩心翼翼地於啞光和光澤的表面之間取得平衡。

這樣創作的結果充滿妙趣橫生的可能。斯博林擺脫了繪畫形式上的物理限制,利用他的「曲線」在牆上「繪畫」,僅受其物理參數的約束。⾄於雙重氣泡,他將它們與單個圓形嵌合,以形成圓形浮雕,當中的⾊調隨著形式的轉換⽽變化。「曲線」以精⼼規劃的⽅式放置在牆壁上,讓⼈聯想起流動的姿態。

斯博林曾說:「錯覺對我來說也很重要:底層的結構給⼈一種錯覺,這是神秘的… … 當曲線較細時,它們中間只有一層;尺⼨中等時,中間有兩層;⽽當尺⼨很大時,有三層。 這個結果源於我想給作品一種自然、逼真的感覺,就像年輪一樣層層遞進。」

他承認創作的階梯狀繪畫靈感來自斯特拉早期的創新單⾊繪畫中的同心線條,然⽽斯博林的作品與前⼈大相徑庭。透過使曲線(波浪線和捲曲線)擺脫繪畫的物理限制,(無論其形狀如何)並將其直接附著到牆上,斯博林將整個畫廊空間轉變為沈浸式的體驗。階梯的形狀對觀眾的視覺體驗上加入了另一種元素,隨著觀眾在空間中移動,作品與周圍光線的互動也產生著變化。

本次香港首展中,斯博林在一個展廳中的三⾯牆上安裝一個大型的沉浸式曲線作品,由數十「線條」組成。這一「曲線」裝置,與先前在上海(2020 年)和巴黎黎(2019 年)所做的方式不同,斯博林使⽤了光譜來引導他作出顏⾊上的選擇。斯博林是一個從未停滯不前的藝術家,在此作品中他⽤的色調慢慢地從紅⾊漸變為紫羅蘭色、再從橙⾊漸變為⿈色,隨著觀眾環顧四周,最終變成綠色和藍色。在另一展廳裡,由雙重氣泡及圓形製成的圓形浮雕懸掛在所有牆壁上,尺寸不同, 均用上抽象表現主義的技術塗上了顏料。

斯博林的作品應該在廣闊的藝術⽂化背景下看待。 ⼀方面,這些曲線可以視為抽象表現主義和畫家,如弗朗茲·克萊恩(Franz Kline)的繪畫演變⽽來的。然⽽,他搖擺不定的形式也容易令⼈聯想起波普藝術家,如凱斯·哈林(Keith Haring)。在這兩組最新的系列中,斯博林將約瑟夫·亞伯斯(Josef Albers)的《向⽅形致敬》系列中的光學嚴謹性,與⾃己的線形和圓形的趣味性結合在了一起。

斯博林於1984 年出生於紐約奧尼昂塔。他從抽象表現主義、⼆十世紀中期抽象派(極簡主義、色域繪畫及概念藝術)、曼菲斯集團(Memphis Group)的設計以及MTV 標誌等元素中汲取靈感,重新構想繪畫,最終制定出⾃己的路線。

2021年05月08日 - 2021年06月12日
開放時間: 11:00 - 20:00 (二至六)


閱讀全文 收起
主辦單位
參與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