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拉素羅夫(拉穌羅夫) Mohammad Rasoulof

劇作家.編劇,電影導演...

穆罕默德‧拉素羅夫(拉穌羅夫) Mohammad Rasoulof簡介

伊朗獨立電影監製、導演、編劇,當代伊朗最重要的導演之一,1972年生於伊朗西南部城市設拉子 (Shiraz) ,幼時曾任劇場演員,大學修讀社會學,後來對編導工作產生興趣。他擅以寫實的劇本和凌厲的影像,批判伊朗的專制統治,刻畫極權社會真實一面。正因如此,伊朗政權將他視為眼中釘,即使他屢次揚威國際影壇,他的電影卻從未在伊朗正式公映。

他首部長片是2002年的《奔向黎明》(The Twilight),探討伊朗傳統社會對家庭及女性的剝削,勇奪伊朗黎明國際電影節最佳首部電影獎。2005年以第二部作品《浮城記》(Iron Island) 隱喻伊朗獨裁社會後,他開始面臨審查苛法刁難,往後的作品一律被禁。

拉穌羅夫早期的作品政治意味較為隱晦,但自從他在2010年被捕,他就開始採用更直白寫實的手法批判伊朗專制統治。

2010年,拉穌羅夫與《伊朗的士笑看人生》(Taxi) 名導約化巴納希 (Jafar Panahi) 一同在拍攝現場被捕,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只因他們以電影批判伊朗社會問題。兩人都被當局禁拍電影二十年,以及被判入獄六年。經上訴後,拉穌羅夫的刑期減至一年,緩期執行,他保釋後可以外出,但政府隨時可以將他收監。他坦言,就算在牢獄之外,他擁有的自由都是虛幻,因他還是須在恐懼中過活。他拍完電影後,都要用USB將作品偷運出境,才可送到海外參展。

在重重難關下,他仍堅持創作,無懼揭露伊朗社會現實,而其藝術成就屢獲肯定,他先後三次入選康城影展「一種關注」單元並獲獎︰2011年《再見伊朗》(Goodbye) 獲最佳導演獎、2013年《不滅的真相》(Manuscripts Don’t Burn) 獲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2017年《就算世界與我為敵》(A Man of Integrity) 勇奪單元最高榮譽「一種關注大獎」。

2013年的《不滅的真相》揉合虛構情節和真實歷史,抨擊政府消滅真相的惡行。除導演外,全片所有演員與工作人員的名字均沒有列明,以免他們要面對刑責。他在康城獲獎後回國,入境伊朗時行李和護照都被沒收。往後一年,他過著無身分證明文件的生活,還不時遭政權盤問。

他向傳媒指,伊朗政府一年後希望改善形象,改用懷柔策略,鼓勵他再次申請開拍電影。這段經歷啟發他寫出《就算世界與我為敵》,描述正直的人為了生存,被迫成為沉淪腐化的一員。他向政權提交了一份政治意味較隱晦的「潔淨版」劇本,但申請還是屢遭拒絕。他最後須簽字承諾拍一套「正面的電影」,才獲准開拍。最終成品狠批伊朗世道黑暗、官商勾結,當然不如伊朗政府想像般「正面」。

2017年,拉穌羅夫攜《就算世界與我為敵》往海外參展,返國時護照突然再遭沒收,並遭政府落案控告他「危害國家安全」及「宣揚反伊斯蘭政府訊息」。他在2019年7月被判一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兩年。多個人權組織及國際影展(包括康城影展)皆發聲明抗議,著名伊朗影人亦親自到法庭聲援,當中有約化巴納希及《伊朗式分居》(A Separation) 導演阿斯加法哈迪 (Asghar Farhadi)。

2020年,他秘密拍攝的《惡與他們的距離》奪得柏林影展金熊獎。同年,政權追訴他三套舊作「宣揚反政府訊息」,他在3月被判罪成,判監一年。但因COVID-19疫情嚴重,監獄內傳染風險極高,律師建議他不要向當局報到,而政府也一直沒有逮捕他。因此他目前可在國內活動,但因護照自2017年起被沒收,他等於是一直被困於伊朗。

拉穌羅夫已婚,妻子Rozita Hendijanian是電影監製,曾監製他的電影《再見伊朗》和《就算世界與我為敵》。女兒芭蘭拉穌羅夫 (Baran Rasoulof) 在2000年出生。

當前活動 current & upcoming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