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巷城(1921-1999)

文字創作

舒巷城(1921-1999)簡介

舒巷城(1921年9月12日-1999年4月15日),原名王深泉,祖籍廣東惠陽縣。香港五、六十年代著名的作家。

1921年9月12日生於香港,是家中長子。父親是商人,在筲箕灣開了一家「士多」(小雜貨店),為某牌子的汽水做該區的總代理。每日來往店中各色人等的人事悲歡,為舒巷城日後的小說創作提供素材。

他在香港西灣河、筲箕灣一帶長大和受教育。七歲進私塾讀了一段日子,繼而在兆榮漢文學校肄業。讀了幾年小學後,考取到當年官立英校特設的獎學金,於是先後就讀上環的育才書社(Ellis Kadoorie School)及教會辦的華仁書院。

舒巷城生活在一個充滿藝術氛圍的家庭,全家都喜歡「大戲」(粵劇),從小他就跟父母在香港看粵劇名伶的演出。唸中學時,曾參加音樂社的粵曲訓練班,學「工尺譜」、「叮板」,學用椰胡拉《八板頭》,作曲填詞唱唸做,無一不吸引他。除了粵劇,他還喜歡畫畫,他少年時經常在天台上遠眺街道,畫素描速寫。

但令他一往情深的還是文學藝術。當他還在中學就讀的時候,戰前在廣州研讀戲劇、戰時在奔波中熱心於搞話劇的叔叔(即他父親的三弟),就特地把一些中國話劇劇本寄到香港給他。貫穿在戲劇裏的那些人情世故,愛與恨的糾纏,深深打動了他,燃起他對文學藝術的興趣。

在抗日戰爭期間就讀英文書院時,受了朋友及南來作家的影響,開始投稿。在創作生涯的初期,他用「王烙」的筆名發表詩作,與友人出版了一本名為《三人集》的詩集,已散佚。他的一輯名為《牆頭草》,其中有社會諷刺詩,也有宣傳抗戰的詩。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翌年他離開淪陷的香港赴桂林,在印刷廠做過校對等工作。在書店朋友的鼓勵下,他化了數月工夫把一部並非暢銷但風格獨特的英國小說《望海樓》(The Sea Tower)翻譯成十八萬字的中文版,後來譯稿在戰亂中失去了。

1944年秋,湘桂大撤退,他成了難民。其後與一位偶遇的青年朋友結伴,徒步穿州過省,從宜山到貴陽,每天身負行囊、曉行夜宿,途中暫停時替人家擺賣故衣籌路費,輾轉到了昆明才找到工作,在美軍(盟軍)機構中任文員,也當譯員。戰後數年仍天南地北,先後在越南、台灣、上海、東北、北平(北京)、南京等地工作,直至1948年底返港與家人團聚。

回到香港後,他先後任職於洋行或商行、建築公司、教育機構等,業餘從事寫作,以不同筆名發表了大量的小說、散文、新詩等作品,並結集出版。其中短篇小說《鯉魚門的霧》一文更被人全文抄襲兩次,在徵文比賽中得獎,傳為美談。

五十年代初他曾以「秦西寧」的筆名,在《新晚報》副刊、梁羽生(陳文統)主編的《天方夜談》版《都市場景》專欄中,及其它報刊上發表兩千字的現實短篇小說,以馬克.吐溫(Mark Twain)式的幽默手法描繪都市中的小人物。那時每月最多寫七篇,很多都受編輯和讀者的歡迎。

舒巷城日間在寫字樓工作,一來不想讓老闆知道自己業餘寫作,二來也不想在同事之間暴露了「作家」的身分,為深入生活、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帶來不便,因此使用了多個筆名發表作品。舒巷城喜歡接觸不同社會階層的人物,積累生活素材。他膾炙人口小說(例如《太陽下山了》和《鯉魚門的霧》)及都市詩完全來自土生土長的舒巷城對香港的真實體驗。

1971年,在《七十年代》月刊上以筆名「邱江海」發表連載小說《艱苦的行程》,記述湘桂大撤退時顛沛流離的生活。

1977年9月,舒巷城獲五個月停薪留職長假,應美國艾奧瓦大學「國際寫作計劃」(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之邀,赴美參加文學活動,為期四個月。1978年1月,至紐約、華盛頓、三藩市、西雅圖、東京等地觀光、訪友,並作街頭速寫畫多幅,返港後交刊物發表。

1980年至1999年初,應青年時代好友、經濟學教授張五常之邀,為其文章作修改。

1988年4月1日至1991年4月14日,舒巷城在香港商報副刊《談風》以「尤加多」的筆名寫作,專欄名叫《無拘界》,是不限題材的意思。

1999年4月15日下午,舒巷城在家中與世長辭,享年78歲。

2014年6月,商務印書館尖沙咀圖書中心舉行「舒巷城逝世十五周年手稿展」,並於6月21日主辦【細說舒巷城】座談會,邀請王陳月明女士(舒巷城夫人)講述舒巷城生前的點點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