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曲

Drama

香港演藝學院歷年來培育眾多演藝人才,今年演藝便迎接其 30 周年。於 1 月 23 日,香港演藝學院舉辦 30 周年慶祝典禮,邀請到民政務局局長曾德成主禮,及歷屆校董會主席、校長及學生到場恭賀,為一年的慶祝活動揭開序幕。

第三屆西九大戲棚已於上週五17日開鑼,演期至2月9日(年初十)。今年大戲棚縱從廣東道移師至較偏遠的西九海濱長廊,人氣卻依然不減,有劇上演的晚上,壯觀的大戲棚下遊人絡繹不絕。多場折子戲已演出完畢,觀眾反應熱烈。即將演出的節目中,以粵劇專場經典劇目《斬二王》為重頭戲,值得留意的尚有粵劇新星展演。

第3屆西九大戲棚將於明年1月17日至2月9日舉行。除首邀中國梅花獎得主來港演出,今次亦首設「西九戲曲中心粵劇新星展演」,希望透過比賽形式,鼓勵新秀參與,以增加他們演出機會及肯定其表現。有別於往年,戲棚由於工程關係,將遷至較偏遠的海濱長廊,票價亦比上屆為高;加上賞析及教育項目不多,未知是否能吸引戲曲稀客。

繪畫、舞蹈、戲劇,都是大家公認的藝術形式。可是,電視節目呢?葉麗嘉認為︰「這(好想藝術)也是一種藝術創作吧。藝術是一種溝通——你將自己的觀察表現出來,再讓別人看到。」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在選取題材、表達方式裡,都滲入了監製馮家鍵、主持朱栢謙和葉麗嘉、工作人員的縝密心思及考慮,才能將他們對藝術的看法和認識,傳遞予觀眾。費盡心思只為促進溝通,其實也與藝術創作的精神無異吧?

許多國家都有代表自己的精緻的表演藝術,俄國有芭蕾舞、意大利有歌劇、英國有莎士比亞戲劇…那中國又有甚麼呢?2001年,崑曲出人意料地以全票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首批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沈寂許久的崑曲再次進入了大眾的視野。六百多年前的明朝,崑曲誕生於蘇州昆山,被譽為百戲之母,那時候,聽崑曲是中國人最流行的生活方式。水磨崑腔,聲聲委婉,但對許多人來說,那只是一段遙遠的歷史。入選非遺之後,崑曲瞬時點石成金,各種崑曲大製作、新編崑曲、實驗創新崑曲紛至沓來,在傳統劇種中獨樹一幟。

今年,看到「台灣月」節目冊便莫名開心,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它的色彩就與我們平日過節所吃的紅白小湯圓一樣,散發著濃濃的過節氣息。再後來,得知可以過去台灣訪問部份演出團體,我便有如是被媽媽特許可以只吃紅色小丸子的孩子,興奮地出發了…

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些人小時候的夢想是醫生、律師、建築師,或者是畫家、作家、音樂家…。好吧努力讀書吧,攻讀一個被社會認受的學位,然後向這些夢想進發。但那些喜愛粵劇藝術的,可以怎麼辦?現在就去唸一個粵劇學位吧。

農曆新年間舉辦的西九大戲棚一票難求,新光戲院在眾志城城下留一線生機,才愧然驚覺,雖受大眾娛樂衝擊,但粵劇在香港其實很受歡迎。也許得多謝本地默默耕耘的粵劇工作者。例如,拍電影童星出身、有「萬能泰斗」美譽的粵劇名伶阮兆輝,多年來便為推動粵劇發展出心出力:訓練新人、教小朋友演戲,只因為他深信,戲曲是中國文化中無可取代的藝術。

相約王潔清(Karen)於葵青劇院做訪問,初次見面,迎來的是一位身材嬌小、面容秀麗的年輕女子,長髮大眼,柔弱的形像不正是戲曲中的典型女子?

在中國戲曲的家族當中,台灣歌仔戲是比較年少的一員,只有大概一百多年歷史。源自漳州薌江的錦歌,結合車鼓小戲等曲調,在台灣落地生根,逐漸發展成土生土長的閩語戲曲藝術。歌仔戲的音樂、用詞、故事,統統貼近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如果我們把京劇、崑劇比喻成西方歌劇的話,歌仔戲便是東方的音樂劇!

說黎耀威(Keith)是「新秀」其實有點委屈了他,因為這位只有二十七歲的粵劇演員,數數手指已經入行十一年了。九歲起開始學藝,十六歲第一次參與職業戲班演出,從兼職到全職,由下欄(跑台的臨時演員)做到主要演員。多年下來,原來粵劇這門藝術已經深入其骨子裏,他笑言:「粵劇已經變成我生活的一部份。」

粵劇的獨特之處 慚愧點說,香港人對粵劇的認識可謂少得可憐。以為「鍊」起喉嚨便是唱歌,擺起蘭花手便是做手,卻不知道粵劇的四功 ﹣「唱做唸打」可大有學問哩。

十一月中的一個星期六,風和日麗,筆者約同幾位親友,從中區海外線碼頭乘坐渡輪到長洲一遊。筆者素來愛吃海鮮,此行原意是先作遠足行,再飽嚐海產。

航程也極為方便,快船約30分鐘便扺達。島上可閒遊的景點也不少, 最著名的算是張保仔洞,是多年前海盜用作收藏物品及躲避官兵緝捕的洞穴,現時仍可讓遊人進入探秘。

海傍一家大酒店附近,有塊傳說是三千年前刻造的古代石刻,是用作佑護航海人士之用的。

長長的東灣海灘可讓遊客閒遊,呼吸新鮮空氣,欣賞日落,喜愛水上活動的更可租用獨木舟或滑浪風帆。

你認識粵劇嗎?對這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藝術,你對它的了解有幾多?你知道爆肚(1)、撞板(2)、欲免向隅(3)這些俗語來自粵劇嗎?你聽過有人創作英語粵劇、把莎劇改成粵劇,甚至製作粵劇動畫?

拜訪黃偉坤的時候,他正在聚精會神為自己化妝。原來行內的習慣,老倌們都是自行照著鏡子化妝的。小米深覺打擾,但還是硬著頭皮打開話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