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新聞

News

關尚智贏得首屆Hugo Boss 亞洲藝術大獎——中國新銳藝術家,叫許多人大呼意外——不是質疑他的藝術水平,而是驚訝怎麼這個在中國頒授的獎項,居然會落入如此「政治性」的香港藝術家手中﹖尤其是那還在上海外灘美術館展出的《水馬(茅台:水,1:999)》,香港人一看就知道那在諷刺甚麼,沒被審查抽掉也得偷笑了。

第四屆港深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將於下月展開,選址卻剛好在觀塘碼頭和現正鬧得沸沸揚揚的觀塘海濱天橋底——官方名稱則是「起動九龍東反轉天橋底一號場」。雙年展縱然獲得「創意香港」與發展局的資助,以及「家是香港」的支持,策展團隊也並未有刻意附和政府,反而透過一系列的展覽及活動,大談劏房、公共空間以至種種嚴峻的都市問題。

平時多欣賞芭蕾舞、中國舞的你,可能會覺得表演「舞踏」的他們,姿態毫不優美。扭曲四肢、蟹步姿態、匍匐前進、蒼白輪廓、吶喊嘶吼——可是,誰說舞蹈一定要美呢?儘管有些存在並不討好,但它們卻是真實而赤裸的︰舞踏如是,露宿者如是。今年香港藝穗民化節中,形藝祭成員莫穎詩、劉中達、Saffron Leung用舞踏,於橋城下帶我們一同感受醜陋中的真實,喚醒人們對社會問題的觸覺。

香港芭蕾舞團的《紅樓夢—夢紅樓》落幕已近一星期有多,但首週的4場演出刪去文革情節的「政治審查」醜聞,卻愈演愈烈。先有王新鵬返德後否認同意刪戲,再有參與製作的技術人員與舞蹈員道出與舞團說法迥異的另一版本。有份參與演出,飾演紅衛兵的黃良敏(Arthur Wong)更說:「他們希望將劇作帶到內地巡演,便以香港觀眾去試怎樣看被刪除的版本,像把香港觀眾當作白老鼠一樣﹗」

「很神奇!我覺得好奇怪啊。」周書毅這樣說。「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的「台灣月」開始了,打頭陣的是周先生與舞者們的戶外演出《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藝術總監周書毅,曾害怕忙碌的香港人不會停下來看表演,沒想到於11月1日及2日,一連兩天引來無數市民駐足觀賞,令香港文化中心和K11擠個水洩不通。周猜想︰「這是舞蹈的力量吧。」小記卻覺得,這大概是周先生與舞者們,與香港城市親密接觸後的化學反應?

今年11月起,年僅38歲的楊雲濤,成為香港舞蹈團歷年最年輕的藝術總監。年輕,既是缺點又是優點——我們評論年輕人,要不批評他「太嫩了」,要不稱讚他「青出於藍」——年資淺有經驗不足的限制,但就勝在活力充沛,能為衰頹現狀帶來叫人耳目一新的氣象。正值壯齒之年的楊雲濤,又會如何運用他年輕的優勢,令漸現老態的香港舞蹈團,重現活力、生氣?

 

看重年輕的優勢 為傳統灌注活力及香港特色

在公開考試的視覺藝術科,若考生考到「丁級」分數——代表著甚麼?是否意味他沒有創作的才能?藝術上的發展會荊棘滿途?他不是出色的藝術家?還是,其實這「丁級」沒有特別的意思,純屬一個證書上的分數,是入大學的阻礙?然而,以上的說法,對藝術家魂游而言皆不合適。「丁級」,對她而言有著特別的意義。C&G Artpartment 這次和魂游一同藉「我是丁級藝術家」展覽,向觀眾訴說應考視覺藝術科的心路歷程,以及箇中的思考。

同一段旋律,會隨著你如何演繹、在何處演奏,而譜出不同感受;展品的意義,亦會隨著如何展示、在哪裡展覽,而有所改變。世界著名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於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展出了「越域︰南亞及東南亞當代藝術展」。一個從國際著名大型美術館,移師至香港這彈丸之地的展覽,刪減了部分內容,會不會失落了甚麼?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行政總監孟淑娟反而覺得,展覽未必愈大愈好;最重要的,是如何突顯展覽的主題。

香港芭蕾舞團及德國多特蒙德芭蕾舞團(Ballett Dortmund)聯合製作的《紅樓夢—夢紅樓》,因為首映中有部分關於文革的錄像及表達,在往後四場的演出中被刪減,引起廣泛討論,揣測舞團有政治審查而改動劇作,同時憂慮香港創作自由被打壓。港芭於10月30日晚上召開記者招待會,澄清改動不涉政治審查,同時於11月1日凌晨與德國舞團發出聯合聲明,指「技術問題已完(圓)滿解決」,並「由本週五(11月1日)起,將以《紅樓夢—夢紅樓》的本來面貌示人,版本將包括字幕、錄像投影以及臨時演員的部份。」

「雙重思考,是指一個人心裡可以同時抱持著兩種互相矛盾的信念,而且兩者都接受。蓄意說謊的當兒,還要全心相信謊言。」——喬治.歐威爾,《一九八四》。

這邊廂,版權條例修訂草案的公眾諮詢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大眾因為有關二次創作的討論而再度審視現行的法例;另一邊廂,代表大部分本地音樂版權持有人爭取版權權益的CASH(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卻以無理要求而令夏慢漫的音樂會被迫取消,令人不禁反思,到底版權持有人與公眾的權益是否已然失衡﹖

蒂芙娜.柳博耶維奇(Divna Ljubojević)以承傳拜占庭聖樂為己任,用其純淨的聲線,演繹莊嚴而氣韻悠長的東正教聖樂,被喻為「塞爾維亞文化深度象徵」。蒂芙娜將帶同她所創立的蒂芙娜妙韻團,來港演出一場《心曲聖頌》。我們特地跟她做了越洋專訪,看看她的個人歷程,以及在俗世中獻唱聖樂的看法。

「我覺得這很有趣!」是藝術家鄧凝姿的口頭禪。她的作品,總充滿不經意的玩味,當中夾雜著隨意和喜好。她坦誠地表明,創作中並無太多訊息︰「我其實沒有很多事情想表達。」鄧表示,她純粹是想藉創作觀察事物,在城市中進行探索。這次,她觀察街道,畫布便成了她的記事本,紀錄下她在街道上的所見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