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舞蹈

Dance

小時候每逢校慶聚會、聖誕聯歡,便會看見同學們把臉蛋咀唇塗得紅紅,個個手執羽扇或絲巾上台跳舞表演,這便是我對中國舞的第一個印象。可惜當年未有機會認 識更多,無從了解其源遠流長與美麗。直到有機會與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梁國城面談,才知道中國舞除了傳統的價值以外,也可以相當創新。

「別人認為我不行,我偏要做給他看。」這是伍宇烈在整個訪問裡常說的一句話。看來不服輸,為自己深信的事情去堅持,應該是這位鬼才編舞家的性格寫照。

曹誠淵的生命與現代舞一直結下了不解之緣。別人是這樣說,他也是這樣說。他每當想起那一次,還是中學生的時候初次與現代舞邂逅的心情,一種不解卻又異常強大的吸力,還有一份久久不能平復的撼動,他就知道自己是栽在現代舞手上了!

為了更了解這種越來越受人喜愛的舞蹈,△志特別訪問曹誠淵,和大家談談他最愛的現代舞,以及他與現代舞密不可分的關係。

也許芭蕾舞者壓力真的很大,英國早於1948 年便已經拍了一齣芭蕾夢魘。《紅菱艷》源自《紅鞋兒》這個童話故事,故事中穿着紅鞋的女孩子只能夠不停地跳舞至死,同樣,電影中的主人翁與舞蹈的關係也密不可分。戲中女主角佩姬靠自己能力登上首席舞者之位,演出大獲成功,但她卻過不了愛情或理想的一關。跳舞是她全部的熱情與生命,舞蹈團團長問她:「你為甚麼跳舞?」她反問:「你為甚麼活着?」。結果當她隨音樂家情人出走,放棄芭蕾舞事業以後,心底裏並不能夠當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生活與藝術變成了傷人的兩面刃。

二零零九年六月,德國現代舞大師翩娜包殊因癌症與世長辭。她一生致力於發展現代舞蹈劇場(Tanztheater),甚至她去世數天前仍與舞者一起謝幕。

曹誠淵(Willy Tsao),香港著名舞蹈家及編舞家,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藝術總監及行政總裁。在香港及國內推廣現代舞不遺餘力,有「中國現代舞之父」的美譽。 曹誠淵自90年代起亦在國內大力推動現代舞發展。除擔任廣東現代舞團藝術總監外,並建立北京雷動天下現代舞團,同時出任舞團總監兼藝術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