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舞蹈

Dance

北歐人重視生活品質,生活態度上卻是知足、回歸本質,就是那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平衡心態,不單從他們著重家庭生活、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發展可見;他們對設計的簡約美學概念、在環保政策的出色表現,甚至兩性平等的追求,都在在顯示出來。

北歐五國曾有長久的政治結盟關係,其社會政治體制、語言、宗教相近。雖然五國稅率高,但其福利制度及教育發展,卻讓世界稱羨,亦成為各國學習的焦點,北歐模式有何矚目之處?

北歐的冬季嚴寒而漫長,面對著午間黃昏及漫漫長夜,人們總是想方設法抵擋冬天的鬱結及沉重感。譬如靠近最大最亮的人造光源,創造白晝及補充維他命D。有些人卻嘗試去習慣黑暗、甚至擁抱它,視之為創作靈感。今年世界文化藝術節的《黯黑祭典The Best of Darkness》便探問黑的意義:黑是夢幻、還是殘酷?是母體內温暖的子宮、令人安然入睡的夢鄉,或是可怖的噩夢與孤獨?

談北歐五國的文化歷史,不得不提起中古時期縱橫海上的維京人,以及北歐豐富多彩的神話傳說,這些文化傳統亦深深影響到西方的歷史發展。

談北歐五國的文化歷史,不得不提起中古時期縱橫海上的維京人,以及北歐豐富多彩的神話傳說,這些文化傳統亦深深影響到西方的歷史發展。

北歐五國曾有長久的政治結盟關係,其社會政治體制、語言、宗教相近。雖然五國稅率高,但其福利制度及教育發展,卻讓世界稱羨,亦成為各國學習的焦點,北歐模式有何矚目之處?

常常覺得,舞蹈表演最厲害之處,是它的包羅萬有;舞台上,舞者純以肢體舞動,便能傳達世上深刻的意念與感情,在一瞬間觸動人心。最近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形x無限」系列,便帶來兩位享負盛名、別樹一格的編舞家的作品:艾甘.漢(Akram Khan)的《異地人》(XENOS)及徹卡奧維(Sidi Larbi Cherkaoui)的《謎/陣》(Puz/zle)。有趣的是,這兩位國際當紅的編舞家竟有不少共通點:年齡相仿、本身經歷不同文化洗禮、作品都包攬不同舞蹈風格,而二人更曾經合作。

文化北歐:生活哲學篇

鄧智文(文化九公) Sep 15, 2019 戲劇.音樂劇 | 舞蹈 | 音樂

談北歐五國文化,即挪威、丹麥、冰島、瑞典、芬蘭,很快令人想到:IKEA設計、維京歷史、最幸福國度、平權主義、慢食文化、教育典範、Nokia、LEGO、Björk、ABBA、安徒生童話、聖誕老人村、極光、極晝與極夜…..在這世界地極、歐洲之北,實在孕育了許多令人著迷的事物,究竟秘密何在?《三角志》將於一連三期和大家淺談北歐文化。不如今期先從生活哲學和音樂談起……

於世界文化藝術節期間上演的《極光雙男》,由兩位在芬蘭屢獲獎項的藝術家聯手演出,分別是編舞家泰羅.沙里寧(Tero Saarinen)及手風琴鬼才齊摩.波宏那(Kimmo Pohjonen)。泰羅.沙里寧涉獵不同類型的舞種,由古典芭蕾到當代舞、日本舞踏,以至武術無一不通;而齊摩.波宏那更有手風琴界的Jimi Hendrix的美譽。現在就請他們與讀者們分享一下關於創作這個作品的一二事。

文化北歐:音樂篇

鄧智文(文化九公) Sep 02, 2019 戲劇.音樂劇 | 舞蹈 | 音樂

談北歐五國文化,即挪威、丹麥、冰島、瑞典、芬蘭,很快令人想到:IKEA設計、維京歷史、最幸福國度、平權主義、慢食文化、教育典範、Nokia、LEGO、Björk、ABBA、安徒生童話、聖誕老人村、極光、極晝與極夜…..在這世界地極、歐洲之北,實在孕育了許多令人著迷的事物,究竟秘密何在?《三角志》將於一連三期和大家淺談北歐文化。不如今期先從生活哲學和音樂談起……

今年邁入第八屆、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一直以推介不同地域的優秀表演節目為己任,而過去已踏足至拉丁美洲、地中海、絲綢之路、東歐、亞洲及非洲等地,邀請當地優秀的藝術團隊來港演出。今年主題是北歐五國,包括瑞典、芬蘭、冰島、挪威及丹麥,藝術節辦事處經理Amy表示,北歐本身的人文氣息很吸引:「北歐的國際競爭力是數一數二的,無論在文化、教育、設計、建築、環保方面的表現出色,想法極具前瞻性;他們的歷史、價值觀及生活哲學也啟發了我們很多。而且北歐國家社會制度完善、提倡平權主義、以樂觀心態面對長期處於嚴寒的生活環境,都是令人欣賞的。我相信來自北歐的表演藝術作品,將會給我們帶來一些新觀念。」今次來自北歐五國的表演團隊,作品富有深度與人性,意念創新如花火璀燦,令人份外期待。

紛亂的六月,每個星期天的遊行把我們都累得不成樣子。夾在其中的星期六則成為唯一的抖氣天,去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看了一場自由舞:法國編舞家克里斯汀.赫佐(Christian Rizzo)的 「來自真實故事」。一聽這名字,有些觀眾就抱著來聽故事的希望,最後卻沒看到故事。他在演後談中說,那不是有故事性的舞蹈,只是很抽象的表達,觀眾看到甚麼就是甚麼。的確,表演中的肢體互動和搖滾鼓樂,透過我當時的精神狀態,與六月香港的示威、鼓聲、吶喊聲連接上了。

「有人的地方便有政治,生活中的權力拉鋸每天都影響著我們。馮樂恒相信即使觀眾沒有舞蹈背景,亦能以自己的工作環境,或社會上的種族、性別等議題代入演出,反思權力失衡的後果。」這個時刻,讀着即將到海外巡演的舞作簡介《從頭開始》及《從頭(再)開始》,自然聯想起最近於社會發生的種種。然而編舞馮樂恒最初構思《從頭開始 》時,只是從編舞及舞者之間的權力關係出發,作品再經歷4年的發酵及延伸後,變成新作《從頭(再)開始》,把當中的權力關係及角力拉得更廣更深。由舞台開始,甚至以失衡的狀態,幽默的方式,揭示權力間的角力,巧合地與社會呼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