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藝民談

ArtManTalk

活著真好!

林嵐 Aug 22, 2015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這幾個月剛做完兩個並非是我常用媒介的展覽。一個是五月份在1a 藝術空間的「不/一樣」非陶瓷藝術家陶瓷群展,另一個是在光影作坊剛開幕的「尋找家史」攝影個展。我藉此分享這兩次展覽對於一個走到藝術生涯中段的藝術人的重要性及其引伸的思考。

六月尾時,暫時放下手邊工作,和難得有長假期的太太聯訣外遊,本來的計劃只是前往希臘探望她舊同學,但反正中途要轉機,加上小弟幾十歲人都未曾踏足過西歐,因此,最後選擇在意大利的首都羅馬先隨便逛逛,然後才飛往希臘,後者的見聞稍後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今回先談談羅馬五天遊歷的感受。

穿越時光隧道

藝術職場續篇

林嵐 Jul 22, 2015 藝民談

最近幾年,我在中國內地佈展時,總是有一群穿著制服的人,拿著鋼梯或遙控器,戴著手套在安放大型作品,大部份藝術家都是在旁看著,連指揮也不用。我真有點傻了眼,在香港,這樣的制服團隊還真少見,藝術家們經常還要爬上爬下的,或是拖學生拉朋友來幫忙。原來他們都是專業佈展公司的人。除了幫忙裝置作品,還有公關宣傳、展廳設計、作品包裝,海內外運輸一條龍服務。其他相關公司的服務項目也包括做公共藝術計劃書,畫電腦立體圖,做模型,找製作,裱畫,裝框,買保險的一系列服務。 每個環節都是一個工種,而且很多都是藝術專科畢業的。

畢業展又過去了

王天仁 Jul 12, 2015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踏入七月,本地中小學才陸續開始放暑假,大專院校卻早在個多月前又完結一個學年了,不少藝術系或設計系相關的畢業展,也多早已曲終人散,選擇在這時候才寫這題目,是因為經過喧囂的躁動之後沉澱下來,才是真正的開始。

藝術職場

林嵐 Jun 29, 2015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最近幾年我在招生會上遇到最多的問題是:「藝術畢業以後可以做些甚麼?」,面對應屆畢業生,話題也離不開「畢業會否等於失業」,有時也會遇到一些政府機構要我們學校呈交就業率的難題。難的不是數據好不好,而是怎麼做這個數據表呢?那都不是一些固定的工作:如果你說你是「藝術工作者」,那是否一份正職呢?你填「藝術家」是否有人會相信你呢?如果你說是「自由創作者」,那又算不算就業了呢?

離地之城

王天仁 Jun 12, 2015 藝民談

早前先後開通了三個新的港島線港鐵車站,遠在仍未動工、只聞樓梯響之時,該一帶地段便早已隨著地產財團的催谷而變天,逐漸形成所謂「離地」──即距離現實生活太遠。以堅尼地城一帶為例,本來是個較舊的區份,樓宇、店舖,甚至街坊的年紀也較老,但随着老店被逐,社區洗牌,民生小區頓成炒賣浪尖,脫離一般市民能負擔的實況,因而惹來網民「堅(真正之意) 離地城」的諷刺。不過小弟有感而發的,是「離地」的第二個解釋,即物理上真的離開了地面之意,焦點也不在港島區。

五月,除了常規的藝術節和各大小展覽,大家都會跑幾間學院的畢業展,看看今年的藝術新秀。我在此落筆之際,應該也是他們趕作品之時吧!除了挖空心思創作,內心對畢業後的生活也是徘徊在憧憬和忐忑之間。

沒落

王天仁 May 08, 2015 藝民談

世事難逃冥冥中的生命周期,起落盛衰皆有時,無論是強大如文明古國巴比倫,還是渺小如本地近六十年歷史的亞洲電視,一切起伏曲線若仔細地作馬後砲分析,當然能夠抽絲剝繭找到事情衰敗的各種原因,或積勞成疾、或無疾而終也好,任何形式的沒落,總有值得人欷歔嘆息之處。既然沒落如同死亡一樣,是個逃避不了的下場,如何在沒落前活得精彩,或盡力延續生命周期,便成了不少公司或行業的一大課題,這課題可簡稱為未雨綢繆、居安思危,又可稱為藍海戰術,或者R&D(Research & development)。

今年三月是藝術博覽會引發的展覽高峰期,各大小畫廊,藝術機構甚至工作室都在展覽。我也有參展,但是一半是舊作品的重新裝置。藝術展覽時,大家看到都是最美好的一面,但是有否想過這麼多展覽後,那些作品的命運會是怎樣?堆填區又會多了些甚麼?

記憶所及,自從2008 年左右,名為「HK ART FAIR 香港國際藝術展」的藝術博覽會便開始落戶香港,因主辦單位搞得有聲有色、風頭無兩,幾年後便成功吸引到國際藝術展覽巨頭── Art Basel 來收購,易名「Art Basel in Hong Kong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躍登龍門,成為巴塞爾三大藝術博覽會之一,引來城中無論藝術界、公關界、政商界,甚至演藝界等名人雅士前往朝聖,為了一沾旺氣,於是在巴塞爾藝術展期間或前後,琳瑯滿目的各類藝術活動,都務求擠進同一個月份直至溢瀉為止,這個現象於是被戲謔為「藝術大爆炸」。

【朱事八卦】習慣

朱栢謙 Apr 11, 2015 藝民談

我下次一定不再寫老爸,他也不是我甚麼靈感泉源或有甚麼好寫,不過這幾天我真的想起他。

不知從何時起我開始不太喜歡「習慣」,因它給予我呆板的感覺,沒生命力沒靈魂的,好像是刻意為著要建立甚麼而要養成它的,多麼吃力不自由。

最近在為一個跨媒體的合作計劃作最後衝刺。並不是因為準備時間倉卒,從接到計劃到最後的展覽,也有一年了。只是大家在前期,討論得太久了,結果從定案到製作完成,的確有點讓人捏一把汗緊迫。截稿時,還在佈展,音響和燈光還沒裝好,我還沒看到作品的整體效果,但是相信工作伙伴們對這件作品的百分百投入,出來的效果只許成功。

自大學畢業出來工作後,和朋友各奔前程,雖然大家工作性質不同,但竟能在近十年的聖誕左右日子,夾得上共同的假期離港旅遊,實屬難得!但因這段檔期外遊的費用比平時高,所以專門選擇一些少人會在十二月前往的內地城市,成為了大家的默契。剛過去的聖誕,我們便一起去了蘇州數天,當中印象最深是2006 年建成的蘇州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