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藝民談

ArtManTalk

清場前的黃昏,我提早在人眾湧至之前,由灣仔拾步慢行至金鐘佔領區。沒有瘋狂地拍照,反正以我的拍攝能力也無法記錄那沉重的心情。我盡量睜眼攝入每一個物件,撐起耳朵記住途人的對話,再讓皮膚存記起那仍然翻滾的激情。天橋垂掛下來的塑膠標語,經過七十四日的洗禮,拖著末端秤錘式的水樽,隨著將至的冷風,無力但仍然在拍打著那冰冷的混凝土,也真的累了。

【天仁囈語】想像未來

王天仁 Jan 04, 2015 藝民談

自從踏進了20xx 的年份,感覺很是不踏實,因小時候看過的卡通片或科幻電影之類,多以20xx 為未來的年份設定,哪料到霎眼間,「未來」成了當下,科幻的事情也許沒實現太多,又或者手機和網絡世界已夠科幻;無論如何,小弟在新一年開首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有關對未來或將來的想像之重要性,因為這種想像,其實不只關乎到科技發明,對國家發展、城市規劃、政策制定、藝術文化創新,以至對人生的思考都十分重要。只是,在我城,從小到大我們都沒被鼓勵去投入想像。

四十多天了,心情雖然不能完全平伏,但是總算開始坐下來整理一下思緒,也要完成丟在一旁許久的工作。答應要寫的外遊經歷在新的衝擊下又多了些想法。

【天仁囈語】聖誕快樂

王天仁 Dec 05, 2014 藝民談

12 月,又來了,每年踏進這月份,都驚覺這麼快又一年。悵然若失之際,卻總是遇著所謂普天同慶的大日子,是否耶穌想在急景殘年之際給大家帶來希望和溫暖不得而知,只知從小對聖誕都隱隱然感到一種淡淡的唏噓愁意,尤其是當四周人工化和商業味的廉價歡欣洋溢之時。而今年的聖誕,更肯定不會是令人太愉快的一個,因為我城從未如此黯淡過。

朱栢謙的二零一四年是有點特別的。

這不是按常規出現的文章, 檳城創作的續篇希望能在十二月與大家見面。最近所有的事都不按章法地發生,我也無法以正常的途徑去思考,心情壓抑得無法容得下創作。

「佔中」、「遮打革命」、「雨傘運動」等等,無論用哪個名字,都是香港歷史上重要一頁。這一頁,有光輝、有黑暗、有勇氣、有怯懦、有理性、有橫蠻、有秩序、有失控、有邏輯、有抹黑、有證據、有揑造、有仁義、有卑劣、有智慧、有愚昧、有分析、有盲目、有誠實、有虛偽……至於截至小弟執筆之時,仍然沒有的,是一個合理而使香港人心悅誠服的真正普選方案。

這是一個超現實的故事。

這個超現實的故事發生在一夫多妻制已被廢除多時的社會,劇情奇異,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3D Pina Bausch

Oct 27, 2014 藝民談

香港不乏翩娜.包殊(Pina Bausch)的舞迷,觀乎今年香港藝術節為向Pina 致敬而呈獻的《康乃馨》連連滿座便知!事實上舞團每次來港演出都一票難求,從這方面看,港人的藝術品味與追求的確貼近國際水準!(如果不是盲從……)

不過近幾次看他們的表演,都缺乏一種感動,或者抱著看舞蹈的心態和期待走進劇場是錯誤的,必然要失望而回,因為Pina 所領導的舞團「烏珀塔爾舞蹈劇場」名字上已張揚其作品並非純舞蹈那麼簡單!她不單通過舞蹈,還注入劇場元素如諗白、對話、歌唱,甚至哭笑,去表達情感思想,儘管糅合日常生活的元素,詩意的風格卻不易掌握。在看《康乃馨》時,不少觀眾都睡著了。

學藝滿師,終於能夠畢業並投身戲劇界。A與B是一對兩脇插刀上刀山落油鑊的桃源兄弟,他們自小都有著相同的夢想:成為偉大的演員。

【天仁囈語】鬥志

王天仁 Oct 24, 2014 藝民談

開始寫作今期稿件之時,心血來潮,看看自己在這個每月一篇的地盤吹水吹了多久,噢!原來剛好是兩年。兩年來東拉西扯,或談藝術展覽、社會現象、教育問題、旅遊見聞,城中熱話等等,題目實在雜得可以,幸編輯依然容忍,讓小弟繼續大放厥詞。正在搜索枯腸,未知有何題目未曾談過之際,看到剛洗好正待晾乾的球衣在飄揚,終找到想和大家分享的事情,這事情,叫「鬥志」。

今日意義的主場藝術,有一父一母。

父親是原來的主場藝術。在我上班以後,主場藝術換過一次版面,成為了現在──正確來說是關站前──的模樣。

但在更新版面之前,主場新聞也有藝術版。新的藝術版,當然是建基於前作的。

別人常問我,創作的靈感從那裏來。我覺得回答「生活就是藝術」太概括了,也不負責任。希望藉此平台將剛完成的檳城藝術交流計劃隨想、生活見聞的漣漪,做創作以外的延伸思考,與大家分享。

這次和以往有點不同,沒有預期做作品之下反而做了幾件稱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