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行政政策

Administrative Policy

喜歡藝術的朋友,很可能都曾經萌生起想唸藝術、想當藝術家的念頭吧。但後來因為某些現實原因,令你把這個夢想放下了?

兩年前剛卸下教職,同樣在中大藝術系教出了很多優秀藝術家的呂振光認為,入藝術系的學生,其實都是真心想做藝術家的,但最終能否做到的關鍵,竟不是才華,而是堅持?

陳育強在中大唸藝術也教藝術,時日如飛,一教已是廿多年的光景。

「想過當藝術家嗎?」答案是絕對的。他在美國唸研究院時,揀的還是純藝術,但心裡卻一直要克服「藝術無用」的焦慮。

作為藝術,電影有一個很特別的定位:除了是創作之外,它還是一門工業。過往,香港的電影人往往從低做起,俗稱「紅褲子」出身,穩打穩紥;現在,來自學院的電影系畢業生愈來愈多,卻面對不夠經驗的煩惱。拍電影,究竟為甚麼要唸書?

蘇荷兒童美術館

在一個功利的、事事追求實際的社會,要喚起群眾對藝術的注意,殊不容易。 藝術令人覺得不實際,因為它不停留在事物的表面,而是帶領人探討或追求一些關乎生命的東西和價值。其實近年來,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藝術的好處,「藝術是重要的」這句話也不再只是出自藝術家口中,可能是教育家、社會學者、市場經濟學者也會如是說。甚至為人父母者,也熱衷張羅自己的孩子課餘的藝術活動。 今回我們邀來了台北蘇荷兒童美術館館長林千鈴,且聽林館長訴說藝術對一個孩子、甚至整個社會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