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由幼年畫畫至今、已經80歲的本土畫家歐陽乃霑,對畫畫的熱情依然充沛,閒時最愛做的,便是相約友人出外寫生。無論油畫、水彩、素描、版畫、鋼筆、水墨… 他也能畫,他的畫更充滿了生活質感。不過近年來,他對水墨的興趣大了,在自己雅緻的畫室裡也擺放了許多山水和字畫。談及水墨創作,霑叔說,國畫重視臨摹, 不過畫水墨的人,也不應只臨摹前人的作品,「畫家本身對真實的景物也要有所體會,我自己更會把生活畫進去呢。」

看王無邪的水墨畫,你很難將它們歸邊為「國畫」或者「西洋畫」。一方面,它們富有濃厚的中國味道,用 上皴法等國畫技法、着重水墨的濃淡;另一方面,他於光線和幾何線條的運用,又帶有西方藝術的特色。這種多元特質,也許與他的背景有關:曾經寫詩、出版文學 雜誌,又跟隨新水墨大師呂壽琨習畫,後來再到美國學習西洋畫及設計。「因為覺得自己不足,所以想學多一點。」這位現代水墨大師把自己形容為半杯水 ﹣沒有注滿,才能夠盛載更多。

 

趙寰的畫,一方面像兒童繪本般細緻柔和,另一方面卻有一種富現代氣息的尖銳感,仿佛一個不小心,美好的表象便會劃開,把你拉進黑暗當中。她愛在畫中添上細細的血絲,有時候在皮膚上,有時候在身體以外,一絲一絲織出複雜的紋路,標誌着生命力之餘,又為賜予畫面一種複雜性,在童話與成人世界之間拉鋸不定。

與人稱「阿鬼」的先鋒藝術家黃仁逵談創作,絕對是一次開闊視野的難忘經歷。首先被這位鬼才的多面創作身份所懾服﹣既是本土抽象畫家、又是藍調音樂家、金像電影美指…還寫得一手好文章(藉《籠民》獲金像編劇、《放風》獲中文文學雙年獎)。與黃仁逵談藝術,一如他的文藝創作般,在處處機巧裡總予人「峰迴路轉」的感受,其藝術理論更予人一種「開腦」的作用。不過最出奇不意的,還是他那一句:「我不是一個藝術家;藝術是一個含糊不清的字眼。」

馮永基

馮永基的建築師身份人所共知:他從事建築署廿多年,主理過的公共建築項目有很多,當中包括大會堂低座及紀念公園、獲獎的香港濕地公園等。他坦言建築是他的終身事業,不然不會在退休之後,仍願意義務出任西九管理局董事、康文署的藝術館顧問,還在中大建築系的通識課程執起教鞭來。 不過,除了建築,他原來還有另一份愛戀,迫使他在2008 年的情人節提早退休,投入另一個懷抱,她,就是現代的水墨藝術。

像蛋糕般一層一層的臺上,站着一名眼神迷茫的女子菁華。圍繞着她的,是一群像齒輪般運作的「女工」,以機械式的動作,送上一件件衣裳。菁華逐件衣服試穿,卻不感滿意,換下一件又一件,女工們的動作

愈來愈快,菁華腳下堆積的衣服愈來愈多,也迫得她也愈來愈慌張......這是Videotage駐場藝術家Julia Burns與香港藝術家Enrica Ho共同創作,以表演為基礎的裝置作品《菁華的空虛》,透過女主角菁華對「標準」青春和美麗的追求,道出現代女性自信心普遍低落的現象。同為女人,臺下的我也感受到那種對外表無止盡追求的不安與恐懼。

在她筆下,連家十兄弟姐妹,見證了香港多年歷史發展;井字型公屋、筲箕灣金華街、土瓜灣街頭都是相遇與分離之地;甚至連公雞碗、雞毛掃、棉胎都紛紛成為寄情之物。 「我沒有想過要寫甚麼情懷。」陳慧本人如是說。但是讀著一個個他或她的故事,卻彷彿看到藏在背後的角色——那個叫香港的城市,以及一些共同的記憶。

觀看這位香港著名藝術家的作品,你會很容易被他的畫吸引:不單在創作上他採用的新鮮媒材,也不純是其深具創意與趣味性的「立體」山水畫、動物畫;而是當你細看他的作品,你會不自禁地想走出繁囂營役的現實,尋回一份久違了的寧靜,還有純真。

把露台封起以擴展可用空間,種一棵樹以獲得地的使用權,放一堆雜物以佔據更多地方......無論在那兒,生存空間也是我們永遠的問題,而人也想出各種層出不窮的方法,哪怕只為了多一點點地方。當北京藝術家宋冬,發現母親如何把多不勝數的東西,藏在庭院的角落、街頭巷尾,甚至是當年的防空洞之內,才驚覺這種生活方式對自己一路以來的影響。於是,他透過創作《窮人的智慧》系列,審視窮人如何在困境中爭取生存空間和權利,同時也探討生活中的挫折感與創造力的關係。

你最重視設計的哪一點?是實用性、前瞻性,還是外表?近年興起的「批判性設計」(Critical Design),超越了設計的功能性,把重心放在反映當代文化及觀念之上。同是批判性設計的中流抵柱,來自荷蘭的鬼才設計師 Jurgen Bey 說:「比起設計,我對提出問題更有興趣。」

甚麼是「批判性設計」 (Critical Design) ?

「批判性設計」是以設計作為媒介,來回應社會的一些觀念和狀況,同時挑戰消費文化的一種設計概念。當中,成品以及設計過程本身也是作品的一部份。這些設 計通常會挑戰觀者的固有觀念,讓他們從中得到啟發, 從而以一個全新的角度去思考。 由 Anthony Dunne 提出的「超越功能性」,便是它 的核心概念之一。

也許你也曾經為他的《聾貓》而捧腹大笑、在卡拉OK高唱他的改篇歌詞(例如火鍋版的《滾》),你又可有興趣認識它們的作者小克?除了有趣的漫畫,在他筆下,亦有悄然消失的香港舊景,有叫人唏噓的成長故事,甚至連海洋公園那兩隻熊貓(不是樂樂盈盈,是安安佳佳!)的故事也變得有笑有淚。

林東鵬

林東鵬說,他最初接觸藝術是從西方的梵高和畢加索開始。到中大選修這一科,他卻無意間遇見了中國畫,走入其中,始發覺內裡竟是一個七彩斑斕、閃閃生光的寶藏。 觀看這位香港著名藝術家的作品,你會很容易被他的畫吸引:不單在創作上他採用的新鮮媒材,也不純是其深具創意與趣味性的「立體」山水畫、動物畫;而是當你細看他的作品,你會不自禁地想走出繁囂營役的現實,尋回一份久違了的寧靜,還有純真。

來自台灣的新媒體藝術家郭奕臣,一直以富詩意的風格,透過錄像、裝置等媒介,去探討不同的題目。有內在的感受,也有社會性的議題。他認為藝術與兩者並不能分開,因為: 「人無法獨立於社會存在, 藝術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