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香港自九七回歸後暫時最大規模和最長時間的社會動盪,相信在本文出街之時,仍未會見到止息的曙光;相反,可能正落入新一輪的惡化之中,惡化的除了可能是抗爭者與當權者(及其爪牙)之間的衝突,更甚者,是人與人之間的裂痕,無論是街頭巷尾的茶餐廳、交通工具上、甚至是家庭成員之間,因著對事件的不同看法和態度,這幾個月來已隨時變成劍拔弩張,情況令人擔憂。 

在支持或反對之前,首先是認識和理解

圖書館,彷彿從來都是知識、歷史的象徵;但同時,它亦意味著一種體制,擁有將各種類的知識分類、排列、定義甚麼書籍值得納入為館藏、甚麼書籍可被市民閱讀接觸的權力。這份權力看似溫和至極,然而書籍的傳播從來都是當權者關心的議題,因為知識的傳授、歷史的話語權、人們各種巧思與創意,都一一紀錄在書本之中,那意味著思想的自由與歷史版本的流傳,市民亦能通過知識的傳授來往得更大的力量,令政權更難操縱。由於書本蘊藏著奇妙的力量,故愛書者往往產生對書本的感情及依附,而當權者亦會極為關注。

為配合現正於威尼斯舉行的雙年展,香港視覺文化博物館M+在8月30日於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辦首場座談會「歷程:香港四度參與威尼斯雙年展」,除了有今屆香港展館的策展人李綺敏和藝術家謝淑妮外,還有過往三屆雙年展的參展單位,一起回首過去的展覽經過。

我從來沒想過談日常是奢侈。在法國兩年,期間發生了三次恐襲,雖然身處的小城離巴黎、尼斯甚有距離,但末日感從未如今天般沉重。城市在沉淪,法國人當天告訴我:回復日常,是對恐怖份子最大的反抗。不要害怕上街,不要害怕穿甚麼顏色或樣式的衣服,不要害怕說甚麼、寫甚麼、聽甚麼、想甚麼,對欲以恐懼控制人心的邪惡勢力來說是最壞的發展。日常,是最微小卻又強靭的反撲,像野草一樣。在一般人視而不見的地方,經歷著個人的高低起伏,散發著微弱卻持久的光芒。

新加坡藝術家莊志偉在1a空間的展覽「移動的微妙」,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這樣。生活沒有甚麼大道理,但堅持下去有其價值。生活中的悲歡離合也許只有自己一個人關心,但並不代表沒有拿上枱面被欣賞的價值。相反,即使是再微小的生活細節,也有詩意存在。

不知不覺,台灣月已來到第十四屆,一連串精彩的節目將於10月4日展開,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代理主任盧筱萱分享說:「『台灣月』一直有系統地向港人引介台灣藝文團隊及活動,將台灣公民社會的人文精神,深植於港澳社區。」今年以「搭台」為主題,積極發揮多元角色,搭建平台及舞台予兩地藝團、觀眾交流,展現台港文化合作下豐碩的成果。的確, 藉由「台灣月」帶來藝術展演,多年來一直廣受好評,已成為本地備受期待的藝文盛宴。

作為前線藝術教育工作者,每年五至八月,我都穿梭於各藝術院校的畢業展中。現今的藝術從業員,學士學位是基本門檻。但是整個香港的藝術教育資源,仍是捉襟見肘,公私營藝術教育機構唯有各顯神通,開辦各具特色的課程,才能吸引不同需求的求學者。

公營

「故事的力量能豐富我們的想像。」 ——袁志偉

發白日夢絕不是無所事事者的專利權。只要生而為人,你注定會不由自主地發白日夢。當你腦袋放空,思緒暫且脫離眼前的世界,發白日夢已成為靈魂休息的中轉站;或者在發白日夢中途,你突然得到靈感女神的感召,靈機一觸就創作到新作品出來。

發白日夢正是每個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如澳門插畫師袁志偉,他也是喜愛發夢者,最近更舉行了個人童書繪本《想甚麼?》展覽。一本看似平常的兒童繪本圖書,承載著插畫師的童年回憶。儘管這本兒童繪本圖書沒有留下結局的尾巴,但這一種留白格調正好刺激讀者的想像空間,引領我們走進創意的泉源。

今年夏天,對所有香港人而言,都是漫長而看不到盡頭,四處濃烈硝煙或尚能隨風散去,積壓在心頭的憤慨、悲慟、擔憂、創傷,甚至是身體上的疤痕,則難以磨滅,尤其對大部份年青人而言,面前還有好幾十年,要面對只會變本加厲的極權,可以怎樣走下去?

九月危機

陽光海灘、盡情玩樂、無拘無束、青春汗水和爽朗笑容……一切本應屬於暑假的畫面,今年或以後可能都不復見了;取而代之,是疲憊而受傷的身軀,是被強權羞辱的經歷,是有家歸不得的家庭裂痕,甚至或因「暴動罪」而來、動輒十年八載的牢獄之災…隨著暑假戛然結束,以上一切夢魘不但未會畫上句號,反之只會隨著新學年而惡化下去,情況令人憂心。

藝術陶冶性情之餘,亦會帶來包含民族獨有的性格及時代的衝擊。當中國改革開放後,藝術創作亦起了相當大的變化,在中西文化彼此碰撞、互相豐富下,令不少中國美術大師也學會了左右互搏的繪畫技藝。在上一篇《如何欣賞文藝復興素描101》速記了學習欣賞西方素描的功架後,導賞員帶我們進入了國學的世界。大師如張大千、徐悲鴻、齊白石及李可染等的作品,終於不再需要只風聞其名。不過,在大師的作品面前,對於國畫我識條鐵而言,黑漆漆的中國水墨畫,要習得入門欣賞心法,應該從何入手好呢?難得可以在核心的外圍欣賞大師的作品,又是時候由小弟慢慢拆解如何欣賞中國水墨畫101。

藝倡畫廊現正於其中環空間舉辦「女性 + 水墨 | 中國 + 香港」 展覽,邀請六位新生代女性水墨藝術家舉行聯展,來自中國內地和香港的各佔一半,三位來自中國女藝術家在傳統文化底蘊之上創作,施展純熟的水墨畫技法;而香港女藝術家,採用傳統工筆畫技法的同時,勇於把中國水墨推向實驗水墨的領域。

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作品,確立了日後的人文精神,推動了古希臘與羅馬的文化復興。沒有這個影響深遠的文化搖籃,歐洲就不會出現人文思想解放,也不會出現科學的冒險精神及更多有助人類發展的學科。文藝復興三傑,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及拉斐爾(Raphael),固然是無人不識,但大師們的作品自有其不容易探入的藝術意境,平民百姓如我亦未必能即時看懂。假如有人嘗試簡要地勾勒時代、人物及背景,還要精、簡、快、狠及準確地教人入門觀賞,當然最好。

西九文化區M+展亭的展覽「境遇—五個人」已於炎炎夏日拉開帷幕,今次籌劃了五位來自不同地區的女性藝術家,明顯呼應著藝術界近來對女性藝術家的關注逐漸升溫。展覽名特意標示著「五個人」,就是希望能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五位身上。她們許是因為女性這一性別才被安排一同展示,然而姑勿論性別為何、來自不同的文化和世代,最主要能被編排在一起的原因,是她們在創作上各自表達了自家、獨門獨戶的退避與拒絕的方法。

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行一連四場的「台灣式言談2019」系列講座,於五月的最後一日迎來第三位主講者蕭青陽。許是香港藝術三月之時,他應旅遊發展局的邀請拍下遊走於大街小巷裡的街頭藝術,故是次以「香港我愛你 何日我再來」為講題,其透徹的美學觀察在香港急速步伐的環境下,逐漸發展出獨具在地生命力的「繁忙美學」。不單止是塗鴉,郊野及建築也可以說是香港生活美學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