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評論

Review

「心創作劇場」由陳慧心於2003年成立至今,我曾看過他們的製作不算多,只有2010年的《胖侶》及2011年的《摘星天梯》。前者獲得了第二十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女主角及配角四項提名,陳慧心便是當中的女主角,證明她在演藝技巧上是無庸置疑的。

這次她製作的《女煮人》更由她自己獨挑大樑,是一個集監製、導演及創作於一身的獨腳戲。小本經營的劇團在有限資源之下搞製作,出現這個情況並不罕見,從另一角度看,可帶給製作人全方面的體驗,亦未嘗不是一個難得的經驗。

《擊舞迴響》是「開懷集」系列節目之一,演出結合敲擊與舞蹈,觀眾可用「耳」目一新的方法來欣賞舞蹈,內容風趣幽默,盡顯表演者的默契。四位演出者在舞台上放棄了一貫的表達方式,改而尋找及分享他們之間共通之處,探索自己的界限。在這個探索各人各取所需的過程中,音樂和舞蹈一同演變。台上每位演出者讓自己的想像接受挑戰,藉著過程和推進,尋回動作、轉移和分享。作品雖是舞團於2001年創作的作品,但演員仍充分展示了他們對這作品的熱愛和投入,令人印象難忘。

2046年,香港是否50年不變,繼續繁榮﹖新界的圍村可否抵抗發展商的蹂躪,保留原始風貌﹖可持續發展的真相又是甚麼﹖從荷蘭回港尋根的鄧小牛,在舞劇《小牛講古仔》引領觀眾一起尋找城中村,與未來導賞員小紅帽跟大家娓娓道來這個末世寓言。

(下文或含劇透)

由王爾德的著名童話的意念改編。小燕子飛過城裡,正好歇在快樂王子雕像下。王子生前不問世事,死後獲立為一座雕像站在城中央,卻看盡人間疾苦。他於心不忍,卻動彈不得,只好請小燕子幫忙,將他一身寶貴的裝飾東西都送贈窮苦大眾。小燕子剛開始還有點勉強,但明白了王子的無私後,牠無怨無悔地陪伴王子,甚至獻上生命。

意大利歌劇天才威爾第的三幕歌劇《弄臣》,故事取材自法國作家雨果的話劇《國王取樂》,由彼亞維作詞。《弄臣》一八五一年於威尼斯首演,是威爾第首齣蜚聲國際的作品,至今已成為世界各地經常上演的歌劇。悲劇主角是李果列陀,他是駝背的宮廷弄臣,因助好色的主子曼都瓦公爵到處尋歡,結果令女兒吉爾達也成為公爵的獵物。李果列陀欲殺公爵報復,卻導致女兒死亡。

香港話劇團製作的《教授》以香港中文大學為故事背景,由曾於中大就讀的莊梅岩、陳焯威擔任編劇和導演就最好不過。編劇在劇名和男主角上是放了一點小趣味,潘燦良飾的「教授」實質是講師,原來大學裡的人習慣稱此講師為「教授」而改不了口。《教授》除了由「教授」和學生 Lucretia (郭靜雯飾) 擔任戲份最多的男女主角外,筆者覺得全劇最重要的一環,是由「教授」主理的一隊學生辯論隊。

康文署舉辦的「喝采系列」,每次均邀請到世界一流的表演者來港獻技,包括Anne Sophie Mutter、Krystian Zimerman、Renée Fleming,每場音樂會準會是全場爆滿,一票難求,同屬此系列的鄭京和小提琴演奏會,當然也不例外。

鄧世昌 X 邵美君的「新戲匠」系列作品。內容講述與歷史人物鄧世昌擁有微妙關係的中學生鄧寬,面對教育制度的問題和成長的關口的困惑,於聖誕爬牆逃離校園。學校兩位老師和好友牽涉入事件中,亦同時讓他們思考人生和歷史的重要課題。

觀賞場次:(首場)2013年11月30日,8pm,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 Festival)今年的展覽名為「天零零」,主題是人對移居太空的想像,為人類下一個棲息地進行探索。這展覽縱然表現了對人類未來的關懷,但太空與我們的日常生活相差十萬八千里,整體概念並不容易駕馭。藝術家要利用作品,將八荒之外的浩瀚太空,與我們這些站在地球上的人們,連結起來——像請企鵝移居樹上一樣,不是不可能,卻很困難。

文:阿角 / 圖片提供:安樂影視

中國人喜歡說「血濃於水」,仿佛我們的DNA有甚麼魔法,只要有血緣,愛就能憑空出現。難怪電視劇最愛「搵仔」橋段,十年八年沒見的陌生人,也能在相認的瞬間生出深厚感情。不過,對於日本名導是枝裕和來說,家庭這回事不止於——也不限於——單純的血緣關係。

文:靜怡 / 圖片提供: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藝術節辦事處 觀賞場次:2013/10/19 7:30pm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幸福的家庭大都相似,而不幸的家庭卻有其各自不幸的理由。」—— 列夫 ∙ 托爾斯泰

文:阿角 / 圖片提供:HKIFF Cine Fan

第一次看費里尼的《八部半》,朋友看著我手上的DVD,語重深長地丟下一句:「好電影,但很難看得完。」因為太深。

《金魚之島》是香港話劇團「新戲匠」系列的作品。整個製作主要由新進藝術家參與。為了使更多新人能參與演出,作品把演員分為A和B兩組,輪流演出。筆者觀賞了A組的演出,劇作的主題清晰,講從大學輟學的深圳男子阿平與離家出走的香港少女April,二人從陌生到熟悉的故事。作品在處理都市生活狀態上花了不少心思,其舞台佈景以及情節設計值均得稱讚。當然,作品也有進步和成熟的空間,特別是故事節奏的安排和演員的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