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電影

Movie

今年的香港金像獎,出現了一個令人震奮的結果:港味甚濃的功夫片《打擂台》,在面對《狄仁傑之通天帝國》、《葉問2》等製作技術更優秀完善的對手下,仍然勇奪「最佳電影」之殊榮。當然,這不是說它比其他電影更好、更威,而是證明了,有些精神仍然是應該留下、值得表揚的。導演之一的郭子健笑說: 「我覺得這應該叫『精神可嘉獎』。」

甚麼叫幸福?

May 24, 2011 電影

來到現代:二十九歲婚紗店店員戀上二十一歲男孩,愛得轟烈同時迎來了小生命……聽到這種故事,我們總斷定這不是通往幸福的道路。但,為甚麼?就如《幸福的旁邊》導演麥曦茵(Heiward) 所言:「這個男孩令這個女孩快樂,可能與幸福還有些距離,但他們可以一起去尋找(幸福)。」

當中國大導致力歌頌今天的繁華盛世,紛紛追逐華衣、美女、大製作,拍出一齣齣所謂「大片」,幸好我們還有賈樟柯。自第一套作品《小山回家》開始,賈樟柯鏡頭下所凝視的,正正就是社會真實蒼涼的一面。中國著名畫家陳丹青曾說過:「和凱歌、藝謀比,和馮小剛比,賈樟柯是不同的一種動物。」

第16屆ifva(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正式結束,各項大獎經已麈埃落定。當你在銀幕前拍爛手掌、在作品前評頭品足,又可知道當中作者付出的努力與面對的難關?故此,△志特意專訪當中的一些得獎者,與大家分享他們創作背後的一點一滴。

也許芭蕾舞者壓力真的很大,英國早於1948 年便已經拍了一齣芭蕾夢魘。《紅菱艷》源自《紅鞋兒》這個童話故事,故事中穿着紅鞋的女孩子只能夠不停地跳舞至死,同樣,電影中的主人翁與舞蹈的關係也密不可分。戲中女主角佩姬靠自己能力登上首席舞者之位,演出大獲成功,但她卻過不了愛情或理想的一關。跳舞是她全部的熱情與生命,舞蹈團團長問她:「你為甚麼跳舞?」她反問:「你為甚麼活着?」。結果當她隨音樂家情人出走,放棄芭蕾舞事業以後,心底裏並不能夠當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生活與藝術變成了傷人的兩面刃。

「女孩變成了天鵝,需要愛來解咒,但王子愛的不是她。她自殺了。」相信你或多或少都聽過《天鵝湖》的故事,柴可夫斯基筆下的悽怨動人,在鬼才導演戴倫阿羅諾夫斯基 (Darren Aronofsky) 手下竟化為驚悚深沉的《黑天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