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天仁囈語】六月只剩下一天和一種顏色

自八九年開始直到永遠,六月,便只剩下一天和一種顏色,是血紅色的六月四日。

陳冠中的小說《盛世》,以隱喻手法指整個月份被消失了,然而,即使被消失,或許只是表面,在眾人心裏( 至少在不少香港人心裏),只要八九年已有十歲八歲或往上數的一輩,相信也難以忘記一切在電視上看到的畫面和閱讀過的報章,從此,八九年成為了兩個世界的分水嶺。

小弟八九年時在九龍一地區天主教小學就讀五年級,一天早上,原本擺放了聖母像的禮堂,竟然被老師們一夜之間佈置成了中式靈堂,大大個白底藍色的「奠」字,加上掩映的白蠟燭火光和花圈,還有好些眼淺的老師忍不住掉眼淚,那種帶來的視覺衝擊和心靈上的震撼至今猶在;那時雖然懵懵懂懂從電視和報章上知道北京發生了大事,好些手無寸鐵的學生被解放軍以子彈和坦克鎮壓下來了,心底慢慢蘊釀出的憤慨,卻是明明白白的湧出來,藉由老師帶領我們唱的歌曲放聲宣洩。那是唯一一次全校在唱不是聖詩的歌曲,而是一些慷慨激昂的流行曲,印象最深的是譚詠麟的《傲骨》和崔健的《一無所有》,這種種畫面和聲音,與新聞中軍人持槍走過火海一片、血跡斑斑的學生夾雜惶恐與憤怒的神情等,成為了往後一輩子對六月份的記憶……

廿多年過去了,雖然一直以來從沒參與過維園的燭光晚會,但每當聽見或閱讀到一些論調,說大家應向前看,要發展,要社會進步、國家經濟起飛,甚至說根本沒六四事件發生過,是造假或說當時事件是顛覆國家和外國勢力入侵手段云云時,莫名的怒火還是會立刻燃燒起來。如果你是還算年輕的一群,又從來不清楚六四事件是甚麼來的話,希望你能用盡一切方法,嘗試認識當年發生的事情。歷史上的一些傷疤,是永遠不會癒合的,無論是甚麼理由,同一個國家的人,以武力去拿掉另一群人的性命,這染血的一天,是絕對無法洗刷掉和蒙混開脫的,真相就是真相,越是想消滅、躲避、否認、掩飾,就只會越是作賊心虛的表現罷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