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天仁囈語】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世界上什麼是有用?什麼是無用?戰國時期的中國哲學思想家莊子,可能是其中一位對這問題想得最透徹的人──看似古怪扭曲不能用來做任何東西的怪樹沒用麼?卻能得享天年免遭砍伐,人們更可在樹下乘涼休息;該是最有用的一片土地,如果破碎成小塊小塊的石頭,還是否如當初般有用?「有用」、「無用」從來並非事物本身的問題,如何去看待事物,如何把事物的用處發揮,足以改變事物有用無用的命運。

修讀藝術相關的科目,從來被大部份香港人視為無用,讀法律等則是上算。然而,隨著西九由概念泡沫變得好像有點實在的時候,不少人又一改口風,認為在香港搞藝術將會「有so」;唸法律呢?隨著阿爺對香港的「關注」日益加強,法律界的前境多了一片迷霧,似乎沒以往般「有so」。如果「有用」、「無用」的判斷,就是我們選擇人生路向的唯一標準,那麼這個標準也實在太不可靠、太難估計了…

為什麼會談到有用無用的話題呢?是因為自從出現「佔中」這社會議題以來,不少人的評語都是:「唉!搞咁多嘢做咩呀!無用架啦!大陸點會聽你講呀!」「唔好做埋晒啲無謂嘢啦!普選?以前都無架啦!搞搞震!」不論對佔中的立場如何,但對於「無用就唔做」或「以前都無架啦」這些論調,確是非常不合邏輯的。

如果任何事情都先要知道成果才去做,那麼人類的發展歷史最少要落後好幾百萬年了!學術領域的探索、科技或醫學的研究、運動員的比拼…甚至簡單如一句說話和一個笑容,難道都是已知必然的成果或收獲才去幹的嗎?而難道我們現在使用或接觸的任何事物,如果以前無的話,就不該去想,不應擁有,無需追求?這說法連反駁的例子也不用舉,因實在是荒謬得離譜。

適當的風險評估和量力而為,對於進行任何決策都不可或缺,但那種衡量或盤算說到底只是參考,世上哪有百分百肯定的事情?況且,如果我們還相信世上有一條界線叫「合理」或「合邏輯」的話,在追求普選的議題上,哪種普選才算得上「合理」或「合邏輯」呢?所謂「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不是孔子早在春秋戰國時代教曉我們的節操嗎?有用、無用,未試過,誰說得準?何況結果未必是判斷成敗的唯一標準,過程泛起的漣漪,總有天會成為巨浪,歷史不是已告訴了我們嗎?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