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一直在等待的牠 —「零核時代:香港不核作」攝影及插畫展

我們曾經在日本電影中看過許多令人動容的人與動物的故事,如《八公犬物語》中每日接送主人的八公。但當災難來臨,我們又是如何對待牠們?《柴犬奇跡物語》中的瑪麗在地震中救了兩個年幼的主人後,卻無奈被遺留在災區,幸而最終回到了主人身邊,但現實中是否所有動物都如此幸運?

3年前,311福島核災後,日本政府設立了半徑20公里的警戒區,撤離了17萬人,但不容許居民攜帶寵物離開,超過一萬隻貓狗及其他動物被遺留在災區。攝影師太田康介在2011330日首次進入禁區至今,堅持用鏡頭記錄了這群流離失所的動物,並為牠們提供食物。

為甚麼照顧我們的人突然都離開了?

太田喜愛貓,最初因為想餵飼災區中的貓而冒險進入警戒區的他,卻被眼前的景象震驚:「路上既沒人也沒車,只有許多遊蕩的狗,這在當時的日本並不常見。」2011年4月6日,他第一次去了牛舍,那些骨瘦如柴的牛促使他真正決定用相機記錄。加上他發現當時主流媒體都沒做關於福島警戒區的報道,令他更覺危機感:「如果連我都不拍的話,就好像甚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大家也不會知道。」所以他開始很努力地拍攝,在他的鏡頭下,我們看到了因為想喝水而跌落渠道的牛、在破爛的建築物內尋找食物和落腳點的貓狗、苟延殘喘的豬,甚至是在街上行走的鴕鳥……

福島鄰近太平洋,有著許多山脈,事故之前一直都是許多動物平和的樂園,如猴子、野豬、果子狸等,也有許多的寵物和家畜。據太田說,如今災區仍有3500頭牛、3萬隻豬和44萬隻雞,以及許多等待救援的動物,但日本政府沒有任何救援動物的計劃。「警戒區設立之後,許多人無法繼續餵飼動物,這個地方成了動物們的墳場。很多小動物不明白為甚麼照顧他們的人類突然間全部離開了,等著等著就死了。」在這場災難中,受到影響的絕對不僅是人類,還有那些無辜、被遺留的動物。

冷靜不下來

去福島拍攝之後,太田開始想,他真正想做的是甚麼呢?自己作為攝影師的目標又是甚麼?「最重要的就是將你在現場見到的東西傳達給一般人。」他想。太田曾經在80、90年代先後前往阿富汗、柬埔寨等戰地拍攝,但他坦言,當初自己想去那些紛爭的地方,並非想拍甚麼很滿意又傳達資訊給大眾的照片,只是自己想去看看當地的情況,這才是當時最大的目標。而在福島的拍攝經驗與這完全不同:「去了福島開始拍之後,我強烈地感受到,原來有一些事我是很想讓別人知道的,我明白這是我身為攝影師最重要的工作和最主要的目標,所以我希望拍攝工作可以一直做下去。」

太田在2011及2013年分別出版了《被遺忘的動物們》和《依然等待的動物們》。而我們在第二冊中所見的動物的眼神似乎已不如第一冊友善,多了一絲疏離。太田解釋,很大原因是這些動物長時間得不到人的照顧和愛護,所以對人多了警戒心和不信任,而且禁區中災後出生的動物,幾乎從未見過人類。

問及用鏡頭捕捉這些動物是否困難,太田表示自己沒有技術上的問題,卻有處理自己感情的問題:「身為一個職業的攝影師,比普通人更容易駕馭。但有時看到這些動物,自己的感情會過於激動,無法冷靜地拍照。」

小心被洗腦

太田每個星期都會進入警戒區,與許多義工一樣,帶著飼料與水,在區內設置餵飼點,提供食物給流浪動物。也有義工努力帶牠們離開,幫牠們尋找新的棲息之所。問及日本民眾看到這些動物照片的反應,他表示一般人士不是很關心,反應比較大是原本就喜歡動物的人。2011年5、6月份開始有一些日本大報章開始報道,關注的人才開始增多,瀏覽他發佈在網誌中的照片的人也多了。但一般人雖然覺得這些動物很慘,卻很少會自己挺身幫助。2011年5月份澀谷有過一次「請幫助這些小動物」的遊行,大概有500人參加,也是唯一的一次。

為何政府毫無行動?太田指出因為輻射危險,所以政府禁止民間義工擅自進去。但他強調,若不允許民間人士進去,政府應該請專家幫助這些動物。期間雖也有政府保健所的人進去所謂保護這些動物,帶他們離開,但人數很少,而且執行的人,在動物保護這項工作上並不如民間義工熟悉。

展覽開幕時,綠色和平邀請了曾經採訪過切爾諾貝爾核事故的資深傳媒人張翠容與太田進行對話。對於核能發展這一議題,張翠容指出應該對核能有更多討論:「香港對於核能的討論很少,應該有足夠的討論,讓大家知道核能的效益與代價。香港人很緊張洗腦這件事,我們也要小心在核能方面被洗腦。」

對於張翠容提到的安倍晉三說要重開核電廠,太田直言:「日本人,包括他自己都是很蠢的。」福島核災不僅影響福島,也擴散到其他地方,至今仍有輻射泄漏,居民無家可歸,其影響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福島核災的時候我們第一次知道,用核電會發生這樣的情況,而發生之後,你是甚麼都做不到的。」但在之前的日本參議院選舉,支持重開核電廠的自民黨依然勝出。

「核能事故發生之後,大家都很驚慌,沒有有效的應對措施。很明顯,如今人類還未能完全控制核能。如果你未能駕馭,就不應該擁有。」太田說,他亦強調香港須注意大亞灣核電站的影響。對此,張翠容指出,許多購買了大亞灣豪宅的香港人甚至不知道那裡有核電站,這種無知可能會讓我們付出很大的代價。

除了太田康介的攝影作品,展覽亦展出20多幅反核插畫,當中包括奈良美智及台灣知名插畫家幾米的作品。

「零核時代:香港不核作」攝影及插畫展

日期:6-18/2/2014

時間:12:00-22:00(星期日休息)

地點:藝穗會陳麗玲畫廊(中環下亞厘畢道2號,中環港鐵站D1出口)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太田康介 Yasusuke Ota

1958年出生於日本滋賀。曾在編輯製作公司擔任攝影師,1991年成為自由攝影師。自80、90代先後前往阿富汗、柬埔寨等戰地拍攝。此外,也曾到北韓、中南海地區、台灣核電廠等地深入採訪。2011年出版《被遺忘的動物們》、2013年出版《依然等待的動物們》兩本反映福島災區動物真實情況的攝影書。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