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七十後的寂寞嘉年華 -《寒武紀與威士忌》

當你來到三、四十歲,感情、事業皆失意,母親與朋友又相繼過世……你會怎樣去面對?《寒武紀與威士忌》的主角阿紀,在遭受人生的一連串挫敗的打擊下,決定在大坑舞火龍這個熱鬧之夜了斷自己的生命。當這個沉重的故事來到黃詠詩及莊培德博士手下,卻登時變得瘋狂搞笑,一句「哭不出來,不如喪笑至淚流」,道出了這齣黑色喜劇的中心思想。

詩:黃詠詩( 編劇、主角)
莊:莊培德博士( 導演)

當初為甚麼會有創作這個故事的念頭?
詩:2004 年的時候,我去了大坑看舞火龍。那一年其實我的情緒很低落,但當時有個朋友捉我去看。那兒真的很瘋狂,很吵、很熱,也很嗆,那條火龍燒很多香,有一條街那麼長,我們追着它,想拔它身上的香,因為會帶來好運。我們到處找那條火龍找得很累,於是坐下來休息。這個時候,有人把龍頭正正放在我們面前,原來我們休息的地方,就是他們放龍頭的地方。那些工人正要把新的香添上,看見我們在那兒,便把香放在我們的手上,然後繼續舞第二輪。
我很驚訝,那時我很不開心,但有一些東西正在祝福我,不是說神或者是甚麼,但是有一些你不能預計的力量。那個晚上對於我來說很震撼,於是我開始寫一個劇,關於一個人很寂寞、很低落,但原來她是被祝福的,可以繼續走下去,我想寫這樣的一個故事。

你怎樣去理解阿紀這個角色?
莊:她很沮喪、很不滿足,覺得自己被社會隔離了、遺棄了……事實上,有很多人都是這樣,他們的生活很孤獨,不知怎麼的不能追上這個社會,或者可以說是被遺下了。
詩:其實她痛苦的地方,是因為她還抱着一個希望。她小時候受的教育、同學到英國讀書,然後回來香港以後便會特別高級……她是被這種「水」浸大的,但漸漸便發現學校開始要她學國語,跟着到她長大、可以發力的時候,整個世界已經完全不同了,於是她便不知怎算好。有些人可以轉軚,但她還有一種希望,相信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去生活,而不是跟着社會去追、去買樓、換電話,過這種生活。她痛苦,是因為她仍然相信這一點。

有人說過「七十後」是被遺忘的一群,你怎看他們面對的狀況?
詩:我們受的教育是「求真」,因為那是西方的教育,要討論、尋求真相;中國人是「求善」的,最重要是大家和睦,誰突然間引發問題、紛爭的,便不是好人。我們夾在這兩種價值觀中間,在這裏不能發揮。劇中有很多鬼,我覺得我們就好像社會內的一些「鬼」,我們繼續相信自己的信念,不停的去尋找,但是社會的發展已經不是「七十後」的,即是現在三十多四十歲的人。好像我們遇不到自己的年代,而所有的希望是放在我們後來的人身上。我們很聰明,但這種聰明只會令我們感受到這種痛苦,所以戲中有很多「爛gag」,很多人是「都解決不了,便笑笑算吧。」,也沒有了那種青春的幹勁,我們這一代是很沉默的。他們是很特別的一群,這個劇就是說這一班人。

劇中你們探討了香港人的寂寞,你們如何看這種孤獨感?
詩:我想說的是一班人,他們有瓦遮頭但是「無家可歸」,他們找到間屋自己住,但是他們沒有「屋企」。就像香港割了給英國一百年,要回歸了,但其實香港人自己是覺得「我是英國的精英來的!」但我們真的回去了,英國人走了。那究竟我們的「家人」是在哪兒呢?而這兒變成了很多人賺錢的地方,這是很悲哀的。
莊:我想在香港這樣擁擠之處的「孤獨」,是一種很強大的寂寞感。在人群當中感到寂寞是頗諷刺的,亦相信比起自己一個在沙漠的孤獨更加痛苦。

黃詠詩經常以幽默、輕鬆的手法去講一些很沉重的事( 如之前的《香港式離婚》、《破地獄與白菊花》),為甚麼會有這種取向?
詩:這是我的性格來的。我不能去喪禮,因為我一去喪禮,那種氣氛就會令我很想笑,因為實在太沉重。上次我朋友的家人過身了,我去支持他,出席了喪禮。當時我已經很不舒服,需要抽離一下,去到一個 moment 要蓋棺,有個司儀拿着咪( 高八度地) 說:「好喇,大家起立。蓋棺!」跟着我立即奪門而出,去廁所狂笑。
我一遇到這些悲哀的事情,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卜」一聲彈開。其實這是一個機制來的,令我不會太過投入在這種不開心裏面。所以我的戲也是這樣,我一感覺到這些東西就會「跳制」,於是便將它寫低,我的 black humour 便是這樣來的。

這齣劇的題材非常「本地」,那背景不同的你們( 莊培德是英國人、黃詠詩是香港人) 怎樣去合作?
莊:我想我可以帶來一個有趣的角度,因為在某程度上,我在香港也是「被分別出來」的一群:我在香港出生,在英國長大,然後我回來 ﹣因為我覺得我的「故鄉」是香港,而不是英國,但其他人看我,他們會看到「鬼」﹣「鬼佬」。既然這個故事跟鬼有關,為甚麼不可以用一個鬼佬導演?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主意。
詩:邀請Peter( 莊培德博士) 作這部戲的導演,對我來說其實很有意義。就如他所說,他在這兒出生,他不是一個真正的「鬼佬」,其實在某些方面,他是很東方的,對「家鄉」有一種很特別的概念。這兒( 香港) 對於他來說是一個家。他對這兒不同的東西也很好奇,特別是「寂寞」,我想他可以說是寂寞的專家。但他同時也充滿幽默感,而不是單單沉醉在孤寂感裏面。他能夠令場景一方面富喜劇感,另一方面也有種「寂寞」在當中。而且他是英國人,而不是一個澳洲人或者其他地方的人,所以對於我來說,那種「色彩」便變得很不一樣。


《寒武紀與威士忌》
日期:11-13/11/2011 (20:00)
12-13/11/2011 (15:00)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 香港葵涌興寧路12 號)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心創作劇場 Bravo Theatre

Bravo Theatre「心創作劇場」於2003年成立,是一個製作舞台表演、推廣藝術文化、拓展戲劇教育的藝術團體,至今已累積觀眾超過十多萬。我們的製作以貼近觀眾的生活和感受為創作靈感,透過不同的舞台演出,創作出多元化的藝術文化

 

......
黃詠詩 Wong Wing-sze

舞台劇演員及劇作家,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主修表演;2002 年至今編寫 27 個作品。憑《香港式離婚》奪得第 20 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獲 Time Out Hong Kong 雜誌選為 2010 年度 Best of the Best 劇場演出。

身兼導演、演員、動作導演、編舞家、作曲家、音樂家及作家,三十年來活躍於歐洲及香港的演藝圈。其著作《意大利即興喜劇的威尼斯起源》於2013 年12 月由英國羅德里其出版社(Routledge)出版。曾執導無數作品,包括獲獎作品《孤星淚》、《風流劍客》、《老婦還鄉》及《審判胡志明》等。

李鎮洲 Lee Chun Chow

李鎮洲曾為中英劇團全職演員及助理藝術總監,並演出大部份劇團 製作和導演多部作品。 1991年,李氏於英國跟隨菲利帕.高利亞研習演藝,其後更獲香港 藝術發展局頒發助學金,赴英國倫敦密德薩斯大學修讀東西方戲劇 研究。

黃呈欣 Birdy Wong Chin Yan

藝君子劇團創辦人之一。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