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回歸原初,尋回失落的童真——「2014兒童藝術樂園:跟著小人兒看世界」

《小王子》中,敘事者六歲時曾繪畫一幅大蟒蛇吞下大象的畫,然而當遞給大人們欣賞之時,人們往往將之視為一頂帽子。由於大人們從不懂得欣賞他的想像力,於是他便放棄了畫家的職業。大人究竟扼殺了幾多小孩的未來和想像力?社會總是存在著很多的規條、障礙,人們連自由伸開雙臂的空間都缺乏,遑論有可發揮及實踐幻想的場域。但這樣沉悶、滿是壓抑的城市,大家都生活得愉快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也許我們應重新去尋覓那一早已失去的東西——「想要大人,重新學習到小朋友的童真。」策展人施援程道。

 

來想想,甚麼是教育?

「現今的兒童教育是很不人性化的。」施認為現在學校中,一班有數十位同學,老師卻要統一的去教,無法顧及個別學生的需要;而明明有不同能力、長處的同學,卻要以相同的考試制度考核之,其實並不公平:「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有些小朋友看似成績較差,但這並不意味他的資質較差,而是我們要因應他的條件施教。」施指出,目前能夠因材施教、尊重學生個性的學校不多,使她對學校教育的效用有所保留:「如不容易改變到學校教育,我們能否從家庭出發呢?」

故此,施強調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希望家長能多鼓勵小朋友發揮自己:「令他們畫到自己想畫的東西。喚醒每一個小朋友,與生俱來的美感直覺。」施認為世上不存在絕對的美與醜,故不應用成人的標準來判斷小朋友的作品,而應協助小朋友盡情表達自己。「由於我辦的是展覽,所以當然以視覺藝術為主。」對教育的反思,是舉辦是次展覽的緣由。

向小朋友好好學習

展覽中分兩部分。其中一部分,先會從牛房倉庫舉辦的兒童班裡收集小朋友的繪畫;接著各位藝術家,就會以這些作品為基礎,創造出一系列立體作品。施除想肯定小朋友與生俱來的美感直覺,亦希望大人能重新學習到已經遺忘的,屬於兒童的無限創意:「小孩畫的畫,可能是天馬行空的,那是他們與生俱來的能力……然而,成人卻在社會中有很多規律和秩序,它們要求你對各種的限制有嚴格的認知,而這會抹殺了你的幻想力和童真。」在展覽中,藝術家郝元春會參照兒童畫,造出一個個可愛而不俗套的玩偶;而余韶湘則會帶來「不倒叮咚」,依照兒童畫的輪廓,製作出一個個不倒翁。

在這時代中,彷彿麻木是一種必然,若然人太有自己一套的話,或難以承受這社會對人的無情壓搾。然而,施卻認為從小朋友身上,學習創意是需要的:「如此,生活中可以更多元化,使這城市有更多的可能性。現在整個社會都太單調了,只有單一的價值觀。」要從日常沈悶生活的牢籠中逃離,原來鑰匙就握在那些未被殘酷社會污染的小孩手中。「不是以為大人懂得很多東西。小朋友其實很簡單、很直接,而那反而可能才是正確的。成人呢,反反覆覆走了很多冤枉路,才發現一切可能毫無意義。」施指社會太多困擾,容易令人失去自我:「於是成年時開始失落,而晚年才會回歸初衷。」

分享的不只是藝術 是家庭教育

而展覽的另一部分,分佈於四個房間。參展者是以家庭為單位的,展品裡示範著各種家庭教育的可能。像川井深一、川細間代與小熊的展覽中,有一個環節是「手太癢=手太痕 *博物間」,起源在於川媽媽相信大自然對小孩是好的,便常常帶兒子小熊到郊外玩。郊外裡的石頭、鳥窩、蜂窩、松果牛油果樹葉,原來都是小熊的玩具:「其實,小朋友很簡單,他覺得任何東西都是玩具來的。」這次的展覽,將這些東東都放在一低矮的板上,讓其他小孩都能一起玩。這也是一種分享吧?展覽的設計亦隱含了藝術家對家庭教育的思考,或亦能啟發到觀眾思考:怎樣的教育對子女才是好的?

施指,今次的展覽很受兒童歡迎:「小朋友總會覺得很開心,而且會逗留很久,甚至會一次又一次回來。」原來除設置休息區和遊戲區外,展品都充滿了玩的元素,故使他們樂而忘返。而你,或許也能在這充滿玩味的展覽裡,尋回遺忘了的童真和無際幻想嗎?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