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從FIRST青年電影展 看到的中國電影新貌

《大象席地而坐》、《我不是藥神》、《八月》,這些電影或許你也聽過、甚至看過,中國新導演近年正展現一種全新面貌:再沒有第五代的歷史包袱,第六代執著於反映中國當下社會狀況。即使在市場化和審查雙重夾擊下,新導演的作品依然百花齊放。而這一批電影人,原來都出自近年在中國名氣甚大的電影展——FIRST青年電影展。 FIRST青年電影展在3月份曾在香港舉辦小型影展,三天放映了四部在影展內的得獎電影,更邀請了電影節的負責人及導演一同來港分享。

他們自2006年起,每年7月底都會在西寧舉行電影展,實在是近年來中國新生代電影人追棒的電影平台。不只因為當中選映的不少電影中,沒有「電影公映許可證」(所謂龍標),至2013年起,更開設了針對新電影的投資平台,平台吸引了中國多間大型電影公司,而且近年有年輕導演文牧野的例子——在FIRST電影展放映了他的短片後,被知名男演員徐崢看中,策劃成《我不是藥神》,這齣上映後有多達30億票房的電影,成了一時佳話。
 
「專注做處女作的電影展也不只我們這一家。曾經也有同行說我們要改一個中文名字,但FIRST已經深入人心。FIRST對我們來說,也是鼓勵大家拿出自己的第一次。人生的第一次是很有意義的。」FIRST的創辦人之一、宋文分享說。他自言電影展為中國電影所能做的,正是為新導演打開新的可能。宋文同時是身兼多職的「斜槓青年」,作為電影展負責人,做過監製,上年剛完成了首部劇情長片《扺達之謎》。
 
但究竟中國電影在經歷怎樣的變化?只不過短短十年,中國電影市場環境變化之大,我們大概也難以想像到會有《我不是藥神》和《流浪地球》的出現,這等無論在票房和對社會都構成影響力的作品。而這些新導演在國際電影節上也略見成續。《我不是藥神》的票房固然是一例,因為過去若有一部電影能達十億票房,已是全年票房冠軍。其票房和上映戲院數字的急速上升,看來真的帶動了整個電影市場。但單論數字其實也並不能反映出中國電影多元化的一面。而且90年代不少電影製作都在「地下」發生,這些地下電影攝製都仗賴參與國外電影節對外發放。這些作品雖然沒有在商業戲院上映,但也可在中國國內的大學電影系上放映。不過,近年因為《電影產業促進法》的成立,在表面上看似開放拍攝及放映,但官方可以借由創作劇本階段,就可以作種種「管制」,這對電影公司、創作人而言,只要觸犯到法例,小則是金錢的損失,大則是被取走以後幾年的拍攝許可。就算電影拍成後也要面對所謂的技術問題修正,被大量修改,剪接是常見之事。而近日我們便見到第六代代表人物之一婁燁的新作《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就是經過多次修改下,才終於在4月上旬在中國放映。電影自上年金馬電影節作放映前,已經傳出被迫修改多次,到柏林電影節放映後,電影又再被刪減,現今看到的版本究竟與導演原來構想的版本有多大的距離?但最令人關心的依然是,在這樣的製作環境下,究竟能產出怎樣的作品?《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只是一個較明顯被關注的例子,但其他電影又會面臨何種限制?過去地下電影也因為在政策下被封殺。看似更明確的法例規管細節,實際上令創作的自由空間變得更小。
 
另一方面,電影業也沒有發展出市場電影外,以藝術電影為主的放映場地,除非有具知名度的演員參與,否則有很多相對小成本的製作也無法在戲院上映。宋文對此也向我們表達了無奈,「中國電影上不上映,可以有兩種理由。第一,電影產量太多,未必所有電影都合適在戲院上映,也因為市場條件原因不利發行,但可選擇在網絡或電視上放映,甚至只在電影節上放映。好像近年有不少電影都選擇在Netflix發表。另一種是在嚴格的審查環境下,一部電影犯了不能犯的禁忌。這令我覺得,至少要列明清楚甚麼能做甚麼不能做,我只希望能有一個統一的標準來作為指導。」
 
因此,電影節變成了一個可以讓人在官方以外欣賞到不同作品的平台,當中有不少電影更因為First 電影節反而能走入主流大眾市場,如紀錄片《四個春天》。這一部曾經在港放映的作品,是導演陸慶屹花了4年時間在農歷新年期間拍下父母生活日常、再剪裁而成的平實生活紀錄,在電影節期間引起觀眾好評,因著電影節放映得到觀眾口碑,還有不少明星推薦,這最終令它走出電影節範圍,成為少數能作商業發行的紀錄片。雖然它並沒有獲得過億票房,對宋文而言,這也反映了中國電影市場有改變的可能性。
 
近十年幾個重要的民營電影節、包括雲之南紀錄影像展、重慶民間映畫交流展及北京獨立電影節都無法存活,這些都是標榜獨立和地下製作的電影展。FIRST能走下去, 或許種種與市場的配合與變化不無關係。記得另一位第六代電影重要人物賈樟柯在近期的訪問中,自言電影工作者也是市場產物,由過去曾豪言「業餘電影」時代將來臨的他,到今天只自視是產業中的一員。
 
「因此,FIRST 有她的社會責任,她不只、也不應該只是一個電影節。她其實可以做得更多,今年我們會再作出轉變。」是的,電影展也邀請知名導演開設訓練營,如他們就邀請過蔡明亮與貝拉.塔爾來分享。雖然如此,電影節的性質也與我們想像的不同。FIRST電影節的轉變,與中國電影市場變化的趨勢,畢竟好像沒人能逃過宿命一樣,簡單來說就是回不去了那個比較單純的年代。電影節當然也可集結熱愛電影的人一起看電影,只要讀者有略略留意中國影迷網站,只要一到FIRST 電影節開幕,大量留言和討論出現,令人看到FIRST也有其市場化的一面。參展的人從選片人、片商、到媒體記者等等,背後多了許多不同目的。就像這三天的活動所見,雖然有不少年輕影迷來到,但從觀察所得,他們不過是來自中國、在香港上學及生活的年輕人,當然當中亦有因FIRST的名氣遠渡而來的觀眾。宋文自言,今次是他們正式來香港的第一次,他期望對想了解中國電影變化的讀者而言,FIRST是一個未來他們會記住、關注的名字,至於FIRST未來會有甚麼變化?在面對各種針對電影產業而定立的新政策之下,會有何種影響?宋文並沒有透露太多。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文牧野 Wen Muye

文牧野,1985年2月出生於吉林省長春市,中國內地導演、編劇。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碩士畢業。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