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演員的能量營 — 進劇場「演員運動」

若你在 4 月 12 至 20 日週六、日的夜晚來到牛棚,可能會遇到一群演員正在有著暖黃燈光的N2練習室,進行著一場「演員運動」,伴隨著初夏的陣陣蟲鳴。

這場運動由進劇場的陳麗珠及紀文舜帶領,邀請不同世代、經驗的演員、導演、編劇、舞者及錄影藝術家,於 3 至 4 月,進行 6 星期的交流和實驗,促進演員對演技、肢體、文本等問題進行重新思考的同時,亦探索戲劇在製作之外的可能性的,及香港戲劇推進的另一方向。這場運動不僅為演員提供了一個投入與補充能量的空間,也讓演員的需求被看到,而這些有志於探索戲劇的演員,恰恰是香港戲劇界寶貴的資源。

「香港的演員需要進步,不是建多一個劇院,而是這種探索,而且是有很多人很願意、很願意去探索,從年輕的到一路堅持了很久的演員,很想繼續進步。這是一個很大的資源,而且已經到了一個點,不可以不被看到;這是一個很值得慶祝的資源,買不到的,只需要結構上凝聚下,他們就可以發生。是時候了,如果 20 年前我們剛剛(從演藝學院)畢業,未必,因為我們才是第一代,但現在已經是很需要。」陳麗珠說。

探索製作以外的可能性 — 給演員更大的自由度

「演員運動」就是在這樣一個時候,提供演員一個聚合的空間,讓這件事發生。陳麗珠邀請了不同劇團的演員、自由工作者參與,資深和年輕的演員各據一半,在每個星期一晚上一同排演,並在兩個週末進行公開展演。

進到 N2 這個空間,已知道這絕對不同於以往我們在劇院中所看的戲劇。沒有正式的舞台,觀眾隨意而坐,演員上下場的時候可能會從你身邊經過,而其中展演的幾段契訶夫《海鷗》的選段,甚至說不上是一齣完整的演出,但你卻會不自覺地被吸引,因為演員那種投入的狀態始終抓住你。陳麗珠說她並非一早就編排好展演的內容,而是直到演出前幾日,她才看到甚麼是準備好的,才擺出來。而這正是「演員運動」與製作的不同之處。

「製作是一定要結果的。因為你要賣票,是一個完整的演出。製作的推向是一定要到某一個位置,給觀眾一個,不能說是商品,就是製作嘍。但在這裡是沒有製作這件事的,我們一路探索,最後發現這裡沒有製作這件事。我沒有指向製作,比如一個演員需要一個大的自由度,放膽去找他感情的流動,他可以就集中做那件事多些,不用想這個戲到那裡一定要節奏很緊密怎樣怎樣,這種狀態是很重要的。如果你沒有這樣一個位置,一直守住舊的習慣,因為安全,只要合格,那就會一直重複,然後你就以為這是指標,不再找回最底層、最扎實的那個東西,或者沒有空間去想,沒有其他人的刺激或者提問,為甚麼不能有另一種做法呢?但這裡可以有這種勇氣,這個空間,不問結果。」

如今許多演員都忙於製作,而少了探索演技、相互刺激的空間,這也是激發陳麗珠去做「演員運動」的重要原因。「雖然做製作也是練習,但再看仔細些,自己在舞台上做戲的模式,總會有些習慣,那個東西是不是可以再檢討下,或者再拓寬自己的領域和可能性,這個東西我覺得是需要的。」陳麗珠是演藝學院第一屆畢業生,如今已有不同世代的演員出來,有些已經演了十幾年,有些演了幾年,有些剛剛畢業,這種需求日漸顯現。「有經驗的那些演員,可能更需要靜下來,而不是製作  。製作有一種要達到目標的狀態,但是演員需要讓他們回到基本,找回演技,深入探討或者互相討論的機會。做了十幾年之後累積的經驗或者累積的困難是甚麼?很多演員都是朋友,但是很少有一個集中的空間去談演技這件事情。最主要的是可以讓年輕的演員、或者剛畢業的演員,有機會和不同經驗或者經驗比他們多些的演員交流,因為平時他們未必在製作中會見得到面,或者不同方位的人,根本沒有結合的機會,我很想有這個機會,有不同劇團、不同製作的演員,在這裡相遇,並且互相刺激,吸收。」

演技-演員做不到時,應該怎麼做?

在 4 月 13 日的展演開始前,陳麗珠與演員、觀眾聊了聊演技這件事。其中談及了演員同自身的角色、演員和對手、演員和觀眾的問題,這也是今次「演員運動」演技訓練集中的一個方面。「三個東西都需要時間探索,通常見到演員是做完一再做二,再做三,三者之間是斷的,但在『演員運動』中要想像同時做三樣東西,這個我想是一生一世都可以想著做得更好的事情。」這次的演技訓練,實際上是回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技訓練系統,去檢討哪些東西是真的適用,或者,演員做不到時應該怎麼做——在陳麗珠看來,這才是最實際的。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之前也有人教演技,不過沒有這麼有系統,將整套演技訓練勾劃出來。他有著書的,而且他真的講清楚了演員需要培養些甚麼,比如集中能力、想像力、情緒記憶等等。他真的很有系統地去和學生做訓練,現在許多演技訓練都是跟隨這個。現在回去做演技訓練,當然我會想,我們當初在演藝學院學習,演藝學院也說自己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系統,但不同老師會給不同的東西。我很想回到那個範圍中,去檢討有哪些東西是真的適用,有甚麼用得到,甚麼叫真的聽,真的講,真的看?到底在台上面需不需要這麼複雜?或者我覺得真的有問題的是,做不到的時候怎麼做,有些人會說你做不到,但你跟我說,要怎麼才能做到,演員真的實踐時是怎樣的,這才是 practical(實際的)。」

肢體—寫實劇動作要更細緻

陳麗珠指出在這次演技探索,他們做了很多動作,而這種動作的訓練對演員幫助很大,尤其可以提高他們對身體、對空間的敏銳程度,而在 4 月 18 至 20 日的展演中,也將更著重肢體和空間的呈現。「這些動作的練習可以很貼近剛才所講的要在台上找的那種真實和即時性,那種 sensitivity(敏感),那種敏銳性。」

在她看來,絕對不是寫實就不用講身體,而是要更加細緻。「就算是做契訶夫那種很生活的戲的動作,比如吃飯,飲茶,看起來不是甚麼形體,但其實也是形體。」她雙眼不移地望住我,繼而轉開,又再次轉回看著我,但這次很快地移開視線。「如果我望住你這麼長時間,同剛才快速轉開表達是不是很不同?演員要知道如果自己望多一秒,那個表達是差多遠,或者自己的身體每個不同的擺法都有不同的表達,這種敏感和 awareness (自覺性)很重要。我自己甚至覺得越做寫實劇,這就越重要,因為寫實劇的每個動作都要很細緻。」她說。

這次的展演不會像上週有那麼多小品,觀眾見到的更多的將是訓練的過程,這也是陳麗珠想分享的。

祥和的空間,因有人的聚合和能量

陳麗珠的朋友說,走進 N2,有一種祥和的感覺,但陳麗珠說也許是因為人的聚合和投入,才令人在這個甚至有些「簡陋」的空間,感動祥和、開放。

她說在發出邀請獲得回覆時,已覺得意外,有人因為太忙來不了,有人很快地給出時間安排,但回應的中心就是——很多演員很想有這個空間。而每個星期一的聚合也很美好,即使很忙,演員還是會來,因為在這裡會獲得新的能量。「那種鼓勵或者鼓舞,是很自然形成的。大家進來的時候都帶著對戲劇的熱情,但又不是很客氣的那種,真的是 be themselves(做自己)。」

上禮拜有演員說很感動,很感謝這個空間。但陳麗珠坦言這恰好也讓我們看到這些演員在外面有多艱難,有種悲涼的感覺。「大家都是自由工作者,我都做了20幾年,我很明白,有些朋友認識了十幾年,一講就哭,男生,大家都知道,做 自由工作者,不單是錢的問題,是那個環境有時令到你很失落,或者沮喪。講真的,不是只有香港這樣,做演員在哪裡都是難的,但是香港的制度,或者不知道甚麼奇怪的東西,令到做自由工作者是滿辛苦的。但我也希望,在這裡有個空間,或者有個巢穴,這個地方是合理的,是演員的一個家,或者一個 retreat(避難所),知道演員需要甚麼,或者欣賞演員正在做的事情。有一個適合的地方隔開一些污染,讓演員在這裡集中做一些想做的事情,讓他們的意圖和行動是同一方向的。我只希望在這裡大家可以集中演戲,大家的語言是互相明白的,那種東西已經是很少的了,所以希望在這裡有一種 peacefulness(平和)給到香港的演員。」

看展演的時候,有許多演員和學習表演、導演的學生,他們在演出後熱切地與演員討論,或許有時會聽不懂他們所說的專業詞彙,但很難不被他們的那種專注、熱情打動。而這也是陳麗珠想辦開放日的原因︰「雖然沒辦法在第一年的時候就讓所有人參與,但來看已經是一種參與。」

 

 

聲音公開課(導師︰李穎康

日期:18 -20/4/2014

時間:15:00 - 17:00

地點:牛棚N2練習室(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

 

沙龍︰他們在劇場春夏秋冬的日子 

對談嘉賓︰18/4 潘惠森、陳曙曦;19/4 李鎮洲、陳麗珠;20/4 毛俊輝、黃秋生、紀文舜

日期:18 -20/4/2014

時間:17:45 - 18:45

地點:牛棚N2練習室(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

 

展演 遊•契訶夫的花園

日期:18 -20/4/2014

時間:20:00 

地點:牛棚N2練習室(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

票價:
沙龍︰每場  $50
展演︰每場 each $130 / $100*
套票(沙龍+展演)︰$150 / $100 *
兩日套票:$260

*設有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全日制學生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100優惠票。

網上購票:thtdupif.pandaform.com/pub/actorslab/new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陳麗珠 Bonni Chan

進劇場聯合藝術總監。畢業於香港芭蕾舞學院,隨後於香港演藝學院攻讀戲劇,連續三年獲校內最傑出女演員獎。畢業後,加入香港話劇團。1991年赴倫敦深造,1992年與紀文舜成立進劇場,在英國及歐洲等地進行創作及教學。1995年回港,繼續創作及導演所有進劇場的原創劇目,並分別憑《魚戰役溫柔》及《闖進一棵橡樹的年輪》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自2001年起隨美莉茵.費花接受魁根斯方法的訓練。

李穎康 Li Wing-hong

現為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發聲講師。首位在英國獲得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獎學金的華人,並在2010年於 Birmingham School of Acting 以優異成績修獲藝術碩士學位,主修專業發聲訓練。

李鎮洲 Lee Chun Chow

李鎮洲曾為中英劇團全職演員及助理藝術總監,並演出大部份劇團 製作和導演多部作品。 1991年,李氏於英國跟隨菲利帕.高利亞研習演藝,其後更獲香港 藝術發展局頒發助學金,赴英國倫敦密德薩斯大學修讀東西方戲劇 研究。

紀文舜於倫敦中央戲劇學院接受演員訓練,後再往巴黎跟隨雅克.勒科深造戲劇創作及表演。他是進劇場聯合藝術總監,參與劇團所有的創作及演出。紀文舜憑《母雞身上的刀子》獲頒2010年香港小劇場獎最佳男主角。2013年,他成為首批獲香港藝術發展局「本地藝團領袖人才海外考察及培訓計劃」資助到海外交流的藝術家。2014年,他擔任新視野藝術節節目、由諾布爾執導的《海達.珈珼珞》的聯合監製。

毛俊輝 Fredric MAO Chun-fai

生於上海,成長於香港,早年獲美國愛荷華大學戲劇藝術碩士,及後於紐約追隨著名演技導師邁斯納(Sanford Meisner)學習。曾長期投身美國職業劇團演與導的工作。27歲出任美國Napa Valley Theatre Company 藝術總監,29歲在紐約百老匯演出Harold Prince/Stephen Sondheim原創音樂劇《太平洋序曲》(Pacific Overtures)。

陳曙曦 Chan Chu Hei

1991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主修表演,獲頒演藝深造文憑(優異)。畢業後再赴當時在英國的 Philippe Gaulier 學院進修戲劇。九三年參與創辦「劇場組合」,曾擔任創作、導演、編寫及演出多個角色,於04年創辦天邊外演藝教室,06年創立天邊外劇場。2012年創立香港藝穗民化協會。

潘惠森 Poon Wai Sum

加入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之前,潘惠森受聘於香港新域劇團為藝術總監(1993-2012)。他的第一部編劇作品《榕樹蔭下的森林》,由香港話劇團於八十年代中演出,即備受注目;其後創作不輟,在劇本內容與劇場形式上進行持續探索,形成了獨樹一幟的風格,並獲得多個獎項。

黃秋生 Anthony Wong

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首屆畢業生。2004年獲頒香港演藝學院榮譽院士。自80年代踏足影壇以來,曾演出過逾300部電影,戲路甚廣,而且飾演的角色非常多元化,例如《野獸刑警》的爛鬼東、《無間道》的黃Sir、《千言萬語》的甘神父等。

俄國的世界級短篇小說巨匠,其劇作也對20世紀戲劇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堅持現實主義傳統,注重描寫俄國人民的日常生活,塑造具有典型性格的小人物,藉此忠實反映出當時俄國社會現況。他的作品的三大特徵是對醜惡現象的嘲笑與對貧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以及作品的幽默性和藝術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