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

Video

藝術學習,創作空間與師資缺一不可——訪藝術家黃永生

從前藝術多以師徒制教授,而今香港則將教授方式制度化。經歷了會考和高考的考驗,青年藝術家黃永生(Sunny)還是認為老師對他影響最大。院校若能邀請多些充滿氣魄的藝術老師進駐,會對學生有很大裨益。
黃永生屬於舊制視覺藝術科的考生,從小常被稱讚畫作漂亮,因此在中四,他選修了視覺藝術科。回望中四五那兩年時光,視藝老師甚少按書本教導,喜愛採取比較放輕鬆的學習模式,常引導同學們接觸不同類型的媒介,討論不同事物。他記得當年需完成七件作品呈交上教統局,老師並沒有為題目設限,同學們各自創作,直至遇到問題才會尋找老師協助。

意識朦朦朧朧 慾望驅使學習

Sunny形容自己當時對藝術的觀念狹窄,誤以為藝術就只有畫畫。後來升上中六、中七,學校並未開設視藝科,這一年半時間因為沒有老師指引,他不時反問自己「做咩好」;正因不斷反思,啟發了他發現藝術不只是畫畫,可以是雕塑又或混合媒體。自修的時候,同學通常去圖書館溫書,Sunny 則會躲在視藝室後面的士多房嘗試做絲網或其他不同媒介來創作。因著這種創作空間和自由,加上學校經常棄置桌椅,他早就嘗過創造一件藝術裝置的滋味—— 將椅子切割並堆砌得仿似溶入了地板一樣,椅上放著駁了電的裝飾在地上倒了一灘牛奶,十足當代的「概念藝術」作品。

修讀高考兩年,所呈交的作品,幾近面世,老師才初次過目,Sunny卻認為這種自由極其重要。沒有人引導之下的Sunny,回憶當日很多時放學後,仍留在士多房至晚上十時許,不時思考如何向前行?如何進步?如何加深對創作的理解?怎樣的路線和方法適合自己?他藉此對創作的理解都加深了。

似有還無的框架 各式各樣的老師

憑著一腔熱誠,Sunny建立了一套對藝術的認知。進入中文大學藝術系,認識了不同作風的老師,對他的思考帶來衝擊,亦令他仿如踏進一個新領域。高考那兩年的探索,他自言是開心的,但亦不時會毫無頭緒,即使有了某個角度去了解藝術,但始終沒有一種方法來檢視自己的定位。回顧在中大藝術系的日子,他遇上甚少下指示的陳育強教授,有步驟地讓他了解到多樣藝術概念,把所學的融會貫通,並實實在在地去觀察自己進度。

理解藝術的其中一種方法分四個範疇,當日陳生將功課分類為Physicality、Relational、Cultural以及 Spiritual。設下了指示但沒有加以限制,只分作四個部分方便人理解,也並沒有說它們之間各不相通,最後更會鼓勵學生繼續往四種分類以外摸索。Sunny 記起那時候只要將Physicality 推到極致就會與Spiritual 相近,他那時亦開始質疑這個分類方法。他從中學會了探索藝術的方法,同時學懂有效地觀察,理解並發現自己的問題所在。

大學老師各有風格,教育方法不同,觀點各異,為學生帶來不同的衝擊和挑戰。有老師為同學引來學習新概念的步驟和方法;亦有教導你有意識地放下一些個人見解,一些大家視為理所當然的生產過程。Sunny認為學生能因應情況而尋找個別老師解答,這種情況亦對他影響甚深,因為創作環境能容納不同聲音,對於思維和藝術發展皆十分重要。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黃永生 Sunny WONG Wing Sang

1990年生於廣東,四歲隨父移居香港,畢業於五和幼稚園。黃永生從事攝影、錄像、裝置和行為等不同媒介的創作。他關注當代社會的組成和潛規則。積極探索藝術介入社會的可能性,曾以創作介入城市街道、圖書館、快餐店和電視新聞等。

熱衷事物間的關係,更勝事物本身。近期思考運用現成物件和影像建構比喻,探索日常語言外的微細情緒和灰色領域。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