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賴死唔走﹖ 活化廳李俊峰:續約與否是小事

於上海街視藝空間駐紮4年的活化廳,於今年7月下旬被香港藝術發展局通知不獲續租,活化廳於8月上訴,但最終於合約期滿的9月30日那天,再被告知對其覆核申請「不予支持」,活化廳自此宣告作「無限期留守」。

大抵藝發局也沒有想過藝術家也會作出此等激烈的抗爭行動。藝發局非同市建局,要是來個強制性清場,後遺症可謂非同小可。然而,活化廳創辦人之一李俊峰卻強調:續不續約只是小事。

如果活化廳留守、聯署的目的非為續約,又意下如何﹖續約與否是小事,那甚麼才是大事﹖李俊峰這樣形容活化廳幾年來所走過的路:「社區藝術像種田,要慢慢與社區建立,街坊由無興趣到有興趣,再到參與,到有認同感,需要長時間,一直轉換就不能累積下去。延續與否對我們來說是小事,我們年輕,總有辦法的嘛;但藝術發展其實是一個整體,最大的損失是街坊。」

而最令他們感意外的是,街坊反應比想像中強烈:「他們都見慣油麻地變遷,多少小舖結業,但今次好著緊,主動做事,甚至連聯署也是由他們發起的,拉攏街坊關注,可謂『徇眾要求』。」這才讓他們更為確定,原來與街坊已經建立了這樣深厚的情誼。

就小記較早前到訪活化廳所見,即使活化廳並未開門,亦有街坊在門外的長椅上聚腳。然而,那附近並非沒有休憩場地,在大廈的正後方面對砵蘭街就正好有一處休憩公園。在活化廳門前的街坊還向小記搭訕,大感婉惜的道:「收一間便少一間﹗」街坊表示,他們不時會在這裡聚腳,雖然知道活化廳會被迫遷,但似乎不了解其實藝發局會租予另一藝團,還以為會轉租予體檢保健中心:「量血壓那些都是無用的,量完就走啦﹗」活化廳的社區藝術在油麻地街坊的心目中,看來已相當重要。

租場思維 Vs 長遠計劃

李俊峰認為,藝發局行政機制本身存在問題,應從善如流:「官方機構邏輯是場地要輪流使用,像市民租藍球場羽毛球場,大家要公平使用,但其實是在破壞著社區藝術文化發展。」李希望藉事件打破這種「租場」思維,迫使藝發局再做多一點,爭取更多樣化的發展路向,以免藝團無以為繼。

李表示,活化廳自租用視藝空間的第一年便一直與局方溝通,但對方一直堅持每年作公開招標,於是活化廳只能一年又一年的計劃,「如果有6年長遠計劃,至少可預先找地方,或計劃自負盈虧爭取獨立資源。」

而上海街404號整幢樓宇都是政府物業,上海街視藝空間現址的旁邊地舖和樓上單位亦一直空置,李不明白地政處為何一直保留著這些空置單位,「為何政府不入紙呢﹖對他們來說,可能只是填張form般簡單﹗也不知他們是故意抑或官僚﹖他們縱然在法律上合理,但藝術發展不是談合理就可以解決的事。希望不同組織施加壓力可令藝發局提供過渡方案吧。」

視藝空間原定的下一租戶為莫昭如的社區文化發展中心。活化廳亦早已跟莫溝通過,「大家也認為藝發局需要交代,不要就此斷絕活化廳的發展。而基本上我們現在的訴求,他們也是支持的。」

看來活化廳的續約事件還會擾攘好一段日子,將會令藝發局相當頭痛。除無限期留守及網上聯署,市民亦可親身到上海街404號活化廳,就事件表達意見,或感受一下他們所演繹的社區藝術,是否值得留低﹖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李俊峰 Lee Chun Fung

2007 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此後從事藝術創作、教學、展覽及活動策劃等工作。2009 年,他與友人共同創辦社區/藝術空間「活化廳」,負責空間的管理及策劃工作。作為藝術家,他過去曾參與多個本地及海外的展覽。作為策展人,他過去曾策劃的展覽計劃包括「香港建築傷憐展」(2008)、「風雨飄搖愛國時-年青藝術家六四展」(2009)、「藝術/行動者駐場計劃」(2011及2013)等

莫昭如 Augustine Mok Chiu Yu

莫昭如是香港演藝學院兼任講師,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主席。他的背景多元化,曾擔任青少年工作者、報章編輯、高中教師、藝術節策劃者及文化工作者。1995年至2004年,莫昭如出任香港展能藝術會執行秘書,其後,他成為新團體社區文化發展中心的總幹事。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