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跟文化、藝術無關

其實文化、藝術這些高雅的東西,離我這個粗俗人是何等的遙遠啊。我本是偏遠客家山村的農夫。命運使然、潮流作弄,進城奮鬥了十幾年光陰,才勉強站穩腳跟,卻依然毫無尊嚴地生活在社會的最邊緣。可以想像,我這樣的處境,我能文化、藝術起來嗎?說來不怕別人笑話,我最近一次走進電影院看電影也是十年前的事了。什麼舞台歌劇、藝術展覽、交響芭蕾更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我沒有湧泉,但我有真情。我用什麼向△志投稿呢?那就從我比較熟悉的電影開始吧。

說到電影,童年的記憶最為深刻,也最難忘懷。往事芬芳,悠悠歲月裡,每當憶起童年快樂的時光,總能想起很多很多的趣事。那時候,我們都很窮,也很純樸,卻過得很快樂。偶爾能看上一場電影更是難得的美事。那時我們鄉下還沒有電影院,要想看上一場心儀的電影就得步行七華里鄉間小道,來到離村子最近的一家工廠的露天廣場上。即便如此,這樣的機會也不是時時都有。所以我們都很珍惜這些難得的機會,每次都會早早的做好準備,約好所有的小伙伴,盡快忙完必須完成的勞作,草草地吃完晚飯開始上路了,點燃火把,我們一路歡聲笑語直奔向那神聖的露天小廣場。最能令我感到無比自豪的,我竟然是這支隊伍的總指揮,不是我有多利害,而是因為我的家境比較富裕,擁有唯一的、非常先進的家用電器——手電筒。理所當然我便成了他們的領導,一切行動聽我指揮,那感覺現在想起來都特別的神氣。之後的十日半月,我們談論的話題都是那場電影的故事情節,直到下一場電影的到來。這是一個簡單、青澀卻又無比快樂的年代,那時我所看過的許多影片,現在想起依然瀝瀝在目。最有必要拿來重溫的是故事片《白毛女》,片中的故事情節想必那個時代的人都耳熟能詳,大概情形就是富人黃財主看上了窮人家喜兒,但喜兒卻不樂意,黃財主偏又不肯放棄,略施手段,便逼死了喜兒她爹,喜兒只好孤身一人逃進深山老林,把山洞當成了自己的家,時間略長,縷縷青絲便熬成了蒼蒼白發,過著人鬼不分的生活。若干年後,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黃財主終於倒霉了,喜兒又重回人間,過著正常人的生活,她爹卻永遠也回不來了。事情就是這樣,可我至今想不明白,當初喜兒為啥不願嫁給黃財主,放著好日子不過,自己吃盡了苦頭,親爹也沒了,何必呢?想想真是坑爹啊!現如今,如果那位富豪想要娶個老婆,美媚們肯定掙個你死我活,估計用火車來拉都得跑上幾趟,喜兒沒准還排不上號呢。當然了,現在說這些已何無意義,重要的是電影這玩意真的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許多快樂。讓我那沒有玩具、沒有麥當勞、沒有巧克力的童年充滿歡樂,充滿回憶,這已經很足夠!不是嗎?

還有就是十年前看過的那場電影也很值得回味,那就是張藝謀導演的《我的父親母親》。愛情是永恆的主題,《我的父親母親》也一樣,片中母親對父親痴痴的愛戀,不知已打動了多少人的心。沒有多餘的對白;沒有山盟海誓;沒有纏纏綿綿。只有暖暖的情懷、純純真真的愛,還有寧靜甜美的鄉村家園。一切都是那樣的真實,那樣的自然。看著電影,仿佛我又回到了從前,回到了魂牽夢繞的故鄉,溫柔美麗的鄰家小妹正向我走來,甜甜的微笑已經深深的打動了我…。這就是好電影的魅力,它總能引起人們的共鳴,給人享受,讓人遐想。但是好電影必須貼近生活,真實的東西最能感動人,也最美!

飽經風霜的人們總喜歡說:人生如戲,細細想來,這話說得真是入骨三分。大家忙忙碌碌,有人演戲,有人看戲,一幕又一幕,只不過是角色、結局不同罷了。是喜是悲我們誰都做不了主,能做主的只有上帝這位最偉大的導演。

至於跟文化、藝術有沒有關係,我也不知道。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