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

Drama

陳守仁談神功戲與粵劇藝術的源起、社會功能及承傳

伴隨著西九戲曲中心的盛大開幕,中心推出一系列粵劇的活動讓公眾參與,今年一月初更請來粵劇研究學家陳守仁教授談「神功戲」。他特以「神功戲」為題,甫開始便介紹到「傳統戲棚是用鐵皮竹桿來搭棚,現在則多用上鋼枝及纖維膠做帳幕。棚頂多是尖形以方便雨水疏散,建造費用可高達一百萬元,並由籌辦主會出資興建。神功戲為請神看戲,故神架多會擺放在對正戲台的位置,或搭建出對著正廟的戲台。我見過最有創意安放神架的方式就是當戲棚搭在室外操場時,便把神壇置在籃球架上。簡單說神功戲的本質就是為神做功德,包括節日、慶祝神誕、配合打醮、平日的燒香拜神及修建祭壇或廟宇等,不單只包括演戲。一個社群籌辦戲曲演出,藉以『娛人娛神』及『神人共樂』,這些演出便可稱之為神功戲。說到神誕,在香港更是分門別類,包括天后、洪聖、大王爺、土地、福德公、北帝、玄天上帝、侯王、關帝、觀音、三山國王和譚公等。其實根據研究顯示,香港大部分的粵劇都屬於神功戲,而其籌辦性質,則大致可分為六大種神功場合,如神誕慶典、酬謝神恩、盂蘭節打醮、太平清醮、廟宇開光及傳統節日慶典幾大類。」

神功戲兼具社交、教化、娛樂和酬神的功能

陳教授早於1984年便研究神功戲,是本地神功戲的權威。他集結音樂分析、實地考查及文化人類學的描述法,把戲劇跟宗教儀式、祭祀習俗結合起來研究,範圍以粵劇、潮劇及福佬劇為主。除了深入探討各類神功戲的演出習慣,更分析了社群與戲班宗教的儀式與禁忌,神功戲籌辦的具體情形。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神功戲兼具社交、教化、娛樂和酬神的功能,充分代表傳統戲曲的演出情景。他形容的神功戲為「喧鬧的鑼鼓音樂,五光十色的戲服、舞台上和戲棚內外燈火通明,與及佈景的堂皇為地方提供了濃厚節目色彩及氣氛。神功戲保留了傳統的儀式和例戲,例如戲迷熟悉的『祭白虎』、『跳加官』、『賀壽』和『送子』等節目,均讓大眾了解戲班的傳統習慣和程序。而例戲如《碧天賀壽》及《六國大封相》等為沒法選擇必定要演,而正本戲則是有得揀選哪套戲來做。」事實上,神功戲和在戲院內演出的粵劇藝壇並駕齊駒,這是香港粵劇發展的獨特之處。雖在九十年代,神功粵劇的總演出率已從八十年代的三分之二減至五分之二,但粵劇界普遍不存在重戲院而輕神功演出的態度,「大部分資深的粵劇演員,如阮兆輝、文千歲、尤聲普、陳好逑、林錦棠、梅雪詩、羅家英及汪明荃等,大部分仍活躍於戲院及神功戲棚內的演出。由於粵劇界對神功戲的重視,很多傳統粵劇的風格、特徵和習俗,都得以較完整地保留下來。」

可見傳統戲曲一直在民間信仰祭祀活動中扮演重要角色,兼具酬神娛人的作用。戲曲藝術與庶民宗教風俗的脈絡交織,具深刻的文化意義與象徵。陳教授更細說關於神功戲的典故「早在咸豐年間,元朗『大樹下』天后廟和大嶼山大澳關帝古廟,已經有戲班在當地上演酬神戲的記錄。1852年大嶼山大澳關帝古廟重修,刻《重修武帝古廟碑誌》,後面列明酬慶儀式支出,其中包括『開光,奠土,演戲,花炮各雜項』,說明香港華人鄉村社群,一直延續中國地方戲曲打醮節慶表演傳統。1865年以後,昇平、重慶、高陞三所戲園相繼落成,仍然按照演劇慣例,戲班在室內演出儀式劇目。例如1890年3月底,干諾公爵伉儷訪港,港中紳商團體於4月2日在高陞戲園設宴招待,並且安排戲班演出《八仙賀壽》、《跳加官》、《天姬送子》等傳統例戲。1900年,『譜群芳』班演出《玉皇登殿》,『瑞昇平』、『瑞麟儀』班上演《香花山大賀壽》,這些都是早期香港戲曲史上祭祀演劇的重要紀錄。這種俗稱神功戲的廟宇祭祀演劇,一個半世紀以來沒有間斷,仍然活躍於二十一世紀今天的香港。」

粵劇舞台必不可少的華光師傅

陳教授更為觀眾介紹本地戲班如合運作及它的財務狀況;解釋粵劇的術語如「虎度門」,那是指演員出場前的台口,一出虎度門,演員便要忘記本我,完全投入角色。他更介紹觀眾認識在每個粵劇舞台必不可少的華光師傅「他好比坐鎮在每間警署的關二哥,又如在建造工程界參拜的魯班先師。」華光大帝又稱靈官馬元帥、三眼靈光、馬天君等,他是道教護法「四大天王」之一,是漢族神話傳說中的一位火神。他天生有三隻眼,中間那隻可以見天、地、人三界,身上藏有火球和金磚,用來降妖伏魔,是以前的搭棚業、陶瓷業和武師業都會拜的行業神祇。時至今日,每年八九月戲壇會舉行祭奠華光大帝的祭祀活動,祈求事事順利免除火災。「事實上,這項習俗的來源有說最初廣東人以《玉皇登殿》為劇目開戲,如此不懂忌諱、不知進退,使玉皇大帝怒火中燒,有感天庭被褻 瀆,遂決定嚴懲人間,並指派隸屬火神的馬天君,即華光大帝,在一夜之間燒毀所有戲棚。然而當他下凡後卻發現粵劇不但沒有誨淫誨盜,有些情節更是傳揚忠貞孝義、善惡到頭終有報的正能量。那他自然打消火燒戲棚的念頭,更教粵劇藝人們用長竹竿綁上硫磺火藥等物,點燃後高舉揮動,令戲棚上空煙霧瀰漫,那玉帝便以為戲棚已燃燒殆盡,火氣也全消了,這便是後來射花炮的起源。」華光大帝可說是拯救了整個戲壇免於葬身火海,遂被戲班及從事演藝工作者尊為「戲神」、祖師之一。每年農曆九月廿八,許多自稱是「吃華光飯」的粵劇藝人仍保留着過「華光誕」的習俗。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1981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後赴美國匹茲堡大學攻讀民俗音樂學,於1984及1986年分別取得文學碩士及哲學博士學位。1987年9月開始在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任教,集中研究香港粵劇史、神功戲及粵劇音樂結構,至2007年底離開,2008年初開始定居英國威爾斯至今,近年出任香港演藝學院戲曲課程顧問。

阮兆輝 Franco YUEN

本地資深粵劇表演藝術家,七歲起參演電影,後拜名伶麥炳榮為師學戲,從事演藝工作六十年。他擅演文武生及小生,演丑生、鬚生甚至花臉戲亦非常出色,素有「神童」、「萬能泰斗」之美譽。1991年獲「香港藝術家」年獎、2003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藝術成就獎」,演藝造詣高超之餘,他亦一直致力推動粵劇發展,進行大量教育及傳承的工作,2012年更獲香港教育學院頒發榮譽院士。

文千歲 MAN Chin Sui

文千歲(原名黃富華,1940年-),人稱華哥,出身於戲劇世家,是一名粵劇表演家。文千歲的妻子梁少芯是著名粵劇正印花旦,育有兩子;二叔黃千歲是粵劇耆宿。歷年來曾獲「雲雀獎」、「粵劇藝術家貢獻獎狀」、「瀟灑腔曲王」榮譽獎等。

自小在戲班中學藝,受父親的戲劇藝術薰陶。早期曾當文武生之職;及後在六十年代後期,改演老生和丑生的角色,並參與各大劇團之演出。曾到國內、東南亞、美加、澳洲及歐洲等地演出。

幼年隨曾雲仙踏台板,由最底層做起,後隨粉菊花習京劇功架,基本功扎實了得。上世紀六十年代於劇壇崛起,與長期的舞台拍檔林家 聲組成頌新聲劇團,擔任正印花旦。陳氏既工青衣,又工花衫,更擅演刀馬旦,行內人稱演技派花旦,是當今粤劇界頂尖花旦之一。二〇〇八年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頒發「榮譽勳章」。

梅雪詩 Mandy Mui Suet See

梅雪詩,原名馮麗雯,英文名Mandy,1941年7月20日出生,祖籍廣東恩平,香港 著名粵劇演員,花名『阿嗲』。出道於1960年,當時往「仙鳳鳴」投考青年女演員。首次演出就是「仙鳳鳴」的新作《白蛇新傳》。因此是任劍輝及白雪仙的徒弟。梅雪詩有一副得天獨厚的好嗓子,聲音嘹亮,悅耳動人,加上苦心鑽研,故此深得白雪仙的韻味。後來曾與林錦棠合組「慶鳳鳴劇團」。

羅家英 Law Kar-ying

羅家英 6 歲開始跟父親羅家權、伯父羅家樹及叔父羅家會學習粵劇的基本功架及唱做技巧;先後問藝於粉菊花、呂國銓、劉洵及梁素琴。19 歲擔正為文武生,遍演星馬多年。其後他先後組成英華年、大群英劇團,並到星馬、美加、澳洲等地演出,曾自編自演多齣戲寶,如改編自莎士比亞《李爾王》的《李廣王》、改編自《馬克白》的《英雄叛國》。

汪明荃 Liza Wang

汪明荃除了在電視、歌唱及粵劇等方面有卓越成就外,更盡力為廣大市民謀福祉,於 1988 年起被選為第七屆至第八屆中國全國人大港澳區代表,於 1998 年開始獲委任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九至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委員。1981 年被選為「十大傑出青年」之一。

林錦堂(Lam Kam Tong,原名林理旺,曾用名林錦棠,1948年2月14日-2013年9月16日),暱稱堂哥,是香港粵劇演員,小時已經跟吳公俠唱粵曲,曾拜前輩李寶倫為師,學習正統粵劇排場。不久參與演出不少粵劇和電影,如《蟹美人》、《龍王三宮主》、《黃飛虎反五關》、《萬里琵琶關外月》、《四郎探母》、《寶蓮燈》、《雙仙拜月亭》等。1965年跟鄭碧影合組「錦鳳屏劇團」,任文武生,1980年代跟余蕙芬組「錦添花劇團」,並在「頌新聲」任小生,1990年拜名伶林家聲為師。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